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政治論文 > 時事政治論文

表情包“政治萌化”的屬性、功能及傳播路徑

來源:中共天津市委黨校學報 作者:]張愛軍,侯瑞婷
發布于:2021-02-09 共13507字

  摘    要: 表情包應用到政治領域,具有政治萌化的特性,并使政治生活化和娛樂化。同一表情包在使用過程可以賦予不同的政治內涵,多樣性的表情包也可以賦予同一政治內涵。表情包具有對政治的正向功能,也具有對政治的負向功能,主要體現在具體的語境和應用者的政治心理、政治倫理、政治價值觀等方面。表情包的正向功能會推進政治文明的發展,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現代化。負向功能會阻礙政治文明的進步,影響和破壞政治人物的尊嚴感、政治權力的權威感、政治過程的嚴肅感。加強表情包應用上的規制,使表情包有利于政治發展與進步,需要加強制度建設、法治建設、環境建設和使用者素養建設。

  關鍵詞: 表情包; 政治萌化; 政治傳播; 網民;

  Abstract: The application of emoticon package in the political field has the characteristics of political sprouting, and makes political life and entertainment.The same expression pack can be endowed with different political connotations in the use process, and the persified expression packs can also be endowed with the same political connotation.The expression pack has both positive and negative functions on politics, which are mainly reflected in the specific context and the political psychology, political ethics and political values of the users.The positive function of emoticon package will promote the development of political civilization and promote the modernization of national governance system and governance capacity. The negative function will hinder the progress of political civilization, affect and destroy the sense of dignity, authority of political power and seriousness of political process.It is necessary to strengthen the regulation of the application of emoticon package to make it conducive to political development and progress. It is necessary to strengthen the construction of system, rule of law, environment and user literacy.

  Keyword: expression pack; “political sprouting”; political communication; netizens;

  對表情包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傳播學、符號學、教育學、社會學及心理學等層面,研究主體主要集中在大學生和青年群體。研究分為三個方面的屬性,即狂歡屬性、亞文化屬性、隱喻屬性?駳g屬性是因為表情包的制造與傳播核心是基于娛樂,然后帶動了亞文化屬性和隱喻屬性。亞文化屬性主要是指“表情包不僅是身體語言的替代品,更是自我情緒、態度和意見的表達工具,這也使得它從日常人際交往擴散到了更為廣泛的公共領域,并試圖通過其獨特的亞文化風格,傳達出青年人對嚴肅議題的態度與情緒”[1]。隱喻屬性是因為“表情包的隱喻在于它提取了符號表層結構的情緒特征與作為深層文化結構的特定文化語境聯系之間的代表性特征,并將它作為意義闡釋的預置母體,賦予它高度的普遍性與適應性”[2]。我們對表情包的研究還存在一定的缺陷和不足,主要體現在政治群體利用表情包的政治屬性方面。
 

表情包“政治萌化”的屬性、功能及傳播路徑
 

  表情包以其形象化的特質不斷地滲透到政治傳播場域,增加和拓展了政治表達的范圍和程度。在話語表達和行為表達之外增加表情包表達,三者共同強化了政治參與的功能。表情包的政治參與功能主要包括點贊、調侃、擁護、支持、反對、隱喻和惡搞等。這些功能只有在政治語境下才能發揮表情包“政治萌化”的作用。表情包在“政治萌化”作用下促使嚴肅的政治娛樂化,使抽象的政治具體化,使宏觀的政治微觀化。

  表情包可以分出若干類型,不同類型表現不同的社會特質。多種表情包一用和一種表情包多用是表情包運用的普遍現象。表情包內涵的變化取決于個人或群體的意趣。表情包可以分為社會表情包和政治表情包。社會表情包體現著社會的特質,“熱點事件、話題轉換成了表情包中的視覺符號,表情包也不再僅僅用于個人的表情,也在一個側面反映著社會的表情”[3],表情包圖像影響公眾對社會決策作出的基本判斷。政治表情包體現著政治特質,“運用擬人、擬物的修辭手法,以增加‘萌’元素的創作方式對具有政治色彩的現象進行符號化解讀,從而表達某種政治情感”[4],影響公眾對政治決策作出的基本判斷。作為圖像符號,表情包主要指向表情符號的能指意義,即感官層面上的形象、生動甚至無厘頭。表情包在媒介技術驅動下傳達的意義更為豐富,在特定語境下演化為一場“圖像政治”。“圖像政治”與認同政治有密切的關系,圖像政治強化政治認同,政治認同推動政治萌化過程。不但如此,“圖像成為輿論宣傳中重要的手段,通過大眾媒介技術化的視覺呈現方式,深刻影響到現代人的自我認同、社會認同和政治認同”[5],并在話語權及其語境的自由釋放下超越圖像本身的實際內涵。

  一、表情包政治傳播的動因

  網絡技術是表情包制造和傳播的前提,沒有網絡技術就沒有表情包。政治的產生、發展、變化、過程、運行、結果、事件等演變為表情包參與,使政治參與變成表情包參與。借助圖像介質消解政治表達的敏感度,增加政治的娛樂度,為圖像政治、表情包政治提供表達方式。政治表情包賦予公眾自由表達、彰顯個性、情感宣泄的權利,其形象化、趣味性等特征呈現話語表達形式的多元樣態。在以網絡技術為前提的條件下符號消費、網絡引導和政治情感推動表情包傳播。

  技術使得表情包準入門檻降低,在提供表情包使用便利的同時,豐富了人的思維方式和行為方式。個人的政治立場、政治態度、政治觀點、政治心理及政治情感經由表情包部分得以表達和呈現。網絡技術為政治表情包構建政治交流的技術場域,支持或反對的政治態度在社交平臺上以圖像化的形式呈現。表情包在網絡技術的支撐下加快了傳播、制造、復制圖像的速度。公眾對表情包的使用具有自主選擇性,借助表情包進行加工、拼貼、復制、應用等一系列行為,推動表情包“政治萌化”的形成。

  (一)符號消費溢出表情包的政治傳播

  表情包的制造與傳播主要是因為其娛樂屬性,政治傳播是表情包的溢出效應。符號消費是政治傳播的內在需求。消費包括物質消費和精神消費,符號消費是精神消費的一種,政治符號消費是精神消費的組成部分。“消費不只是聯系人與物品的橋梁,而是一種在某種基礎上建立關系的模式,消費主要是反映人與世界之間的關系; 消費是一種我們可以建立文化體系的系統性的模式,是一種整體性的回應”[6](P222),政治符號消費反映了人與政治世界的關系,政治符號消費是對政治文化體系整體性的回應。政治符號消費具體表現在對政治人物、政治過程、政治決策、政治事件等的表情包消費。比如,2016年帝吧出征的愛國主義行為部分是通過斗圖行為來表達愛國主義情感的。

  表情包傳播的“政治萌化”更多指向其象征屬性。之所以稱為象征屬性,是因為人們不但要過經濟生活、社會生活和文化生活,還要過政治生活。政治生活的嚴肅性和崇高性不利于符號消費中的情感釋放,通過表情包政治屬性的轉化可以釋放政治情感,使枯燥的政治變成有意思的符合個人情感的政治。政治表達中慣用的修辭術是借助語言層面的象征意義,具有政治隱喻的特性。語言文字與表情包相結合,使語言文字符號化,使圖像表達形象化,并具有疊加效果。政治表情包是政治語言和圖像的疊加,使抽象的政治變為形象的政治,使形象的政治變為萌化的政治。

  符號消費推動表情包的政治傳播。符號消費推動表情包的消費,進而推動政治傳播。政治傳播在消費表情包的同時,使政治更加具體化甚至個體化。通過表情包傳播的政治,使政治宏大化得以消解,并使嚴肅的政治變成活潑的政治和生活的政治,做到了毛澤東所說的:“我們的目標,是想造成一個又有集中又有民主,又有紀律又有自由,又有統一意志,又有個人心情舒暢、生動活潑,那樣一種政治局面”[7](P1060)。表情包的政治萌化和政治娛樂化,在一定程度上實現了網民參與政治的心情舒暢狀態和生動活潑狀態。

  (二)網絡政治情境推動表情包的政治傳播

  任何語話的形成與傳播,都是在具體的情境當中產生的。情境決定話語的表達方式和語態。作為話語形式的表情包更是如此,如果沒有具體的網絡情境,表情包的傳播就會不知所云。網絡政治情境是推動表情包“政治萌化”的基本要素,主要包括積極情境和消極情境。積極情境是指有利于推動表情包“政治萌化”的要素情境,如制度、法制、規則等。消極情境是指免于恐懼的情境。網絡政治情境推動表情包的政治萌化。在情境的推動下,非政治表情包可以政治化,政治化表情包可以萌化。比如,對政治人物的卡通化、政治人物行為的表情包化、政治事件的調侃化、政治決策的諷刺化、政治語言的隱喻化、政治態度的惡搞化、政治表達的形象化等。網絡政治情境下一個表情包可以表達多種政治情感,這包括對政治的支持、擁護、肯定,或者對政治的不滿、憤懣、嘲諷、無奈等情感。不同的政治情感在表情包上可以得到體現。萌化的卡通形象在網絡政治情境的傳播下具有不同的政治解讀。我們以老鼠為原型設計的“鼠小號”表情包為例,“點贊”“歡迎”“收到”“拜托”“安慰”“無語”等表情運用到政治情境中,非政治的表情包具有了政治內涵。“點贊”的卡通鼠形象在網絡政治情境下是對政治的肯定和擁護,是一種積極的政治情感表達。相反,“無語”表情包的使用在某種程度上呈現一種無可奈何、失望的政治態度。網絡政治情境下的多種表情包可以解讀為多種政治情感。

  網絡政治情境推動表情包的政治傳播。表情包在網絡政治情境下不斷擴散、傳播,并產生個體化、群體化理解性變異。這將非政治化的表情包轉化為政治化的表情包,非政治語言轉化為政治表情包語言,直觀化、動態化圖像轉化為政治萌化表情包。通過截取網絡視頻中的語言文字和人物圖像、政治人物和非政治人物的自拍照片、動態化的視頻片段等方式制造表情包,使得政治不僅依靠宏大的敘述進行傳播,而且通過表情包進行傳播,賦予表情包使用者參與政治討論的身份,強化了政治情感和政治表達。

  (三)政治情感助推表情包的政治傳播

  政治情感是政治表情包傳播的內在動力。沒有政治情感,表情包就失去了基本的市場。表情包話語的影響力取決于思想市場的競爭力。政治情感包括積極情感和消極情感、正面情感和負面情感。政治情感促使人們充分使用表情包,從而使政治情感生動化、形象化和政治萌化。積極正面的政治情感促使政治表情包生活化和娛樂化,消極負面的政治情感促使政治表情包憤怒化和極端化,表達著政治的負面情緒和負面評價。不同的政治情感可以使用相同的表情包,相同的政治情感可以使用不同的表情包。政治情感不同,賦予表情包的內涵不同,對政治的支持或反對,都可以用同一種表情包,也就是說,同一表情包既可以賦予多種甚至相互矛盾的政治情感,多種表情包也可以賦予多種政治情感。

  二、表情包“政治萌化”的亞屬性

  表情包的狂歡屬性、亞文化屬性和隱喻屬性具有不同的表現方式,其中權力屬性、權利屬性表現的不是權力與權利核心屬性,而是寄托或者依附于三種屬性的屬性,表情包的話語、表達、隱喻、狂歡等是權力和權利屬性的內容和表現。

  (一) 權力屬性

  權力是指“迫使對方服從的制度性強制力量”[8],權力體現的是支配與服從的關系。表情包權力屬性是指通過表情包來體現支配與服從的關系。表情包話語表現為權力發出的通知和被支配的群體通過表情包來展示服從的意愿。表情包的互動體現的是權力支配與服從的邏輯。比如,在單位微信群中,權力發布通知后,人們用簡語發送“收到”,更主要是通過表情包把權力支配的語話萌化。

  第一,表情包傳播體現出權力的支配與服從關系。

  ?抡J為,“權力是一種勢力關系,一切勢力關系都是權力關系”[9](P66),表情包的權力關系是表情包在傳播過程中產生的支配與服從關系。支配關系是通過表情包傳播話語的權力。當發送“收到”“好的”“嗯嗯”等表情包時,權力發出的通知得以傳播和擴散,支配方的話語在表情包中得到體現。接收到表情包的一方是對權力支配的認可或肯定,是一種服從意愿。在權力支配與服從的關系中,因為“新的權力在于信息的符碼與再現的意向,社會據此組織其制度,人們據此營造其生活并決定其行為”[10](P415),進而將權力轉移到話語萌化的表達中,營造公眾日常的政治生活,積極表達公眾的政治態度。

  第二,表情包傳播的權利關系是建立在積極自由觀念上的。

  沒有自由的表達權利,權利會被限制。自由分為消極自由和積極自由。積極自由是一種“真正”自由指導的欲望,“是為了完全相同的目的而采取的自我實現或完全認同于某個特定原則或理想的態度”[11](P183)。網民在對表情包進行選擇、使用的過程中是建立在自主、積極認知的基礎上,選擇出與語境適配的表情包既是對自由行使權利的體現,也是行使積極自由觀念的表現。人與自由的關系是“人天生是自由的,然后也無時無刻不被束縛著”[12](P3),自由并非不受道德倫理和法制框架的約束。自由不是對權利自由的濫用,同理,自由利用權利,也是對自由使用表情包的規制。

  第三,表情包傳播是一種具有媒介屬性的權力。

  “媒介即訊息”強調媒介技術的作用,而非指向媒介內容。同樣,表情包是一種媒介,也是一種信息。最早使用的表情包是單一的字符,字符素材主要來源于日常生活,如微笑、哭泣、憤怒等與日常表達相關的情緒。隨著媒介技術的進步,數字化技術應用到視覺圖像中,影響并推動人的思維、行動的變化。以往的微笑表情在場景的轉換下其內涵發生改變。比如,代表忠貞愛情的玫瑰花圖像,在媒介場域下其象征意義已不再局限表面。同樣,在對政治情感表達的過程中玫瑰花代表對政治態度的認可或支持、贊成或尊重。在對同一政治事件下對方使用“玫瑰”符號,從能指內涵延伸至對圖像內容的認可,在政治話語下找到情感歸屬。圖像符號含義的多元是建立在對不同場景下的話語解構,場景的變化導致表情包的“政治萌化”具有多重含義。

  政治與人的生活密切相關,話題的情境化觸發網民政治敏感性。帶有“萌化”性質的圖像在網絡技術的推動下大面積傳播,視覺化的表現方式轉化為圖像信息。作為傳播工具,技術帶來的社會變革影響每一個賴以生存的個體,無論是在思維、行為還是價值觀層面上,皆產生一定的變化。同樣,在“擬態環境”下的表情包傳播,內容表達并不是關鍵要素,而是所使用的表情包改造了以往的政治話語霸權體系,愈發“萌化”的表情包無疑是對權力屬性的重塑和強化。

  (二) 隱喻屬性

  隱喻是一種修辭手法,也是一種常見的政治話語,其來源于日常生活又區別于生活化的表達方式。隱喻的本質是“通過另一種事物來理解和體驗當前的事物”[13](P3)。西方政治曾把君主與臣民之間的關系稱作“牧羊人隱喻”關系,盡管在現代社會“牧羊人隱喻”已經消解,但對某一事物或現狀的隱喻解讀一直存在。隱晦的情感和主要的觀念借助“他物”來表達。

  “政治萌化”成為隱喻政治立場的軟化武器。表情包常出現在網民用于表達自我的話語體系中。不同身份、不同語境下所選擇的圖像具有差異性,往往這些圖像的背后體現主體的性格特征或行為習慣。行為差異的視覺化呈現在政治表達過程中,容易引發對政治話題的討論。個人情感表達上升至家國情懷,帝吧出征事件的發生就是表情包“萌化”隱喻的例證。貼吧上發布的一系列表情包不僅指向其圖像本身,在宣泄情感的過程中圖像經過加工、拼貼、組合,其愛國隱喻內涵在媒介平臺下尤為強烈。當網民之間傳播互動的政治觀念產生矛盾、沖突時,表情包的呈現就起到了消解的作用,阻止了政治情感極端化。

  “政治萌化”是創作者介入政治領域的一種交流特性,“政治正確”成為大多數人選擇表情包的理性態度,但誤用圖像、誤解表情包傳達的意思、造成態度對立等現象常常存在,原本隱喻難以言說的態度、滿足個人表達欲的表情包成為情緒極化的助推器。網絡空間下粉絲民族主義、民粹主義盛行,圖像隱喻成為他們情感宣泄的武器,一定程度瓦解理性、積極的政治態度。

  (三)狂歡屬性

  狂歡是一種行為特征,也是一種現象。任何理智的行為在泛化傳播驅動下也會傾向于戲謔化?駳g是一種具有儀式感的活動,“在狂歡中所有的人都是積極的參加者,所有的人都參與狂歡戲的演出。人們不是消極地看狂歡,嚴格地說也不是在演戲,而是生活在狂歡之中,按照狂歡式的規律在過活”[14](P161),狂歡成為一種常態化現狀,多元化的政治表達愈發走向狂歡性質。表達方式的形象化視覺沖擊為政治狂歡提供“表演”動機,表情包就是一種“表演”動機。網民在政治觀點不一致時,表情包的狂歡是集體式的,在集體式的表達和傳播下,表情包的政治狂歡屬性成為大多數人避免沉默和孤立的正當理由。

  三、表情包“政治萌化”的功能

  表情包的“政治萌化”具有雙重功能,兼具正向功能和負向功能。正向功能包括表情包影響網民的政治生活方式、體現網民的主流意識形態、構建網民的政治認同心理三個方面,起到積極引導“政治萌化”傳播的作用。但對表情包過度依賴、過度解讀和過度使用會產生權利濫用、認知失調、不良的路徑依賴等問題。

  (一)“政治萌化”的正向功能

  表情包滿足公眾對表達形式的多元需求。網民進行自主選擇和使用不同的表情包,體現了不同人的思想觀念和政治情感。

  第一,表情包促進網民政治的生活化。

  網民政治參與的積極性源于表情包素材主要從日常生活中獲取。表情包在表達網民情感的同時,建構一種具有鮮明風格化的“生活方式”。網民行為上的主動選擇消解政治表達的被動地位,個人身份屬性在不同情境下的表情包中呈現出來,為公眾建構一套以視覺形象為主的政治話語模式。表情包傳播的“政治萌化”體現網民對政治表達的態度。“政治萌化”是借助表情包的“在場性”塑造公眾的政治身份,賦予政治表達的多樣性。由于表情包與政治生活方式的緊密契合,使得圖像傳播具有“涵化”效果,并在潛移默化中培養網民的政治生活方式。表情包的“政治萌化”強化網民對政治表達的渴求,培養網民自覺參與政治行為的習慣。

  第二,表情包強化網民對主流意識形態的認同。

  表情包經歷了從反抗主流意識形態到融入主流意識形態的過程。早期的表情包大多是以反抗主流意識形態為主,用來刻意污名、丑化政治人物,歪曲政治事實,并且對熱點時事進行戲謔化表達。后來,公共權力對網絡不斷強化監管,對介入不同情境的表情包進行適度管理。同時,互聯網平臺上出現的多元表情包主要來源于網民的日常行為,并且傳達的內容是與網民相關的社會話題,因而網民因話題接近、情感共鳴而產生認同心理,反抗主流意識形態的態度逐漸淡化。對表情包的使用需求不斷激增,激發了網民強烈的政治表達欲望。

  對正能量語錄的萌化處理是以主流意識形態為根基,在主旋律的維度上形象化地制作表情包。比如,網絡上掀起的愛國主義運動就是以表情圖像為主要形式的愛國情感之一。表情包的象征意義和對話語權的建構促使網民在政治傳播語境下產生情感共振,在具象化的圖像助推下主流意識形態成為判斷政治情感的橋梁。“把思想意識吸收到現實之中,并不表明思想意識的終結。相反,在特定意義上,發達的工業文化較之它的前身是更為意識形態性的,因為今天的意識形態就包含在生產過程本身之中”[15](P10),同樣,意識形態包含在表情包的生產、制作、加工等流程中。主流意識形態并沒有因為表情包“政治萌化”趨勢而消解,反而在公眾不斷使用和傳播圖像過程中強化了主流意識形態的構建。

  第三,表情包強化網民的政治認同。

  政治身份認同將表情包的使用者進行熟人和生人之間的二元劃分。表情包傳播其實是一種“圈子”傳播。在網絡社會,人與人之間的關系以“圈子”來維系,并形成“圈子”文化。對于非使用表情包的人而言,難以進入“圈子”獲得認同和建立虛擬熟人關系。“圈子”將傳播主體區分為使用表情包者和非使用表情包者,前者相比于后者更熟悉表情包的使用規則和使用場景。當表情包趨向“政治萌化”傳播時,“萌化”外殼的圖像為表情包的使用者提供多元政治話語表達形式。傳播主體可以劃分為政治傳播主體和非政治傳播主體,前者易于形成政治認同心理,后者對于表情包在政治語境下的話語表達難以形成認同心理,無法產生對公共議題的共情。因此,表情包傳播建構的政治認同心理主要針對政治群體而言,實現“圈子”中熟人社會的構建。

  表情包在階層差異和年齡區隔中強化政治認同。表情包進入大眾視野后,政治話語從嚴肅走向娛樂。表情包的使用打破了“唯青少年”論。任何年齡段、任何身份的人皆可利用表情包對個人進行政治印象整飾,在人與社會的關系中將抽象符號轉為具象的政治表達。從陳列展覽到日常起居,圖像不再集中于少數群體之中,視覺形象打破思維固化的同時,瓦解審美對象的區隔化。從社交場域到政治傳播空間,圖像傳播情境發生改變,與人和社會之間的政治關系更為緊密。

  (二)“政治萌化”的負向功能

  表情包由于在不同語境下的差異化解讀,具有濫用圖像和誤用圖像的可能性和現實性。

  第一,過度使用表情包產生權利濫用。

  表情包的“政治萌化”主要集中在公共領域對重大事件的參與上。但“過于籠統化的概括不利于突出某些與政治及政治關系特別密切的政治話語,更掩蓋了其中不平等的權利控制意味”[16]。表情包的籠統化概括同樣不利于突出政治及政治關系特別密切的政治話語,掩蓋了表情包使用形式上的平等和內容上不平等的權利控制意味。表情包傳播并未消解權利的不平等現象,反而因過度使用表情包導致權利濫用。政治傳播主體存在階層差異化,在集合行為的感染下,注重通過娛樂的行為方式來解構表情包,最終積極參與政治的熱情演化為“烏合之眾”式的圖像傳播。表情包的易傳播特性致使網民形成一種使用習慣,對不同語境下的圖像選擇缺乏理性分析,只進行使用和表達,而非進行認知層面的判斷。因此,通過表情包的政治斗圖進行“表演”形成一種常態化,從而使得政治語言的表達貧乏,甚至造成“語言沙漠”。

  政治態度的形成是以理性為前提,有益于在圖像表達下強化網民的政治立場。但在圖像多次創造和傳播的過程中,政治情感與表情包的實際內涵發生抵觸。網民基于惡搞、調侃的心理,進而造成表情包的群體極化效應。圖像成為偽裝政治態度、政治認知的武器,對政治人物、政治事件和政治情感進行夸張、戲謔式地呈現,自主性表達和自主性選擇行為成為對政治惡搞的非理性表征,進而造成嚴肅政治的娛樂化、政治人物的刻板化及政治價值的扭曲化。

  第二,過度解讀表情包導致認知失調。

  網民容易對表情包過度解讀,致使政治語境與視覺圖像之間發生沖突。網民的情緒被激化,表情包的“政治萌化”成為調侃和諷刺的對象。排斥心理、仇恨情緒使常態化交流模式出現異化,破壞了嚴肅的政治語境和政治話語。政治表達與政治語境對立,積極正面的表情包被過度解讀,因此,網民在一系列表情包中難以合理地表達自己的觀點。例如,2016年的帝吧出征就是一場以表情包驅動為主的政治事件。區別于以往政治表達的單一形式,表情包式愛國推動嚴肅的政治變為娛樂化的政治,從而一定程度導致愛國政治認知的矮化。表情包與愛國主義之間并非是對等的情感立場,有時表達的卻是一種相反、對立的情緒,這反而降低了愛國主義的理性認知。

  不使用表情包的個人和群體與經常使用表情包的個人和群體產生認知差異。不使用表情包的個人和群體難以在政治圖像傳播過程中產生政治認同,并無法對表情包產生情感共鳴,反而在心理上產生不適感,導致認知失調的形成。認知失調一定程度降低了網民對政治話題的討論度和參與度,甚至在表情包傳播過程當中成為被孤立的一方,而被孤立的網民對表情包可能產生一種排斥心理。

  第三,過度依賴表情包導致語言的匱乏。

  網民長期對政治表達的表情包化產生依賴心理易導致語言匱乏。“社會上的一切事物不是發明就是模仿,模仿是最基本的社會現象”[17](P98),表情包就是借助模仿形式的一種圖像復制行為。在表情包的易復制行為下,網民政治表達的習慣傾向于圖像化,語言表達被表情包所代替。這種依賴心理使得政治表達貧乏,容易造成語言交流的障礙,最終出現“交流的無奈”。過度依賴表情包的使用,可能造成圖像泛濫,語言表達出現障礙,難以通過語言反映政治態度和政治立場。

  四、表情包政治傳播的調適路徑

  表情包的調適路徑主要包括對表情包負向功能的調適和網絡規制的調適。前者主要針對表情包存在的負面作用加以調適,防止產生不良的路徑依賴,進而強化網民的認知能力。后者聚焦在表情包進入政治語境下的管制,建立規范的制度模式、營造良性的政治環境及提高個人政治素養是主要措施,從而避免表情包在政治場域下的無序傳播。

  (一)負向功能調適路徑

  第一,明確權力意識的邊界。

  公共權力與公民權利既要互動,也要保持二者的邊界。具體到表情包的使用或利用同樣如此。公共權力對于表情包的利用或使用不易過度干預,表情包把政治娛樂化,或者把政治通過表情包生活化,是政治參與權利的體現,保障公民權利就是保障公民利用表情包使用的權利。公民在利用表情包表達政治觀點或政治態度時,不能濫用表情包,尤其是不能把政治污名化,特別是不能利用表情包對政治人物進行污名化。公共權力與公民權利都不能濫用表情包來表達對政治的惡感。

  表情包使用要防止侵犯個人隱私。表情包來源于政治熱點,其中不乏對熱點人物、熱點事件進行創作,容易在創作過程中產生侵犯隱私的行為。對政治人物進行調侃的佛系表情包“葛優躺”,涉及的人物成為公眾娛樂的對象,是未經他人許可下進行的一種自主性且錯誤性行為,以政治人物為素材的表情包實現政治話語的諷刺效果。在使用相關政治表情包時對其話語權的行使要具有邊界意識,防止對某一類“政治萌化”的表情包進行大面積傳播,造成群體極化效應下的圖像泛濫。傳播表情包要選取正確的相關元素,創作出符合有利于良好政治生態的表情包,禁止惡搞、濫用和污名化,讓嚴肅的政治嚴肅化,讓娛樂的政治娛樂化,讓宏觀的政治嚴肅化,讓微觀的政治娛樂化。

  表情包使用要防止擴大表情包鴻溝。網絡圈層化也表現在利用表情包的圈層化。表情包使用的圈層化影響著政治萌化的維度和差異,其中最為明顯的是青少年使用表情包的政治萌化與中老年人使用表情包的政治萌化。青少年群體與中老年群體在對表情包的使用過程中存在年齡對立。身份和年齡的差異化造成對“政治萌化”的誤讀。表情包使用的低門檻并未弱化年齡對立,反而強化青年與老年之間的年齡劃分及矛盾。老年化和青年化的圈層式傳播成為擴大表情包鴻溝的常態化現象。青少年群體與中老年群體擁有屬于各自的政治話語體系,需要彼此尊重觀念差異導致利用表情包的差異,不能刻意渲染和放大在表情包方面的對立情緒。

  第二,強化公眾的認知能力。

  表情包使用要明確政治與萌文化之間的關系。“政治萌化”是將萌文化與政治相結合,是對政治表達風格化的延續。表情包的萌化形象一方面是對政治表達的補充,另一方面滿足網民對政治表達形式多元的渴求。萌文化的核心是低幼化,目的是抵抗政治表達的嚴肅性,在傳播過程中容易造成對政治的誤讀。政治表達的多元形態需要借助萌文化來消解表達的“無奈”,合理且充分地表述政治情感。因此,需要明確政治與萌文化之間并非是抵抗關系,而是相互補充的關系。

  表情包使用要明確認知與行為的一致性。政治認知與政治行為的一致性,表現在利用表情包認知和使用的一致性上。政治表達的表情包化是建立在視覺符號介入政治領域的基礎之上,進而引起網民政治討論的熱情。政治參與的積極與固有的認知模式相關聯,表情包為網民的認知提供圖像化認同。網民的認知模式受教育水平、價值觀、行為習慣影響,表情包的“政治萌化”驅動網民頭腦中的固有認知。認知與行為的一致需要警惕表情包的無限復制、惡搞行為。網民要對自身行為進行約束,理性判斷自我認知與行為之間的關系,強化個人認知能力和行為能力,避免使用表情包導致政治萌化的極端化傾向。

  表情包使用明確個人情感表達中的非理智因素。表情包傳播中夾雜非理智的情感表達,政治態度隨著事件的演變會轉向消極的情感。表情包的消極情感體現出網民在政治語境下負面的政治態度,在群體感染作用下消極情緒阻礙網民的正常交流。因此,我們應正確對待表情包傳播中出現的消極情感導致的非理智行為,從而避免非理智行為下產生的偏激情感。

  第三,防止產生不良的路徑依賴。

  路徑依賴包括“好”的路徑依賴和“壞”的路徑依賴。我們要不斷形成和強化“好”的路徑依賴,防止“壞”的路徑依賴的產生和擠占“好”的路徑依賴的空間。“好”的路徑依賴是有利于表情包政治萌化帶來良好的政治生態的依賴,“壞”的路徑依賴是在表情包政治萌化過程中不斷惡搞的不利于良好的政治生態形成的路徑依賴。表情包的易傳播性推動“好”的路徑成為共識,一旦對表情包缺失基本的語境判斷,“好”的路徑被“壞”的路徑代替。表情包要在一定的使用準則下進行選擇,對不同語境下表情包產生的實際意義作出判斷。我們要對習以為常的觀念和重復性的表情包操作行為持有懷疑和謹慎的態度,避免產生“壞”的慣性思維。

  第四,提高表情包使用者的政治素養。

  表情包使用者的政治素養包括基本的政治常識、政治倫理和政治道德。政治素養的好壞,部分取決于網民利用表情包的精準到位。也就是說,網民利用表情包的萌化政治態度,要具有包容和寬容的心態,具有平等對待他人利用表情包的視野與格局。網民的政治素養需要在表情包治理措施下不斷強化,在不壓抑話語權表達的同時,有效避免非理性的政治表達。

  (二)網絡規制調適路徑

  制度決定人的思維方式和行為模式。制度也決定表情包使用者、利用表情包傳播者的思維方式和行為模式。加強對表情包制造與傳播的制度約束、規則建設和環境建設,顯得尤為重要。

  第一,制度約束和制約表情包的制造利用。

  萌化的政治不加約束便會走向娛樂化,甚至違背道德倫理。加強表情包的制造和使用包括加強對政治人物尊嚴、政治權威、政治權力、政治隱私的表情包方面的具體制度建設和法治權利制度建設。加強制度建設,不僅要加強宏觀制度建設,而且要加強具體制度建設,《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就是針對網絡的具體制度建設。就與表情包相關性而言,包括六條制度規定。第四條規定,“網絡信息內容生產者應當遵守法律法規,遵循公序良俗,不得損害國家利益、公共利益和他人合法權益”。第八條規定,“網絡信息內容服務平臺應當履行信息內容管理主體責任,加強本平臺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培育積極健康、向上向善的網絡文化”。第九條規定,“網絡信息內容服務平臺應當建立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機制,制定本平臺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細則,健全用戶注冊、賬號管理、信息發布審核、跟帖評論審核、版面頁面生態管理、實時巡查、應急處置和網絡謠言、黑色產業鏈信息處置等制度”。第二十一條規定,“網絡信息內容服務使用者和網絡信息內容生產者、網絡信息內容服務平臺不得利用網絡和相關信息技術實施侮辱、誹謗、威脅、散布謠言以及侵犯他人隱私等違法行為,損害他人合法權益”。第二十五條規定,“網絡信息內容服務使用者和網絡信息內容生產者、網絡信息內容服務平臺不得利用黨旗、黨徽、國旗、國徽、國歌等代表黨和國家形象的標識及內容,或者借國家重大活動、重大紀念日和國家機關及其工作人員名義等,違法違規開展網絡商業營銷活動”。第四十條規定,“違反本規定,給他人造成損害的,依法承擔民事責任;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尚不構成犯罪的,由有關主管部門依照有關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予以處罰”[18]。這些具體制度規定盡管對表情包沒有專門的規定,但對表情包的制造、使用、傳播同樣適用。

  第二,加強表情包的規則建設。

  表情包的規則建設包括對表情包使用的規則和表情包傳播的規則。網民在使用表情包的過程中需要在一定的規則框架下進行,特別是在對部分政治人物、政治事件的表情包化時,要對這些表情包進行使用規則的約束和限制。表情包在傳播過程中也需要制定相關規則,體現在對政治語境與表情包之間是否具備適配性規則,能夠利用表情包表達與語境相關的內容,避免表情包傳播過程中造成對相關事件、人物的攻擊。

  第三,加強表情包的環境建設。

  “主旋律”的政治表達和萌文化之間形成的政治語境是一種環境建設。政治表達的萌化意味著在構建政治語境過程中需要平衡好政治與萌化的關系,避免因過度萌化造成政治表達的低俗化。網民在對表情包進行選擇時,需要明確個人所處的政治環境與表情包之間的緊密聯系。當表情包傳播出現使用泛濫時,相關政府和部門需要強化表情包的環境建設,通過《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來營造良好的政治生態。

  費爾巴哈在十九世紀就認為,人是具有景觀化特性的動物,“偏愛圖像而不信實物,偏愛復制本而忽視原稿,偏愛表現而不顧現實,喜歡表象甚于存在”[19](P20),表情包作為一種圖像儼然成為政治景觀的一部分。在網絡技術充分發展的今天,這種現象尤為突出。表情包一方面強化政治生態建設,使政治生活大眾化和娛樂化,使抽象的政治變為具體的政治,提高了網民參與政治的積極性;另一方面在某種意義上破壞了政治生態的建設,政治萌化的態勢弱化了政治語言的理性溝通和交流,降低了人們的政治思維和政治認知,并使政治語言沙漠化和貧困化。加強表情包萌化的政治引導,對表情包進行制度規則規制,顯得十分迫切和必要。

  參考文獻

  [1]楊嫚.網絡表情包的亞文化風格構建:從自我表達到公共空間[J].西安交通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7,(5).
  [2]屈濟榮,李異平.作為“圖像行為”的表情包:符號、修辭與話語[J].編輯之友,2018,(1).
  [3]彭蘭.表情包:密碼、標簽與面具[J].西安交通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9,(1).
  [4]馬川,孫妞.從“政治萌化”到“反政治萌化”:當代青年政治主體性的建構、再構與重構[J].中國青年研究,2020,(6).
  [5]吳志遠.圖像“武器”:“表情包”的話語與意蘊[J].新聞界,2018,(3).
  [6][法]讓·鮑得里亞.消費社會[M].南京:南京大學出版社,2008.
  [7]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毛澤東著作專題摘編(下)[M].北京:中共中央文獻出版社,2003.
  [8]俞可平.權力與權威:新的解釋[J].中國人民大學學報,2016,(3).
  [9][法]吉爾·德勒茲.?·褶子[M].長沙:湖南文藝出版社,2001.
  [10][英]曼紐爾·卡斯特.認同的力量[M].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6.
  [11][英]以賽亞·柏林.自由論[M].南京:譯林出版社,2011.
  [12][法]讓-雅克·盧梭.社會契約論[M].北京:作家出版社,2016.
  [13][美]喬治·萊考夫,馬克·約翰遜.我們賴以生存的隱喻[M].杭州:浙江大學出版社,2015.
  [14][蘇]巴赫金.巴赫金全集(第五卷)[M].石家莊:河北教育出版社,1998.
  [15][美]馬爾庫塞.單向度的人[M].上海:譯文出版社,1989.
  [16]劉迎新.論政治話語通俗化修辭傳播[J].社會科學戰線,2016,(9).
  [17][法]加布里埃爾·塔爾德.模仿律[M].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8.
  [18] 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全文[DB/OL][2020-12-20].http://media.people.com.cn.cslg.naihes.cn/n1/2019/1220/c40606-31516139.html.
  [19][德]費爾巴哈.基督教的本質[M].北京:商務印書館,1984.

作者單位:西北政法大學新聞傳播學院
原文出處:]張愛軍,侯瑞婷.表情包傳播的“政治萌化”及其調適[J].中共天津市委黨校學報,2021,23(01):28-36.
相關標簽: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北京麻将游戏 46二肖中特 澳洲幸运5定位走势 今天宁夏11选5开奖结果 七乐彩走势图幸运之门彩票网 广东快乐10分加奖 莱特币官网下载 3d中奖规则 藏宝图猜一生肖 浙江体彩20选5中3个号 秒速飞艇计划群 快乐十分胆拖玩法图片 千炮彩金捕鱼下载最新版 斗地主达人 bg娱乐棋牌游戏下载 黑龙江36选7今日开奖结果 陕西快乐十分中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