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歷史論文 > 中國古代史論文

南宋時期書院理學家家訓詩的內涵與特征

來源:古籍整理研究學刊 作者:侯巖峰,高長山
發布于:2021-02-07 共8504字

  摘    要: 南宋時期的理學家多在書院講學,他們也創作了相當數量的家訓詩,是南宋家訓詩創作的一支重要力量。這些家訓詩的思想內涵主要表現為:講學、家教皆可;表現愛國主義情懷;表達理學教育觀念;表達作者本人的理學思想;表達親情五個方面。在文學特征上,主要表現為說理大于表情、“質木無文”與以“理”為審美主體。

  關鍵詞: 南宋; 書院; 家訓詩; 理學家; 文學特征;

  家訓詩,是中國傳統家訓的文學化表達,它以訓誡子孫后代為目標,以詩歌這種有韻的文學體裁為表現方式1,是詩歌與家庭教育的結合體。宋代的家訓詩創作極為繁榮,依據《全宋詩》的著錄情況,整個兩宋時期創作的與家訓有關的詩歌,大約在1500首左右2,可謂蔚然大觀。學界以往對宋代家訓文化的研究,多集中在整體家訓思想、具體個人家訓活動等層面,對家訓詩這一較為獨特的家訓形式進行整體考察的研究不多,對書院家訓詩這一文學品類更是缺乏關注。南宋是理學南移、私學尤為興盛的歷史時期。在國、族存亡的壓力之下,理學家紛紛發憤著書、品核義理、教育后學,使南宋時期的教育普及率達到了極高程度3。而書院,作為南宋時期最為重要的私人講學場所,就成為南宋理學家傳播理學思想的主要陣地,他們所創作的家訓詩,自然也就會帶有鮮明的理學痕跡與教育思想,也會形成一種獨特的文學風格,下試辨析。

  一、南宋時期書院理學家家訓詩的創作情況

  書院,出現于唐代。據清人袁枚《隨園隨筆》記述:“書院之名,起于唐玄宗之時,麗正書院、集賢書院皆建于省外,為修書之地。”4此時的書院似僅具備修書、收書功能,并非教學之地。但是,廣收圖書、聚徒講學才是書院教育的本質特征5,因此袁枚所記兩個書院并非經典意義上的“書院”,例如,據《新唐書·百官志》記載,所謂“麗正書院”者,其名實為“麗正修書院”,故可知其實非教育場所。而我們通常意義上所說的書院,即兼具收書、講學功能的書院,大約源自于唐代習業山林寺院之風尚6,此當為公允之論。然唐之寺院習業,實非講學之主流,有唐一代之官學才是士子修學進身之根徑。一直到宋代“右文”政策施行之后,官學逐漸式微,方興起私家講學之風,而書院這種名士聚徒講學的專門場所才真正興盛起來。
 

南宋時期書院理學家家訓詩的內涵與特征
 

  南宋時期理學興起,許多頗具名望的理學家皆曾在書院講學、傳承學術,甚至很多理學家本身即成為書院的代言人。一如朱熹之于白鹿洞書院、張栻之于岳麓書院等,皆互為唇齒,為一時佳話。這些理學家或固定一處書院,或不斷游走講學,在書院中傳播思想、講經辯論、著書立說,成為南宋理學思想發展、流傳的重要途徑。在這一過程中,由于與理學核心思想內涵“存天理,滅人欲”密切相關的家訓文化在南宋時期發展十分繁盛,理學家也常常喜歡借助家訓來表達自身的家庭教育觀念與治學思想。與此同時,詩歌,作為一種短小精悍,易學易記,便于流傳的文學形式,就被理學家們運用到了家訓之中,成為南宋時期家訓的一種重要形式。從本質上講,講學與家教其實是相通的,其根本目的都在于教育后學,只不過一為教授書院學生,還為教育家中后輩。并且,宋代之“大學”“小學”教育本無絕對區隔,正如朱熹所言:“小學者,學其事;大學者,學其小學所學之事之所以。”7在這種觀念的引導下,在書院講學的理學家們,也就往往喜歡在家訓詩中寄托自己的理學觀念,成為他們傳播理學思想的一種方式,這也就使他們成為了南宋家訓詩創作的一支重要力量。

  根據筆者統計,南宋時期曾在書院講學的可稱之為理學家者所創作的家訓詩,合計當有168首,列表如下:

  南宋書院講學理學家家訓詩創作情況表
南宋書院講學理學家家訓詩創作情況表

  從整體數量上看,這些家訓詩在所有南宋時期家訓詩中所占的比重并不高,也并非曾在書院講學者所創作家訓詩的全部,例如辛棄疾、楊萬里等人,皆曾在龜山書院、城南書院、帶湖書院等地講學,但他們所創作的家訓詩與表中所列者不盡相同。理學家所創作的家訓詩,多帶有傳播自身理學思想的目的,而辛棄疾、楊萬里等文學家所創作的家訓詩,在這一點上往往體現的并不明顯(詳見后文分析),故不列于此。

  另外,從個體創作數量上來看,以朱熹、張栻二人所作為最多,其他人數量相對較少,這也是與他們在當時學界的活躍度、學界地位、留存作品的整體數量等因素密切相關。

  二、南宋書院理學家家訓詩的思想內涵

  南宋時期這些曾在書院講學的理學家往往喜歡在家訓詩中寄托自己的理學觀念,這也就使他們的家訓詩基本上都以表現理學思想為根本目的,下試分析:

  1. 重視家訓、講學兼而有之的教育功能。

  由于這些理學家都兼具著“書院教師”和“家族長輩”的雙重身份,因此他們所創作的家訓詩,其中一部分具備著書院講學與家教皆可、啟蒙與大學兼具的特征,這在其他類型作者所創作的家訓詩中是難得一見的。例如,朱熹曾有《訓蒙絕句·小學》詩一首,詩云:“灑掃庭堂職足供,步趨唯諾飾儀容。是中有理今休問,教謹端詳體立功。”8此詩一為訓誡孩童,二為宣揚“小學”,以詩歌的形式完整地表達了朱熹本人的蒙學思想。所謂“灑掃庭堂職足供,步趨唯諾飾儀容”所表達的,不外是孩童當從日常禮儀修養中培養人格之義,而所謂“是中有理今休問,教謹端詳體立功”者,又恰是“大學者,學其小學所學之事之所以”之義了。從功能來看,朱熹此詩既可家訓,又可作書院講學之用,既可啟蒙,又可作闡釋理學觀念之用,正可體現南宋理學家所創作的家訓詩這種多重功能性。又如朱熹《克己》:“寶鑒當年照膽寒,向來埋沒太無端。只今垢盡明全見,還得當年寶鑒看。”9陸九韶《誡子弟詞其一》:“聽聽聽聽聽聽聽,勞我以生天理定。若還惰懶必饑寒,莫到饑寒方怨命。虛空自有神明聽。”10這兩首詩,雖為家訓,然而詩中無一字提及家族后輩,其目的并非表達與家人之間的濃厚親情,而是為了傳達“克己”“勤學”的理學觀念,若將之轉移到課堂之上用以提命學生,亦無不妥之處。這種類型的家訓詩在前文所述之168首之中占據相當比例,尤其是朱熹所作更是如此,體現出這些理學家對學堂子弟與家族后輩一以待之的理學教育觀。

  2. 體現出強烈的愛國主義情懷

  南宋偏居江南,國祚伊始便有亡國之危,北方遼、金等政權始終威脅著南宋政權的生死存亡。這就導致南宋理學家的個人思想中,往往帶有強烈的救亡圖存、以身報國的愛國主義情懷。這常常體現在理學家們講學的過程之中,也會體現在他們所創作的家訓詩里。例如,朱熹《次子有聞捷韻四首》:

  神州荊棘欲成林,霜露凄涼感圣心。故老幾人今好在,壺漿爭聽鼓鼙音。

  殺氣先歸江上林,貔貅百萬想同心。明朝滅盡天驕子,南北東西盡好音。

  孤臣殘疾臥空林,不奈憂時一寸心。誰譴捷書來蓽戶,真同百蟄聽雷音。

  胡命須臾兔走林,驕豪無復向來心。莫煩王旅追窮寇,鶴唳風聲盡好音。(4)

  南宋紹興三十一年(1161)九月,金主完顏亮率兵攻宋。十月,破揚州。十月二十六,時任淮南、江南、浙西制置使的劉锜大敗金軍于皂角林(事見《宋書·劉锜傳》)。此四首詩即為朱熹聽聞捷報后,喜從中來,遂為次子朱埜訓詩四首,以表滅虜報國之雄心壯志。

  又如袁甫《忠孝詩》:

  曾子立言詔后世,戰陳無勇非孝也。戰死猶留千古名,大夫赤心為宗社。而況判死乃得生,父母貴體非輕舍。忠孝從來只一原,此道于今識者寡。茲湖老師遺墨在,光焰萬太追風雅。發揮天經與地義,為憐世人多聾啞。跋語流傳壯矣哉,忠由孝出非外假。厥今邊庭尚繹騷,其勢飆炊陵諸夏。孤忠步步踏實地,紙上陳言付土苴。報國即是報新恩,忠孝斷斷非二得。兩閫對峙貴通情,胸懷如水常善下。不見天高并地闊,要令物物歸化治。雍容課笑凈邊塵,直把兵氛都汛灑。名垂竹帛增親榮,入觀至尊金斝。到此純孝通神明,冥冥之中錫純蝦。病夫山中何所能,功成請將椽筆寫。11

  這首家訓詩充分表現了袁甫在南宋內憂外患的局面下所產生的憂患意識與經世觀念,所謂“忠孝斷斷非二得”者,實際上是在教育后代要將家國大事放在首位,在這一前提下,家族親情反而顯得不那么重要,即所謂“天理”高于“人欲”的理學指導下的愛國主義觀念。

  3. 表達以“克己”“修身”“勸勤”“明志”為核心的理學教育觀。

  家訓詩既然是為族中后輩所寫,那么必然就會帶有作者本身的教育觀念。南宋時期書院理學家所創作的家訓詩同樣如此,其中所蘊含的教育觀主要體現為“克己”“修身”“明志”三個方面。

  克己:

  克己者,即克制自身欲望!墩撜Z·顏淵》云:“克己復禮為仁。”朱熹集注云:“仁者,本心之全德也?,勝也。己,謂身之私欲也。復,反也。禮者,天理之節文也。蓋心之全德,莫非天理,而亦不能不壞于人欲。故為仁者必有以勝私欲而復于禮,則事皆天理,而本心之全德復全于我矣。”南宋理學在心性修養上,主張戰勝自身私欲以返回天理之道。在前述家訓詩中,最可直接表達此種教育觀的,就是朱熹《克己》一詩,前文已辨之甚明。除此之外,亦可見陸九韶《誡子弟詞其二》:“聽聽聽聽聽聽聽,衣食生身天付定。酒肉貪多折人壽,經營太甚違天命。定定定定定定定。”12毫無疑問,此詩是陸九韶勸誡子弟不可貪于酒肉欲望,否則就會違背天命。又如胡宏《實弟以詩來督作會文又因太原侄寄聲欲作不速此文人狂客所為非素所》二首:“我病死無日,經書更窮年。少年宜若厲,詩酒勿留連。”“苦參道難學,放肆事容易。入腳不可深,駸駸成自棄。”此二詩意在勉勵子弟不可留戀詩酒、縱情放肆。又如張栻《平時兄弟間十三章四句送定叟弟之官桂林(其七)》:“事業無欲速,燕逸不可求。速成適多害,求逸翻成憂。”該詩為張栻送族弟張枃(字定叟)赴桂林就任所作,詩中勸勉張枃,不可貪求速成,不可貪圖享受。如此種種,皆為勸人“克己”之用。

  修身:

  修身,即修養身心。朱熹在《白鹿洞書院揭示》中講修身之要為:“言忠信,行篤敬,懲忿窒欲,遷善改過。”朱熹本人在家訓詩中就明確地表現了這一觀念,如《訓蒙絕句·學》:“軻死如何道乏人,緣知學字不分明。先除功利虛無習,盡把圣言身上行。”13詩中明確表示,要學習圣人言行,戒除功利思想,方為修身之要旨。又如胡宏《實弟以詩來督作會文又因太原侄寄聲欲作不速此文人狂客所為非素所其三》:“天道方愈怒,在人宜敬身。望于經吏內,嚴自作工程。”胡宏在詩中表現了人宜潔身自好、嚴于律己的修身精神。又如張栻《平時兄弟間十三章四句送定叟弟之官桂林(其五)》:“何以嗣先烈,匪論達與窮。永惟正大體,不遠日用中。”詩中表達了為人當持身正大,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精神追求,亦為修身關要之所在。

  勸勤:

  勸勤,即勸人當勤勞不輟。如朱熹《送德和第歸婺源二首其一》:“十舍辛勤觸熱來,琴書曾未拂塵埃。秋風何事催歸興,步出閩山黃葉堆。”14詩中勸勉族弟當不懼艱辛,勤奮讀書,方可于“黃葉堆”中走出。又如陸九韶《誡子弟詞其三》:“聽聽聽聽聽聽聽,好將孝弟酬身命。更將勤儉答天心,莫把妄思損真性。定定定定定定定,早猛省。”15陸九韶在詩中直言不諱地表明,唯有勤儉行事方可體答天心。又如張栻《默侄之官襄陽兩詩以送之(其二)》:“默也相從久,吾心念汝多。又為江漢別,空覺歲年過。氣羽須消靡,工夫在講磨。惟應介如石,人事易蹉跎。”張栻在詩中表達了人當如介石般講磨工夫,不然人生就會蹉跎之義。

  明志:

  明志,在中國古代儒家語境下多有志趣高潔之義,南宋理學家同樣通過家訓詩這一方式表達勸后學明志的教育思想。如朱熹《送祝澤之表兄還鄉》:“首夏何來此,清秋卻復歸。應緣心未快,豈是世相違。落日空書館,涼風凈客衣。功名須努力,別淚莫頻揮。”16朱子在詩中表達了男兒當醉心書齋,求取功名,而不應在私情上著墨更多的理念。又如黃干《噫嘻示兒》:“噫嘻!吾退不能為高蹈之靖節,吾進不能為玩世之東方。腰折亦無米五斗,餓死安得粟一囊。徒令汝曹燈光齱鹽,對我面目青且黃。冬寒輕裘不得御,朝饑軟飯不得嘗。大兒如書故自忍,小兒叫怒來牽裳。老夫對此忽自悟,呼兒并集來我傍。人生窮通固有命,丈夫志氣當自強。”該詩鏗鏘做聲,錚錚有力,黃干在詩中勉勵子嗣當有“窮且益堅,不墜青云之志”的高潔志向。又如張栻《默侄之官襄陽兩詩以送之(其一)》:“潦雨彌旬月,予方念鞭窮。子行何草草,別語又匆匆。漢沔英靈在,江山今昔同。未須登峴首,先合拜隆中。”作者在詩中懷念古今英靈、江山不改,又借劉備諸葛《隆中對》,勸勉侄兒當心存遠志,追學前賢。

  4. 表達作者本人的理學思想

  這一類型的家訓詩并非是要從教育的角度去勉勵子弟,而是試圖通過家訓這一方式表達自己的理學思想。這一點表現最為明顯的是朱熹與胡宏。如朱熹《訓蒙絕句·太極圖》:“性蔽其源學失真,異端投隙害彌深。推原氣稟由無極,只此一圖傳圣心。”17這里鮮明地表現了朱熹的“太極”“無極”理論,朱熹認為“太極即天地萬物之理之總和”18,是“萬理之理”19,又云“‘無極而太極’,只是說無形而有理。所謂太極者,只二氣五行之理,非別有物為太極也。”20此詩顯然為朱子太極、無極理念的表述之用,若將之用以啟蒙后學,則顯得過于晦澀。

  又如胡宏《示二子》二首:

  “此心妙無方,比道大無配。妙處果在我,不用襲前輩。得之眉睫間,直與天地對;烊粏T且成,萬古不破碎。”

  “體道識泰否,涉世隨悲歡。滯跡紅塵中,情寄青云端。早年勤學道,晚節懶為官。心活乾坤似,機員身自安。”

  其前者,顯然發端自胡宏“天命之謂性。性,天下之大本也。堯、舜、禹、湯、文王、仲尼六君子先后相詔,必曰心而不曰性,何也?曰心也者,知天地,宰萬物,以成其性者也。六君子,盡心者也,故能立天下之大本”21的心性說;其后者,則源自其“人之道,奉天理者也,……得其道者,在身身泰,在國國泰,在天下天下泰;失其道,則否矣”22的“循道而行”思想。

  5. 表達親情

  南宋理學雖然講求“存天理,滅人欲”,但人非草木,孰能無情。更何況,這些家訓詩大多是為子孫后代所作,盡管它們的作者是理學家,但父子之情、兄弟之情等人倫情感在詩中仍然時有表現。例如,袁甫《辛亥寒食清明之交杜陵先生暫歸省謁與諸生食罷游后園獨坐蕭然戲作長句示諸兒》:

  春風吹花次第芳,桃紅李白薔薇黃。榆錢柳絮飛欲狂,酴醾引蔓草木香。老人燕坐窺虞唐,目覽千載游八荒。群兒奔趨如群羊,走過東阡復西廂。歸來汗喘無可將,何如明窗治墨莊。讀誦經史聲瑯瑯,音節閑美非笙簧。有如農夫勤理秧,秋來乃有千斯倉。先生既至心不忙,背念袞袞傾三湘。一語蹇吃涕泗滂,老大空腹徒悲傷。圣明天子坐未央,收拾俊杰羅文章。褎然舉首充賢良,仲舒軾轍俱軒昂。吾家有子雛鳳凰,聲價一日馳帝鄉。隨群逐隊恣頡頏,終抱糞壤如蜣蜋。23

  該詩描繪了子孫滿堂、其樂融融的家庭生活場景,其父子情深、深情厚望之思躍然紙上。又如張栻《送祖七侄西歸二首(其二)》:“故國非喬木,名家重典刑。飄零念吾黨,寂寞撫遺經。菽水知何病,芝蘭要滿庭。汝歸應記取,為我話丁寧。”24該詩以悲切語調表達了與侄兒的離別之情。又如張栻《平時兄弟間十三章四句送定叟弟之官桂林(其一)》:“平時兄弟間,未省別離味。別時已不堪,別后何由慰。”詩歌以真切情感表現了兄弟平時相聚不知有何特殊,離別之時方覺親情可貴的生活場景。

  三、南宋書院理學家家訓詩的文學特征

  南宋時期在書院講學的理學家所創作的這些家訓詩,由于作者本身的思想傾向與文學水平所致,使這些家訓詩往往在文學性上有所不足,并主要表現為以下三個特征:

  1. 說理大于表情

  家訓詩本身的特點決定了,詩人會在詩中適當說理,以啟蒙、勉勵后學。理學家的身份也決定了,由他們所創作的家訓詩,尤其會在說理方面有所偏重。更兼唐、宋詩風演變的影響——宋詩本身就相較唐詩而言更喜于詩中說理,因此這些理學家所創作的家訓詩往往都體現出說理大于表情的文學特征。一如前文所引朱熹之《克己》《學》《太極圖》等詩,其詩全為說理之用,或為勸學、或為表達自身理學觀念,全為理性表達,并無一絲一毫感性宣泄。前述為表“克己”“修身”“勸勤”“明志”諸教育思想的各詩篇皆為如此。而如胡宏《示二子》等作品,則是單純為了表現自身理學觀念所作,這即使是在講究“理趣”的兩宋詩壇中也是少見的。

  當然,表情大于說理的作品,在這些家訓詩中并非沒有,一如朱熹《次子有聞捷韻四首》者,單純為表喜聞捷報后的壯懷激烈之情,又如袁甫《辛亥寒食清明之交杜陵先生暫歸省謁與諸生食罷游后園獨坐蕭然戲作長句示諸兒》一詩所表現出的濃厚舔犢之情。但一者,類似的作品在這些家訓詩中數量不多;二者,縱使是主要表情的詩作,理學家們也經常喜歡在詩中蘊含說理之處。除前者外,另舉張栻《送然侄四歸》一例,詩云:“自子來見我,倏焉十六秋。一聞沂上音,此意便綢繆。中間豈不別,會合同轉頭。今茲舍我去,萬里不復留。豈不能挽子,懼子為親憂。六月送歸船,我思與悠悠。愛子剛毅資,不作繞指柔。原子進問學,琢磨須自修。居然知見廣,百病公有瘳。誰謂道云遠,行矣當深求。”通觀此詩全文,當然表現出張栻與族侄張然離別的悵然之情,然亦不乏“原子進問學,琢磨須自修”“誰謂道云遠,行矣當深求”的勸學之語?v使表情,亦要情中有理,這恐怕是這些南宋理學家們揮之不去的傳道精神之所在了。

  2.“質木無文”的語言風格

  “質木無文”者,出自鐘嶸《詩品》,本為鐘氏評價班固《詠史》樸實無華之語,恐怕將之用于這些書院理學家所創作的家訓詩也并無不妥。一方面,傾向于說理必然會干擾這些作品文學性的表達,使理學家們傾向于使用冷靜、理性的語言進行詩歌創作,前引大部分詩作都是如此,類似于陸九韶《誡子弟詞其三》一類的詩作更是全篇近乎白話,全無文學構思在內;另一方面,這些理學家往往長于學術、弱于文學創作,其文學創作水平本身就沒有那些以文名見長的詩人高。即使同樣是表達勸學思想的家訓詩,同樣曾在帶湖書院講學的辛棄疾所作,就完全表現出更高的語言技巧。如辛棄疾《第四子學春秋發憤不輟書以勉之》:“春雨晝連夜,春江冷欲冰。清愁殊浩蕩,莫景劇飛騰。身是歸休客,心如入定僧。西園曾到不,要學仲舒能。”該詩音韻和諧,語言精巧,雖為勸學之用,朱熹、陸九韶、張栻等創作的同類勸學詩在語言技巧上不可同日而語。又如大詩人楊萬里《得小兒壽俊家書》:“父子初別雙淚垂,別我既久忘卻思。忽得一書喜且悲,恰似向來初別時。汝翁在官緣索米,吾兒在家勉經史。舉頭二千四百里,亙山啼鳥偏入耳。詩成自哦只自知,便風不敢寄吾兒。汝望白云穿卻眼,若得此詩恐腸斷。徑須父子早歸田,粗茶淡飯終殘年。”25楊萬里亦曾在城南書院、龜山書院講學,該詩亦同樣為表述與子離別之情,然其內蘊情感之深厚,表達技巧之精湛,與袁甫、張栻等詩比較起來,孰高孰低也是一眼可見的。

  3. 以“理”為審美主體

  這些詩作“質木無文”的語言風格、偏于說理的創作傾向,必然導致在文學性上有所缺失,其具體表現在:作品審美性的削弱。從文學審美的本質來看,審美的主體是人26。這包含著兩層含義,一方面,人是審美者;另一方面,審美的對象是人的情感、行為、表現以及人本身。中國古代文論所主張的“氣韻生動”,就是說文學作品中要體現著人的鮮活生命力。但這些南宋理學家所創作的家訓詩,它們所要闡明和表現的是“理”而不是“人”,在南宋理學“存天理,滅人欲”思想的影響下,這些詩作中的審美對象不是“人”這一個體生命,而是“理”這一天道規律。這里的審美,是“天理”運行之美。我們可以在這些詩作中看到對“理”的追求,對人的鞭策,對規律的歌頌,但獨獨沒有對“人”本身的贊美。詩歌創作成為了表達理念的工作,這就在一定程度上偏離了文學創作本身應有的維度,從而導致在文學性上的削弱。

  注釋

  1劉欣《論宋代家訓的文體表現》,《北京理工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1年第3期。
  2北京大學古文獻研究所《全宋詩》,北京大學出版社1998年。
  3苗春德、趙國權《南宋教育史》,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年,第16-17頁。
  4[清]袁枚《隨園隨筆》,江蘇古籍出版社1993年,第247頁。
  5李國鈞《中國書院史》,湖南教育出版社1994年,第2頁。
  6見嚴耕望《唐人習業山林寺院之風尚》,載于《嚴耕望史學論文選集》,中華書局2006年。
  7(1)[宋]黎靖德編,王星賢點!吨熳诱Z類》,中華書局1986年,第124頁。
  8(2)[宋]黎靖德編,王星賢點!吨熳诱Z類》,中華書局1986年。
  9(3)[宋]朱熹撰,朱杰人等主編《朱子全書》,上海古籍出版社、安徽教育出版社2002年。
  10(4)[宋]朱熹撰,郭齊箋注《朱熹詩詞編年箋注》,巴蜀書社2000年。
  11(5)《全宋詩》,北京大學出版社1998年。
  12(6)[宋]張栻撰《南宣先生詩集》,國家圖書館藏清抄本影印本。
  13(7)[宋]魏了翁撰《鶴山先生大全文集》,《四部叢刊初編》本,上海書店1989年。
  14(8)[清]吳之振編,文淵閣《四庫全書》影印本。
  15(1)[宋]朱熹著,朱杰人等編《朱子全書》第26冊,上海古籍出版、安徽教育出版社2002年,第6頁。
  16(2)[宋]朱熹撰,郭齊箋注《朱熹詩詞編年箋注》,巴蜀書社2000年,第175頁。
  17(3)《全宋詩》,第27848頁。
  18(4)[宋]朱熹撰,郭齊箋注《朱熹詩詞編年箋注》,巴蜀書社2000年,第193頁。
  19(5)《全宋詩》,第35852頁。
  20(1)《全宋詩》,第27848頁。
  21(2)《全宋詩》,第27673頁。
  22(3)[宋]朱熹撰,郭齊箋注《朱熹詩詞編年箋注》,巴蜀書社2000年,第347頁。
  23(4)《全宋詩》,第27848頁。
  24(5)[宋]朱熹撰,郭齊箋注《朱熹詩詞編年箋注》,巴蜀書社2000年,第118頁。
  25(1)《全宋詩》,第27673頁。
  26(2)《朱子語類》卷94。
  27(3)勞思光《新編中國哲學史》第3卷上,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05年,第212頁。
  28(4)《朱子語類》卷94。
  29(5)[清]黃宗羲《宋元學案》卷42《五峰學案》,《續修四庫全書》第518冊,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第647頁上。
  30(6)[宋]胡宏《知言·漢文》,文淵閣《四庫全書》影印本。
  31(7)《全宋詩》,第35852頁。
  32(8)《全宋詩》,第27913頁。
  33(1)《全宋詩》,第26211頁。
  34(2)童慶炳《談談文學性》,《語文建設》2009年第3期。

作者單位:東北師范大學文學院
原文出處:侯巖峰,高長山.論南宋書院家訓詩理學精神內涵[J].古籍整理研究學刊,2021(01):98-103.
相關標簽: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北京麻将游戏 麻将外挂软件下载 河北20选5走势图表 河内五分彩是越南官方 重庆快乐10分走势图 真准网 新疆时时彩和值跨度速查表 迪拜五分彩走势图 浙江11选5如何选好 在线理财网站 广东时时彩软件下载一点击进入 ag真人视讯网站大全 浙江20选5走势风釆 99娱乐平台网址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号 快乐十分加减乘除618 全民欢乐捕鱼攻略秘籍 真钱麻将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