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經濟學論文 > 保險論文

湖南省農業保險支持農業產業化的實證和建議

時間:2020-11-20 來源:農村金融研究 本文字數:8453字
作者:王韌,夏昱,李晶 單位:湖南工商大學財政金融學院 光大永明人壽有限公司湖南分公司

  摘    要: 作為推動農村經濟和社會發展、促進傳統農業向現代農業轉變的重要途徑,湖南省農業產業化近年來進入了加速發展的新階段;與此同時,為解決農業產業化引發的農業風險和經營風險聚集問題,農業保險也相應迎來新的發展機遇。但湖南省農業保險對農業產業化是否能真正起到支持作用,且效果如何?對此,論文在對相關文獻進行總結梳理的基礎上,運用灰色關聯法,對湖南省2009年至2018年間農業保險與農業產業化之間的關系展開了分析。結論表明:湖南省農業保險與農業產業化的關聯度較高并呈正向關系,其中農業保險需求與農業產業化的關聯度小于其供給與農業產業化的關聯度。最后,在此基礎上提出了針對湖南省農業保險發展的對策與建議。

  關鍵詞: 農業保險; 農業產業化; 灰色關聯分析法;

  Abstract: As an important way to promote the development of rural economy and society, as well as the transformation of traditional agriculture to modern agriculture, agricultural industrialization in Hunan Province has entered a new stage of accelerated innovation and development. At the same time, the agricultural insurance also ushered in new development opportunities accordingly to solve the problems of agricultural industrialization and the concentration of management risks. In theory, agricultural insurance, as an effective risk management measure, should be able to promote the smooth development of agricultural industrialization. But does Hunan's agricultural insurance really play a supporting role in agricultural industrialization? How about the effect? On the basis of summarizing and combing the relevant literature, this paper uses different theories to demonstrate in many aspects, and then uses the data of Hunan Province from 2009 to 2018 in combination with the grey correlation analysis method to analyze and draw a conclusion: the correlation between agricultural insurance and agricultural industrialization in Hunan Province is high, showing a positive relationship, and the correlation between Agricultural insurance demand and agricultural industrialization is less than that of agricultural insurance supply. On this basis, some suggestions and countermeasures are put forward to facilitate the development of agricultural insurance in Hunan Province.

  Keyword: Agricultural Insurance; Agricultural Industrialization; Grey Relational Analysis;

  引言

  湖南省作為我國重要的農業大省,其糧食、煙草、棉花等作物產量較大,但頻發的自然災害也對其農業產業造成了嚴重影響。另一方面,傳統農業生產經營方式隨著農業生產規模的不斷擴大而逐漸向現代產業化農業生產經營方式轉變。農業產業化發展緩解了農業發展動力不足、效率不高、附加值低等問題,但同時也伴隨著更高農業風險和經營風險的聚集,因而更加需要農業保險的支持。農業保險作為一種專業的農業風險管理方式和轉移手段,不僅可在事故發生后對農業生產者的損失進行補償,還可用于指導農業生產者在災害發生前采取各種有效措施來防范或降低風險,即通過風險管理和經濟補償等功能來實現“推動器”和“穩定器”的作用,以加速推進農業產業化進程。然而目前湖南省農業保險發展仍處于較低水平,與其農業大省的地位、農業產業化發展程度尚不匹配,因此如何促進農業保險更好地支持農業產業化發展是亟待研究的重要課題。在此背景下,本文以湖南省為例,探討農業保險與農業產業化之間的內在關聯,研究農業保險支持農業產業化發展過程中存在的實際問題,提出促進農業保險高質量發展的具體對策,這對于增加農民收入、促進農業生產、優化產業結構以及加快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都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湖南省農業保險支持農業產業化的實證和建議
 

  文獻綜述

  國外農業產業化理論始于20世紀50年代初。1957年,哈佛大學教授Davis最早提出“農業綜合企業”這一說法;Ronald.D.Knutson于1983年首次詳細地定義了農業產業化的概念。隨著農業現代化進程的加快,國內外學者們逐漸開始對農業保險與農業產業化之間的關系進行探索。周穩海等(2015)認為農業風險水平越高,農業保險對農業生產促進作用就越顯著;陳俊聰等(2016)認為農業保險可以有效緩解自然災害對農業生產的負面沖擊;葉明華等(2018)通過調查發現,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對農業保險的保險意識、購買意愿和保費可支付水平等都明顯高于傳統小型農戶;劉娟(2019)則認為完善包括農業保險在內的風險分擔機制將是推動西部地區農業產業化的重點與難點;馬九杰等(2020)利用我國2000年至2016年的省級數據對政策性農業保險與農村居民收入間的關系進行了評估,發現政策性農業保險的推廣的確顯著提升了農村居民收入;胡世錄(2020)提出應當創新特色農業保險服務以推進特色農業產業化;馮文麗等(2020)也提出應當進一步發展農業保險以提高農業風險保障能力。與此相反,馬述忠等(2016)認為農業保險對農業生產率與農業技術進步都存在顯著的抑制效應,且這一效應隨著風險的增大而加強;李勇斌等(2019)指出,災前農業保險對農業生產具有顯著的負向影響,災后卻表現出顯著的正向作用,總體上呈現隨風險水平提高而下降的促進作用;代寧等(2017)認為農業保險賠付水平對農業生產水平的促進作用相對較小。國外學者如Bogdan Marza(2016)指出農業保險可提高農戶的風險意識、鼓勵投資、提高農業生產效率,是幫助農業從小型自給模式轉向現代可持續的重要工具;Ezdini Sihem(2017)認為可以通過農業保險來實現農業籌資戰略從而促進農業生產力的提高;Capellesso(2016)指出,在過去幾十年里,農業保險已經成為一些發達國家和新興市場在農業產業化進程中風險管理的重要手段之一,促進了農業產業化發展。但Ghazanfar(2015)通過問卷調查發現,當地大部分農戶誤將農業保險當成稅收而非保障工具,因而僅高收入農戶選擇購買保險,低收入農戶則普遍存在消極態度;Jisang Yu(2018)也指出,政府對農業保險進行補貼之后,農業生產水平預期不僅不會提高,反而將損失社會福利。

  由此可知,國內外已有諸多學者從不同視角分析農業保險對農業產業化的作用及影響,盡管研究結論不盡相同,對于農業保險的實際作用仍有爭議,但都為本文提供了寶貴的經驗與啟發。本文擬以湖南省為例,在借鑒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礎上,運用實證方法檢驗湖南省農業保險與農業產業化之間的關系,以期提出有建設性的對策建議。

  湖南省農業保險支持農業產業化現狀分析

 。ㄒ唬┺r業保險的保費收入和賠付支出

  湖南省農業保險規模自2010年之后呈現出快速增長的趨勢。2018年湖南省保費收入達到34.63億元,為3165.46萬戶次的農戶提供了1199.94億元風險保障,保費收入年均增長率為15.95%,高保費收入增長率表明湖南省農業保險業務規模迅速擴大。除了受災比較嚴重的2010年和2013年,農業保險賠付率基本在70%的安全線以內,賠付支出的波動與受災面積的起伏基本吻合,說明農業保險可有效彌補農業風險事故造成的經濟損失,對農業生產的保障作用較為顯著(見圖1)。

 。ǘ┺r業保險的保險深度及保險密度

  農業保險密度可有效反映統計區域內農業生產者保險意識的強弱,保險深度則體現了農業保險在農業發展中的地位。本文的農業保險密度(下文簡稱農險密度)和農業保險深度(下文簡稱農險深度)通過以下公式來進行計算:農險密度=農險保費收入/農業從業人員人數,農險深度=農險保費收入/農業生產總值。如圖2所示,2018年湖南農險密度和深度分別為207.63元/人和0.0646%,是2010年的3.62倍和2.29倍,說明湖南省農業生產者的保險意識與農業保險在農業經濟發展中的地位都有所提高。


 。ㄈ┺r業產業化發展現狀

  近年來,湖南省農村經濟發展較為迅速,農村經濟實力和農民生產生活水平有所提升,農業產業結構不斷優化,產業化進程穩步推進。“2019全國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500強”評選中湖南省入圍的企業達到8家,入選國家級重點龍頭企業達到60家,省級龍頭企業500家,可見龍頭企業的帶動和輻射作用不斷增強。以油料作物為例,湖南省專門針對油菜機薄弱環節,不斷加大適應性、輕簡型農機引進力度,著力推進油菜生產全程機械化。截至2020年上半年,全省油菜耕種收割綜合機械化水平提高到60%以上。

  (四)農業保險市場供需狀況

  2009年以來,湖南省農業保費收入不斷增長,但其占財產保險比重較低,且處于下降趨勢,2018年所占比重僅為8.59%。盡管農業保險密度和深度均有上升,但相對其他財產險仍然較低,且增長速度不快。從湖南省農業保險市場來看,當前經營農業保險的產險公司僅5家,且違規承保、惡性競爭等不良活動對農業保險的市場供給造成了一定負面影響。另外,農業產業化對于農業保險水平的提高是必然要求,而保額提高、保障覆蓋面擴大的同時意味著繳費壓力也將變大。要平衡好農業保險保障水平與農戶承受能力并推動農業產業化的發展,必將對保險機構的經營水平、創新能力、人才儲備以及保險市場的良性運營提出更高要求。

  湖南省農業保險支持農業產業化實證分析

  由于農業保險對農業產業化的影響機制具有一定的復雜性,本節選取2009~2018年湖南省農業保險和農業產業化的部分代表性指標數據,采用灰色關聯法對湖南農業保險支持農業產業化進行實證研究。

 。ㄒ唬┠P驮O定

  灰色關聯分析法可用于量化度量系統的發展態勢,主要適用于對兩個動態系統的因素進行關聯性分析,兩個因素之間關聯度高則表示它們之間同步變化的程度也高,反之則較低。具體分析步驟如下:

  1.確定參考數列和比較數列。參考數列即研究的目標數列,比較數列用于與參考數列進行比較。設參考數列為yn,第1個時刻的值是yn(1),第2個時刻的值是yn(2),以此類推,第k時刻的值為yn(k);比較數列為xn,與前面類似第i時刻的值為xn(i)。

  2.對數據進行歸一化處理。不同數列的量綱不同,為消除這一影響,分析前需要先對數據進行歸一化處理,本文采用均值法進行這一操作。

  3.求灰色關聯系數ξ(k)。通過下列公式來分別計算每個比較序列與參考序列對應的關聯系數。

  其中ρ為分辨系數,通常取為0.5。

  4.求關聯度。計算各比較序列指標分別與各參考序列對應元素的關聯系數均值,以反映比較序列與參考序列間的關聯關系,表達式如下:

 。ǘ┲笜诉x取

  1.農業保險相關指標

  (1)農業保險密度。湖南省農險密度=湖南農業保險保費收入/湖南農業從業人員人數,本文擬選取該指標從需求角度衡量湖南省農業從業者對農業保險的參與程度。

  (2)農業保險賠付支出。即災害發生后保險機構付給農戶的賠償額,本文擬選取該指標從保險供給角度反映農戶參與農業保險獲得的保障。

  2.農業產業化相關指標

  (1)農業規;

  固定資產投入農業比重(%)。社會固定資產進行再生產主要依靠固定投資來實現,固定投資投入農業比重=農業固定資產投資總額/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總額。

  每公頃農用機械總動力(千瓦)。農用機械總動力是用于農業機械動力的總和。每公頃農用機械總動力反映農業機械化水平和生產規模程度。每公頃農用機械總動力=農用機械總動力/耕地面積。

  農業從業者人均耕地面積(公頃),即平均每個農業從業者所擁有的耕地單位,人均耕地面積=耕地面積/農業從業者總人數。

  (2)農業專業化

  農業從業者人均農業產值(元/人)。農業從業者人均農業產值=農業總產值/農業從業者人數,是農業生產專業化的體現之一。

  第一產業勞動生產率(元/人)。第一產業勞動生產率可在一定程度上反映農業科技發展水平,綜合體現農業經營管理與生產技術水平。

  表1:農業保險支持農業產業化指標選取
表1:農業保險支持農業產業化指標選取

  人均農產品加工作業機械臺數(臺)。人均農產品加工作業機械臺數=農產品加工作業機械臺數/農業從業者人數。該指標可反映農業生產加工的專業化程度。

  (三)模型構建

  根據湖南2009~2018年的相關數據,整理分析后如表2所示。將以上數據均值化處理后如表3所示。

  對均值化后的數據用灰色關聯法進行分析計算,得出各指標關聯系數如表4、表5所示。

  表2:原始數據
表2:原始數據

  表3:均值化處理后的數據
表3:均值化處理后的數據

  表4:y1與x的關聯系數
表4:y1與x的關聯系數

  表5:y2與x的關聯系數
表5:y2與x的關聯系數

  表6:yi與xj的關聯系數排名
表6:yi與xj的關聯系數排名

  分別計算各指標關聯系數的均值,寫成矩陣,用表示如下:

  由(1)式可以計算出湖南農業保險需求和供給分別與農業產業化的灰色關聯度分別為:

  (四)結論分析

  由(4)和(5)可知,湖南農業保險密度與湖南農業產業化的灰色關聯度為0.6848,湖南農業保險賠付支出與產業化的灰色關聯度為0.7166,兩者關聯度都較高且總體上相差不大;但r1<r2,即湖南農業保險賠付支出與農業產業化的同步變化程度更高,農業保險補償和保障功能的強化會更加促進農業產業化的發展。具體關聯度排名如表6所示。

  由表6可知,農業保險指標與農業從業者人均農業產值同步變化程度最高,與農業人均耕地面積同步變化程度最低。其原因可能在于:人均產值增加往往意味著農業收入在農戶總收入的占比增大,對農戶的重要性提高,因此保障需求的提升拉動了農業保險需求;人均產值提高也將增加農業生產者的收入,農戶在擴大生產規模的同時也將有更充足的資金用于購買農業保險。另一方面,農業人均耕地面積變化時,若是農戶本身對耕地投入不足,相應地對保險興趣也會較低,其參保的意愿并不會有太大變化,具體表現為人均耕地面積變化與農業保險參與關聯度較低。固定資產投入農業比重、第一產業勞動生產率、人均加工作業機械臺數和每公頃農用機械總動力等農業投入指標均與農業保險具有高關聯度,意味著第一產業的投入越高,農戶越“輸不起”,在風險損失成本大幅提高的情形下,必須促使其提高農業保險保障需求。

  湖南省農業保險支持農業產業化的建議

  綜上所述,農業產業化與農業保險的需求和供給都有較強關聯度,且農業產業化的發展本身就能促進農業保險需求的增加。因此,應當加大力度普及農業保險知識,建立普遍保險意識以配合農業產業化的推進。農業產業化的不斷發展也對農業保險保障范圍和保障水平兩個維度的高質量供給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應當積極利用新型科技手段優化現有農業保險產品并開發創新更適合湖南農業產業化發展的農業保險產品和服務。由此,本文對農業保險支持農業產業化發展提出以下對策建議。

 。ㄒ唬┩苿雍限r業產業化發展,促進農業保險有效需求

  龍頭企業在農業產業化進程中起著先鋒和主導作用,推動湖南省農業產業化發展首先應當重點培育產業化組織與龍頭企業,加大對龍頭企業的扶持力度,促進龍頭企業轉型升級,最大程度發揮龍頭企業的輻射帶動作用。同時,應當協助龍頭企業實現現代科學化管理,加強生產基地的建設,加大新技術的投入應用,不斷提高其規;、專業化、標準化程度,形成規模效益,從而帶動全省農業產業化發展。此外,還應當重點發展地方特色農業產業,積極運用科學的種養殖技術建立各類生態標準化示范園,建立地方特色品牌形成地方性支柱產業,以品牌占領市場謀求效益;同時加大對龍頭企業和特色農產品的保費補貼力度,以促進農業保險需求。

 。ǘ┘哟笮麄髁Χ,普及農業保險政策,提高保險意識

  農戶保險意識的強弱直接影響其投保決策,政府相關部門與保險機構應當積極宣傳普及農業保險知識,利用多元化的媒體途徑向農業生產經營主體普及農業保險的功能和政策。首先,要提高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和農業生產合作組織的保險意識,在政策扶持的同時加強對農業保險的功能以及重要性的宣導,為保險機構與龍頭企業以及農業合作組織的合作牽線搭橋,促使其建立深層次的緊密合作關系。其次,要不斷深入基層,積極開展農業保險宣傳教育,讓農戶對農業保險有更為全面的了解。同時還可加強與農村金融機構的合作,利用農村金融機構網點覆蓋面廣的優勢實現網點工作人員與農戶面對面答疑解惑,提高宣傳教育質量。

  (三)優化產品設計,增強業務創新,促進農業保險高質量供給

  湖南作為一個農業大省,農產品品種繁多,像永州煙葉、安化白茶這樣的特色優勢產品品牌較為豐富,但現階段湖南省內農業保險品種及保障水平還無法滿足農業生產經營主體的需求。因此可根據不同地區的實際情況,有的放矢地加大科技投入,開發滿足地方特色農產品的險種以求促進特色農業產業化發展。同時應提高保障水平,大力開發產量保險,為積累收入保險的價格數據奠定基礎。尤其應注意區分小農與新型農業經營主體的異質性需求,豐富農業保險產品,有效滿足農戶的多層次風險管理需求。通過提升農業保險的高質量供給,聚焦全產業鏈保障體系,在涉農貸款保證類保險、面向新設備新技術的新興風險保險和農產品電子商務保險等細分領域實現與其保障需求的全面對接。

  (四)強化市場監管力度,規范農業保險健康合規發展

  由于農業保險具有財政補貼支持,實際操作中可能出現保險機構虛假投保和理賠以騙取補貼資金等不良現象,使得財政補貼與惠農政策難以落實。這就需要銀保監會加強農業保險市場監管力度、相關政府機構全程監督農業保險保費補貼資金,堅決遏制虛假投保虛假理賠行為,確保財政補貼資金在使用上做到合理化、高效化,真正為民所用。同時要加大對農業保險實際操作中違規行為的懲處力度,保證財政補貼不因監管不力在中間環節被截留;加強保險公司內部監管,要求業務操作公開透明,將農業保險的相關政策、服務標準、承保情況與理賠結果及時公示,保障農業生產經營者的知情權,并進行實時監督,確保湖南省農業保險市場供給的健康穩定運行。

  (五)創新農業保險政策,助力產業扶貧,推動鄉村振興

  2020年,我國脫貧工作進入攻堅階段,此后相對貧困將取代絕對貧困成為經濟均衡發展新的挑戰,低收入人群成為新的幫扶重點,農業保險政策也應當及時探索創新以適應新背景下促進農業產業化的新需求。一方面,農業保險政策可結合其他金融手段,以提高農業生產活性的方式支持農業產業化,如將農業保險與農村信貸相結合,以實現保險增信,在提供保障的同時有效降低農戶貸款成本,引導農戶生產融資良性循環,提高農業從業人員積極性;另一方面,考慮以農業保險的形式提高農戶福利水平而非僅著眼于提升農產品產出,這是為了防止農業保險在帶來產量增加的同時引起價格下跌,從而造成農戶正當利益受損。此外,為推動鄉村振興,新環境新常態下農業保險政策的創新可考慮在提供基本的“保護”效果外,探索如何以農業保險拉動農業產業積極性,使之成為農業產業化的新型活化劑。

  參考文獻

  [1]周穩海,趙桂玲,尹成遠.農業保險對農業生產影響效應的實證研究--基于河北省面板數據和動態差分GMM模型[J].保險研究,2015(5):60-68.
  [2]陳俊聰,王懷明,湯穎梅.氣候變化、農業保險與中國糧食安全[J].農村經濟,2016(12):9-15.
  [3]葉明華,朱俊生.新型農業經營主體與傳統小農戶農業保險偏好異質性研究--基于9個糧食主產省份的田野調查[J].經濟問題,2018(2):91-97.
  [4]劉娟.金融服務西部地區農業產業化的現實困境與政策路徑[J].西南金融,2019(6):74-82.
  [5]馬九杰,崔恒瑜,吳本健.政策性農業保險推廣對農民收入的增進效應與作用路徑解析--對漸進性試點的準自然實驗研究[J].保險研究,2020(2):3-18.
  [6]胡世錄.基于金融支持的特色農業產業化發展困境與對策[J].農業經濟,2020(7):96-98.
  [7]馮文麗,蘇曉鵬.農業保險助推鄉村振興戰略實施的制度約束與改革[J].農業經濟問題,2020(4):82-88.
  [8]馬述忠,劉夢恒.農業保險促進農業生產率了嗎?--基于中國省際面板數據的實證檢驗[J].浙江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16(6):131-144.
  [9]李勇斌,謝濤,杜先培,梁晟.農業保險對農業生產影響效應的實證分析[J].浙江金融,2019(2):50-58.
  [10]代寧,陶建平.政策性農業保險對農業生產水平影響效應的實證研究--基于全國31個省份面板數據分位數回歸[J].中國農業大學學報,2017(12):163-173.
  [11]Bogdan M,Carmen A,Liviu M.Agricultural Insurances-Growth Factor For The Stability Of The Agricultural Production.Agricultural Insurance Schemes In Some European Union Member States[J].Revista Economica,2016,68.
  [12]Ezdini Sihem.Economic and Socio-Cultural Determinants of Agricultural Insurance Demand Across Countries[J].Journal of the Saudi Society of Agricultural Ences,2017.
  [13]Capellesso,Cazella,Schmitt Filho,Farley,Martins.Economic and Environmental Impacts of Production Intensification in Agriculture:Comparing Transgenic,Conventional,and Agroecological Maize Crops[J].Agroecology and Sustainable Food Systems,2016,40(3).
  [14]Ghazanfar S,Qi-Wen Z,Abdullah M,et al.Farmers' Perception and Awareness and Factors Affecting Awareness of Farmers Regarding Crop Insurance as a Risk Coping Mechanism Evidence from Pakistan[J].Joumal of Northeast Agricultural University (English Edition),2015,22(1):76-82.
  [15]Jisang Yu,Aaron Smith,Daniel:A Sumner Effects of Crop Insurance Premium Subsidies on Crop Acreage American Journal of Agricultural Economics,Volume100,Issue 1,1 January 2018:91-114.

  原文出處:王韌,夏昱,李晶.農業保險支持農業產業化研究——以湖南省為例[J].農村金融研究,2020(10):17-23.
相關標簽: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北京麻将游戏 黄大仙图片两码中特 (^ω^)MG宝石之轮客户端下载 (^ω^)MG女巫宝藏官网 江苏7位数最新开奖号码 招财鞭炮游戏下载 香港最准免费特码资料 (*^▽^*)MG辛巴达的黄金之旅怎么玩 pt电子可以试玩的网站 招财鞭炮手机版 (^ω^)MG板球明星试玩 博九手机登录 36选7概率算法 海南彩票论坛 王中王铁算四肖中特官方 (^ω^)MG魔术箱爆分打法 彩票平台app注册赠送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