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歷史論文 > 中國古代史論文

宋金時期密州膠西榷場的設置、發展及管理

來源:現代商貿工業 作者:劉鍶
發布于:2021-02-07 共3772字

  摘    要: 我國歷史上宋金在“紹興和議”之后,南北經濟發展不平衡,雙邊經濟交流密切,在宋金交界設置了若干個榷場,處于山東半島的密州膠西榷場由于其獨特的地理位置,為兩國的經濟發展與交流做出卓越的貢獻。本文擬通過膠州榷場的設置及發展,對宋金雙方的經濟政策進行論證,從而對宋金對峙時期下特殊的社會形態有更為深入的認識。

  關鍵詞: 南宋; 金朝; 密州膠西; 榷場貿易;

  宋金在“紹興和議”之后,宋金雙方開始了以榷場貿易為主要形式的商品交換活動,在西起秦州、東到淮水的分界線上陸續設置了若干個大小不一的榷場。南宋設置了盱眙軍榷場、天水軍榷場等十個榷場,金則設置了泗州榷場、壽州榷場、密州膠西榷場等十二個榷場。在雙方眾多的榷場中,最為特殊的榷場即是密州膠西榷場,其他的榷場基本設置在南宋和金的邊境線一帶,但密州膠西榷場設置在了遠離邊境的山東半島。

  1 、密州膠西榷場的設置

  關于榷場設置的記載在《金史·食貨志》中是“熙宗皇統二年五月(1142年),許宋人之請,遂各置于兩界。九月,命壽州、鄧州、鳳翔府等處皆置。海陵正隆四年正月,罷鳳翔府、唐、鄧、潁、蔡、鞏、洮等州并膠西縣所置者,而專置于泗州。”可以看出金代各個榷場的設置時間大約是在金熙宗皇統二年(1142年),但由于密州膠西榷場在宋金眾多榷場中獨特的地理位置,以及因這個地理位置不同產生的其他影響,是其他榷場不能相比的。
 

宋金時期密州膠西榷場的設置、發展及管理
 

  1.1 、榷場設置的原因

  宋金在“紹興和議”后大致以淮河一線為界,《金史》記“皇統元年十月(1141年),都元帥宗弼與宋約,以淮河中流為界”,從此,宋金進入了一段較為和平的發育時期。女真族建立的金朝以強大的軍事實力迫使南宋俯首稱臣,但是由于金朝經濟發展的滯后性以及地理環境因素的影響,許多作物無法在北方種植,即使能在北方種植,由于技術上和環境上的因素產量也不是很高,金朝貴族對茶葉的等商品的需求量也越來越大,榷場在很大程度上能緩解以上的狀況,因此金熙宗批準了宋人的請求設置了榷場,南北的物品得以經過榷場實現了流通。“榷場,與敵國互市之所也。皆設場官,嚴厲禁,廣屋宇以通二國之貨,歲之所獲亦大有助于經用焉。”由此可看出,金朝榷場的收入對經常用度大有幫助。“泗州場,大定間,歲獲五萬三千四百六十七貫,承安元年,增為十萬七千八百九十三貫六百五十三文。”“宋亦歲得課四萬三千貫。”可見泗州一個榷場每年就有如此之大的收益,可推測其它榷場的收益也十分可觀,由此可見榷場的設置對宋金雙方都是有巨大的益處的。對金朝而言可以豐富本國的物質生活,增加稅收,滿足消費需求。而南宋則可以維持邊界和平,保持與金朝的友好關系,同樣也可以增加稅收。

  1.2 、密州膠西榷場地理優勢與現實因素

  密州膠西的地理位置是十分優越的,“膠西當登、寧海之沖”,“知密州范鍔言:‘轄下板橋鎮隸高密縣,正居大海之濱,其人煙市井交易繁夥,商賈所聚,東則二廣、福建、淮、浙之人,西則京東、河北三路之眾,絡繹往來。’”密州膠西榷場位于山東半島的南部、膠州灣的西北部,地理位置十分重要。而且貨物運輸“即無數千里道途輦運之費,江、淮風水沉溺之虞”,既節省資金又十分安全,因此密州膠西榷場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使金朝也在此設立榷場,管理海上貿易。在此地設立榷場之后,雙方在榷場內進行交易繳納稅款,南宋運來的貨物通過陸上交通流入金朝,金朝的貨物則是南宋通過海運流入各大港口進而流入南宋市場。

  山東半島是宋金海上貿易和民間海上走私貿易比較活躍的區域,在密州膠西設置榷場,可以對上述的貿易進行有效的管理,限制走私貿易的發展,增加政府的稅收。南宋高宗紹興二年(1132年),“言者奏:山東艱食,而帛踴貴,商人多市江浙米帛轉海而東,一縑有至三十千者。”從這條史料可看出當時山東糧食匱乏,帛價格上漲,商人們就把江浙的糧食和帛通過海運販賣到山東地區,南宋的海上商人在巨大的利益面前,冒著巨大的風險,乘坐船只來山東地區販賣商品。此外還有“閩粵商賈常載重貨往山東販賣,令廣南福建兩浙沿海守臣措置禁止。”從以上的兩條史料可以看出金統治下的山東半島成為南宋商人販賣走私商品的主要地區。因此基于以上的現實因素,金在密州膠西設置了榷場,在這里實施嚴格的管理,從而有效的限制海上走私貿易。

  1.3、 密州膠西榷場的歷史傳統

  唐代膠州地方屬于高密,稱為板橋鎮,因為板橋鎮名氣大,所以后人直接稱密州板橋鎮。唐代密州板橋鎮的海外貿易已經十分發達,高麗和日本的商人、僧侶也常由此到中國。但是當時主要是以登州、萊州為主要的對外港口,密州板橋鎮雖有發展但是規模遠不及登州、萊州,也沒有受到當事人足夠的重視。

  密州板橋鎮發展成為全國性的商品貿易大港是在北宋時期,也是因為由于和遼朝的關系,登州和萊州兩處港口失去了之前的優勢地位,密州板橋鎮在北宋中期建立了市舶司,“欲乞于本州置市舶司,于板橋鎮置抽解務,籠賈人專利之權,以歸之公上,其利有六:使商賈入粟塞下,以佐邊費,于本州請香藥、雜物與免路稅,必有奔走應募者,一也;凡抽買犀角、象牙、乳香及諸寶貨,每歲上供者既無道涂勞費之役,又無舟行侵盜傾覆之弊,二也;抽解香藥、雜物,每遇大禮,內可以助京師,外可以助京東、河北數路賞給之費,三也;有余則以時變易,不數月坐有倍稱之息,四也;商旅樂于負販,往來不絕,則京東、河北數路郡縣稅額增倍,五也;海道既通,則諸蕃寶貨源源而來,每歲上供,必數倍于明、廣二州,六也。”范鍔在這里說出了在密州設立市舶司的六個好處,通過一些事實分析了板橋鎮的自然地理優勢和財政地位的重要,認為密州板橋鎮設立市舶司前景十分可觀。由此密州板橋港口貿易愈加繁盛,在元佑二年(1087年)北宋政府在板橋鎮設膠西縣,又在元佑三年(1088年)在板橋鎮設立市舶司,是在廣州、杭州、明州、泉州之后的第五大市舶司。

  南宋時期,山東地區是處于金朝的統治之下,板橋鎮就成為宋金之間海上貿易的一個重要場所。金朝在占領山東地區之后,可以憑著密州地區此前在海上貿易的優勢,利用之前留下的港口的設施、先前的航道等優勢,為金朝所用,開設密州膠西榷場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2、 密州膠西榷場的發展

  關于密州膠西榷場的發展情況,有確切的記載“金熙宗皇統二年置板橋榷場與宋互市”,“廢帝正隆四年罷膠西榷場”,“世宗大定四年復膠西榷場”,“章宗承安三年復罷膠西榷場”。金熙宗皇統二年(1142年)設置膠西榷場“熙宗皇統二年五月,許宋人之請,遂各置于兩界。”膠西榷場在設立之后,雙方在榷場內買賣貨物、各取所需。在金熙宗皇統九年(1149年)海陵王完顏亮殺熙宗即位,之后就開始為發動大規模的攻打南宋做準備,在正隆四年(1159年)“罷鳳翔府、唐、鄧、潁、蔡、鞏、洮等州并膠西縣所置者,而專置于泗州。”,海陵王因榷場之中有人夾帶走私物品進行交易,將榷場進行關閉。如金主亮詔:“自來沿邊州軍,設置榷場,本務通商,便于民用。其間止因隨處榷場數多,致有夾帶違禁物貨,圖利交易,及不良之人私相往來,未為便利?蓪⒚、壽、潁、唐、蔡、鄧、秦、鞏、洮州、鳳翔府等處榷場并行廢罷,只留泗州榷場一處”,這是山東膠西榷場關閉的明確記載。

  密州膠西榷場的恢復是在金大定四年(1164年),這年宋金雙方簽訂“隆興和議”,雙方結束戰爭,恢復邊境和平。于是“(大定)四年,以尚書省奏,復置泗、壽、蔡、唐、鄧、潁、密、鳳翔、秦、鞏、洮諸場。”榷場又重新開放,但是在金章宗明昌五年(1194年)韓侂胄因為擁立宋寧宗有功受到重用,之后他便啟用被排斥的主戰官員,雙方關系持續緊張,金承安三年(1198年)密州膠西榷場關閉。金泰和六年(1206年)韓侂胄北伐,榷場因戰爭因素再次關閉。

  金泰和八年(1208年)簽訂了“嘉定和議”,重新開放榷場。“泰和八年八月,以與宋和,宋人請如舊置之,遂復置于唐、鄧、壽、泗、息州及秦、鳳之地。”這里看出此次復置榷場數量減少,也沒有提及密州榷場的開設情況。

  3 、密州膠西榷場的管理

  宋金榷場作為兩國貿易的主要場所,必然會受到政府的嚴格管理,關于榷場設置官員的記載宋方的比較詳細,有“舊制,總領兼提領官,知軍兼措置官,通判兼提點官。榷場置主管官二員,押發官二員:主管官系朝廷差注,押發官從措置官辟差。”關于金方設置榷場官員的情況,王德朋在《金代商業管理機構探微》中指出設置有酒稅榷場使、副,榷場使、副,榷場同管勾、場官。

  關于榷場內商品交易的情況,“榷場之法,商人貲百千以下者,十人為保,留其貨之半在場,以其半赴泗州榷場博易,俟得北物,復易其半以往,大商悉拘之,以俟北賈之來。”由以上這條史料可以看出他們按照貨物的價值分為大商和小商,一百貫以上為大商,以下則為小商,讓南宋的商人互保,確保交易的正常進行,同時還由主管官對貨物進行鑒別,由牙人進行評議,且他們不能相見,保持交易的公平性。

  我國歷史上宋金兩國的榷場貿易豐富了兩國人民的物質生活,推動了南北的物物交換,通過榷場貿易兩國的物品流入各自境內,促進兩國的物資和文化的交流,對金國而言,促進了本國的經濟發展,而南宋也獲取了一些必要的生活物品,榷場的存在雖然受戰爭因素影響較大,但是在和平時期促進了兩國的經濟發展,也是維持和平的重要因素,密州膠西榷場的建立也是維護了宋金海上貿易的穩定發展,對海上的走私貿易也起到了一定的限制作用,對兩國的經濟復蘇與交流起到了積極作用。

  參考文獻

  [1] 脫脫等撰.金史[M].北京:中華書局,2020:599-1115.
  [2] 李燾撰.續資治通鑒長編[M].北京:中華書局,1990:8199.
  [3] 李心傳撰.建炎以來系年要錄[M].北京:中華書局,1956:919-3001.
  [4] 徐松撰.宋會要輯稿[M].北京:中華書局影印本,1957:5486-6548.
  [5] 脫脫等撰.宋史[M].北京:中華書局,1980:13823.
  [6] 匡超撰,葉鐘英修.民國增修膠志[M].1931年鉛印本.
  [7] 王德朋.金代商業管理機構探微[J].遼寧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7,(5):106-111.

作者單位:遼寧師范大學歷史文化旅游學院
原文出處:劉鍶.密州膠西榷場探討[J].現代商貿工業,2021,42(05):155-156.
相關標簽: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北京麻将游戏 重庆时时彩是合法吗 快3软件 浙江省体彩20选5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 im体育平台靠谱么 北京一分赛车开奖结果 股票市场 赚钱棋牌游戏排行榜samplingid126 老友沈阳麻将出牌规律 88必发官方网站-点击进入 湖南快乐十分开走势图 江西多乐彩开奖时间 二分彩走势图怎么看 甘肃11选5走势图甘 球探比分app官方下载 天天捕鱼2电视版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