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教育論文 > 教育學論文

夸美紐斯自然教育人學理念的特色與影響因素

來源:武漢科技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 作者:劉黎明
發布于:2021-02-08 共16634字

  摘    要: 夸美紐斯是著名教育改革家和教育思想家,他建構的自然教育人學思想豐富而系統,包括多個維度。在自然教育人學的內涵上,他理解的自然教育人學是指探討自然教育與人性和人的本質關系、回答如何促進人的發展的學問,具體包括兩個層面:教育與人的生成和教育與兒童的自然本性的發展。在自然教育人學的目的上,他強調教育為來世的生活做預備,培養兒童博學、德行和虔信三種品質,培養人的天賦才能。在自然教育人學的路徑上,他提出了自然教育、感覺教育、主體性教育、愉快教育的路徑。他的自然教育人學思想具有自然主義、人文主義、感覺主義、快樂主義的特色,對后世的教育家的自然教育人學思想的建構產生了持久而深刻的影響。

  關鍵詞: 夸美紐斯; 自然教育; 人學思想; 教育人學; 教育與人; 自然本性;

  夸美紐斯是著名教育改革家和教育思想家。理論界對他的自然適應性原則、教學理論、普及教育、班級授課制、學前教育等教育思想給予了較多關注,而對他的自然教育人學思想關注較少。事實上,夸美紐斯有豐富的教育人學思想,它在夸美紐斯的自然教育思想中處于核心地位。我國教育界在21世紀的一個重要教育使命就是建設教育人學學科,這需要大量的中外教育人學思想資源作支撐。研究夸美紐斯的自然教育人學思想,不僅能為批判現行教育中“無人”現象提供新的理論依據,而且能為中國教育人學學科的建設提供思想見解和思想資源。本文擬從自然教育人學的內涵、目的、路徑、特色等方面系統地論述夸美紐斯的自然教育人學思想。

  一、夸美紐斯自然教育人學思想的基本理念

  (一)自然教育人學的內涵

  在夸美紐斯的視野中,自然教育人學是指探討自然教育與人性和人的本質關系、回答如何促進人的發展的學問。具體地說,它包括兩個層面:教育與人的生成和教育與兒童的自然本性的發展。
 

夸美紐斯自然教育人學理念的特色與影響因素
 

  1.教育與人的生成

  夸美紐斯分析了教育與人的生成的關系,強調每個人的生成都離不開教育,都有受教育的必要性。首先,教育能夠促進人的“種子”由潛能變為現實。因為知識、德行和虔信的種子是與生俱來的,但它們不是現實的知識、德行和虔信。它們由潛能變為現實,依賴于祈禱,依賴于行動,更依賴于教育。因為人要成為一個人的前提是受過恰當教育,唯有如此,人才能成為社會所需要的人。其次,教育對于每個人都是必需的,無論是愚蠢的人還是聰明的人,都必須受教育。前者可以通過教育擺脫本性中的愚蠢,后者可以通過教育擺脫“無用的,稀奇的,有害的事情”,使活潑的心理得到健康的發展。

  2.教育與兒童的自然本性的發展

  在夸美紐斯的視野中,兒童的自然本性是教育的立足點,也是教育的中心和基礎。兒童的自然本性蘊含著兒童的“小宇宙”,兒童的心靈是思想的工場,指向如下幾方面:①兒童是理性的動物;②兒童是一切造物的主宰;③成為造物主的形象和愛物。他還堅信兒童生來就是有渴求知識和美德的不可遏制的意向,需要給予滿足和培養。在這里,兒童的自然既是一個現實的概念,也是一個理想的概念,前者要考慮兒童與生俱來的那些東西,后者要考慮兒童潛在能力生來就具有的傾向,這是任何一種自然教育的基本理念和基本要求。在夸美紐斯那里,兒童的自然本性具有至上性,教育教學只有適應和遵循它,才能獲得成功。作為自然的仆人而不是自然的主人,教師的使命不是改變,而是培植。所以,假如要使學生的智力不受到抑制,那么,教學就不能違背學生的意志,強迫他們去學習任何學科,尤其是不能學習與學生天性不相契合的學科。

  當然,夸美紐斯視野中的“自然”,還有一層內涵是指向外在事物的“秩序”。他論證了這種秩序的重要性,他認為,秩序就是事物的靈魂。只要事物保持它的秩序,它就可以保持它的地位和力量,否則它就會傾跌和顛覆,難以保持它的秩序。改良學校的基礎和教導嚴謹的秩序都應該以自然為借鑒,因此,教學應模仿自然,遵循大自然的規律和法則。不過他的自然適應原則這一層內涵是服務于第一層內涵即教育適應兒童的自然本性,是為后者尋找可靠的依據。他的受自然適應性原則影響的教學理念、教學原則和方法,不是類推自然的結果,而是他對自己和前人教學經驗的理論升華的結果。事實上,“人的自然”的觀點構成了夸美紐斯自然教育思想的基礎和中心思想,而外部的自然秩序僅僅是他的自然教育思想的陪襯,后者服務于前者。

  (二)自然教育人學的目的

  1.教育為來世的生活做預備

  夸美紐斯在《大教學論》中反復強調,教育的目的是為來世的生活做預備。這首先是因為人與生俱來的目的,是要成為人,其特征具有理性,能夠主宰萬物,還要成為造物主的形象。與此相適應,人應該達到一種境界,即在獲得學問、德行與虔信基礎上,能夠利用此生,預備來生的各種有用的事情。其次,追求光榮和幸福,構成了人生的終極目標。因為理性是人與其他一切生物相區別之處,正是它注定了人會有更高的目標——與上帝同等光榮和幸福。這種“幸福”不是軀體的快樂,而是人的精神和靈魂所擁有的快樂。這是從我們身外的事物產生的,或者從我們的本身中產生的,抑或是從上帝那兒生出來的。

  2.培養兒童博學、德行和虔信三種品質

  夸美紐斯視野中的教育目的不僅僅指向“永生”和“上帝”,而且還指向現實,讓兒童擁有博學、德行和虔信三種品質。它涵蓋了人類的一切優點,奠定了今生與來世的基礎。所謂博學,就是要通曉各種事物、藝術和語言,獲得廣博的、泛智的知識;所謂德性,就是指我們不僅具有良好外表的禮儀,而且還要使我們的內外動作的整個傾向協調一致;所謂虔信,就是我們要皈依最高的上帝,并對它有一種內心的崇拜。無論是從人的心靈的本體看,還是從人的與生俱來的目的看,學問、德行和虔信對于所有人都是同等重要的。我們的對學問、德行和虔信的追求,也就意味著我們行進在達到終極目標的途中。

  3.培養人的天賦才能

  夸美紐斯在他的著作《論天賦才能的培養》中,論述了培養人的天賦才能的教育目的必要性與可能性。就其必要性而言,人的天賦才能比世界的一切寶藏、一切榮譽更為重要,只有不斷完善天賦才能,才能使我們和上帝相媲美,所以人的最崇高的目標是完善天賦才能。盡管我們是上帝的縮影,具有上帝的形象,然而,我們又不同于上帝,畢竟是具有人性的人。“人的意義在于改良農田、菜園、葡萄園和改進某種藝術。此外,還改善自己的身體,而人的意義也可以說是在完善自己的靈魂或者自己的天賦才能”[1]365。在這里,他特別強調精神教育的意義,認為如果缺乏精神的教育,就可能會導致學生的精神貧乏和心靈的空虛,甚至心地骯臟。所以他強調,學校的目的就是通過教育,使學生的天性得到完善,主宰萬物;使人的使命與人的天性相契合;使學生能按照自己的理智,過一種理智、平靜而得體的生活。

  (三)人的生成:自然教育人學的路徑

  1.自然教育:彰顯人的自然本性

  自然教育是夸美紐斯自然教育人學路徑中最具活力、最有特色的路徑,它彰顯的是人的自然本性的發展。它通常被稱為“適應自然的原則”,這一“自然”盡管包括自然界的法則和規律,但主要指向人的自然本性及其內在的“秩序”。自然教育的第一層涵義是指教育應遵循兒童的自然本性及能力發展的“次第”。用夸美紐斯的話來說,就是任何教育的事情都要跟隨自然的后塵,以自然為領導,觀察學生能力發展的次第,使我們的教學方法與這種順序的原則相適應,這是“我們的格言”。何謂人的“自然”?夸美紐斯在《大教學論》第四至十七章作了詳細的論證。他指出人的“自然”在于:人是有理性的動物,能夠主宰一切創造物,是造物主的形象和他的快樂。他確信人與生俱來就有強烈的渴望求知和美德的愿望和意向,也有從事勞動的能力和愿望。教育者應研究人生來就具備的愿望和意向,創造環境和條件,去培養這些愿望、意向和能力,促進人的自然本性的完善和發展。就人的認知能力而言,人是小宇宙,具有自幼獲得一切事物的知識的能力。

  應該指出的是,夸美紐斯思想中的人的自然這一概念蘊含著多種維度,其中既有人的精神特性,也有人的身體特性。在他看來,人體是精神的容器,身體(精神的容器)的健康狀態決定了健全的精神?涿兰~斯對人的自然的論述,“包含著全新的極有益的近代的思想,奠定了對人進行科學研究的基礎,這種思想對教育學所以有益,特別是因為對人的自然進行了科學研究,同時也就產生影響人的科學體系,來精確地、合理地調節對人的影響,來獲得這些影響的必然合乎規律的后果。這就是夸美紐斯為什么屢次提出對人所施的教育影響不能失敗這個問題的緣故”[2]192。

  適應自然原則的核心是:教育必須與人的自然本性相適應和相契合,這既是循序漸進教學、主體性教學的基礎,同時也是愉快教育的基礎。據此,夸美紐斯提出了一系列教育教學的自然信條,例如,如果教學能夠按照學生的年齡與心理的力量實施,教育過程步隨自然的后塵就會變得容易;先學的要為后學的奠定基礎;一切學科的排列,必須與學生的年齡相適合,不能超出學生所能理解的范圍;教學應因材施教、因“類”施教。

  2.感覺教育:彰顯兒童的感性和理性

  在西方教育思想史上,夸美紐斯首次對感覺教育作了系統的論述。當時的學校往往忽視了感覺教育,讓學生學習他們并不清楚的事物,導致他們感覺的是不正確的印象,“教與學便都成了繁重的負擔,效果不大”[1]87-88。為了扭轉這種局面,他極力倡導感官教育,理由是:第一,知識和智慧的開端永遠是來自于感官,在于知覺事物的本身,而不是僅僅在于學習事物的名目。“感官是知識的首要的,永恒的向導”,“我們的首要的,永恒的責任就是運用感官”[3]317。第二,感官比其他一切事物更能證明科學的真實性與準確性。“因為萬物自己直接印在感官上面,而印在悟性上面則是間接的,是通過感官的”[4]142。如果要使學生獲得一種真正的可靠的知識,我們就務必通過實際觀察和感官知覺去呈現萬物,去獲得事物。

  夸美紐斯強調感性教育的重要性并不意味著他忽視理性發展的意義,恰恰相反,他非常重視兩者的協同配合。“因為我們的心靈是不斷活動著的,像一塊不斷研磨的磨石一樣,它由它的仆人及外感官替它從各個方面去供給原料。但是主要的監視者——理性,如果不去不斷監視,他便會得到沒有價值的原料,如同谷糠、稻草和沙石之類,而不是米和麥”[4]140-141,因此感性與理性是密切關聯的。感官、理智和交流這三種因素都是與生俱來學習任何事物的手段,它們共同參與了學生學習事物的過程:“通過感官我們領悟呈現在眼前的東西。通過理智,我們通過眼前的征象去推知沒有向感官呈現的東西。通過交流,我們通過別人的陳述知道遙遠的東西”[3]306。就它們順序而言,先有感覺后有理性。只要教師下功夫訓練學生的感覺,使他們正確地感知萬物之間存在的差別,就可以為智能的發掘以及優美的、智慧的語言能力的形成和理性的生活行為的塑造奠定堅實的基礎。

  3.主體性教育:彰顯兒童的自動和自主性

  夸美紐斯主體性教育的目的在于,彰顯兒童的自動和自主性,實現兒童的主體性發展。他是依靠他的“內發論”的發展觀來論述主體性教育的。他用種子依靠自身的力量成為花朵和果實的例子,類比人的發展和教育的力量來自于內部,而非外部。他說:“因為種子如果種在地下,它便會向下生出根芽,向上長出嫩枝,嫩枝憑借他們天生的力量,日后便可長成枝柯與樹葉,垂青綠蔭,點綴著花兒和果實。”[4]15同理,人的成長和發展取決于人的內部因素,尤其是理性。在這個意義上,學生愿聽從自己理性的領導,能夠主宰自己的學習行為,并成為自己學習行為的主人,不僅要學習別人的思想,還要對事物的根源“親自鉆研”,形成自己主動思考的習慣。盡管知識、道德和虔信的種子是天生在我們身上,但人不是一塊任人隨心所欲雕刻的木頭,它是一個“活”的個體,能不斷地形塑著自己的形象[5]76。

  總之,基于人的發展和教育的力量來自于人的“內部”的思想,夸美紐斯強調教育教學應發揮學生的主觀能動作用,彰顯學生的主體性。

  (1)鼓勵學生“自己”去看、聽、摸、嗅、嘗,去獲得一切知識,發展自己的心靈。

  夸美紐斯對當時的學校教育漠視學生主體性的做法提出了批評,指出學校沒有耐心去開發潛伏在學生身上的知識源泉,而是教學生用別人的眼睛去看,用別人的思想使自己變聰明。要改變這種狀況,使自己變聰明,主要靠自己的力量領悟一切,奮力前進。

  (2)激發學生的求知欲和興趣。

  夸美紐斯反對強迫教學,倡導興趣教學,以激勵學生的主體性。對兒童而言,教師不能強迫他“靜聽”,否則會扼殺兒童的興趣,因為“強迫的教學是失敗的開端。每個兒童都可以被激勵著學習,如果他對學習感興趣的話。所有兒童都想學習,這是內在的天然條件”[6]。他主張實施興趣教學,用一切可能的方式激發學生的求知欲與求學的欲望。教師的教學是溫和的、循循善誘的、合乎學生的年齡和特點,合乎學生的口味,用對話互動的方式,誘導學生爭相回答問題,務使一切教學與學生的趣味相契合,這樣就能使教學長久地引起學生的興趣。

  (3)力求用美好的事物吸引學生。

  在夸美紐斯看來,人心所固有的天性就是對美好事物的愛好。給兒童“嘗一嘗美好的事物,你就會看到他多么快速地被吸引住,因為追求任何一種善乃出自天性。使他體會到困難不是不可克服的,他就會立即著手工作,因為渴望主動和力求精通是人心的特性”[3]297。教師對所教的功課,如果能向學生證明它的“美好、有用、快意”,你就能引發學生對功課的興趣和真正愛好。

  4.愉快教育:讓兒童在愉快的氛圍中學習

  愉快教育發端于夸美紐斯,是他揭開了系統探索愉快教育的序幕,他主要是從愉快教育的內涵、目的、路徑等方面展開愉快教育的論述。

  愉快教育是一種使教師的教與學生的學都感到快樂和充滿樂趣的活動。這是自然教育導致的,因為“教與學行動本來是件自然的、令人向往的愜意的樂事。自然的事情無需強制。水從山上往低處流無需任何力量。每個生物很容易地在其本性喜歡的方向上發展”[5]76。對于教師而言,愉快是必不可少的,因為它可以使教學的禍患——厭煩和憎惡得到防止和阻隔,還能使心理得到刺激,對功課的興趣得到保持。因此,讓教學充滿樂趣,就構成了教師教得好的標準和意蘊。對學生而言,他們因此可以體驗到教學的愉悅,如同做游戲和娛樂一樣快樂?傊,愉快應是教師的教和學生的學的題中應有之義。

  愉快教育的目的在于,讓學生身心愉悅,體驗到智慧之樂?涿兰~斯認為,掌握學問和智慧,是無比快樂的事情。智慧之樂是從事物的本身所生的快樂,是明智的人在思考問題、思辨事物時體驗到的快樂。因為“與智慧言談是沒有苦楚的;同它相處沒有憂慮,只有歡喜與快樂”,“人生沒有比尋得智慧更快樂的事”[4]42-43,因為明智的人“無論是在什么地方,無論看見什么東西,無論想到什么事情,到處都可以發現一種吸引的力,早早使它忘卻自己,與它們化為一體”[4]42,因而,尋求智慧的過程也是體驗快樂的過程。學校“就其本身和它的性質而言要表明教與學的活動是令人向往的和愉快的一種純粹的消遣和心智的愛好”[1]22,具體到教學中,就是要尋求一種使教師因此可以少教而學生可以多學的教學方法,學校因此也可以成為閑暇、快樂和堅實的進步的場所?涿兰~斯建構的《大教學論》的旨趣在于,它既是一種把一切事物教給一切人們的全部藝術,也是一種讓教師和學生都能體驗到最大愉快的藝術?梢,讓教師和學生得到最大快樂,就是《大教學論》的旨趣,也是教學所追求的目標?涿兰~斯提出了以下愉快教育的途徑:

  (1)以自然的教學方法吸引學生。

  自然的教學與兒童的快樂息息相關,它能避免強迫教學,使兒童的身心發展不受阻礙,體驗到教學的樂趣。愉快地進步的基礎,就是把自然傾向視為本性的需求,因為喜愛自由和自發性,是人的天性。因此,自然的教學不希望被拉、被推或被驅策,而是希望得到順其自然的引導。“這就是那些壞脾氣的、作威作福的、慣于鞭打學生的教師是人性的敵人的緣故。這些教師天生地具有阻礙并毀滅天然能力而不是鼓舞和發展它們的天賦,那些僅僅靠乏味的教訓進行教學,甚至不能使學生充分轉變以激勵他們,而是以令人厭惡、嫌棄的東西塞滿他們的頭腦”[3]356?涿兰~斯要求教師知道如何防止學生出現厭惡情緒,如何激發學生的興趣,如何鼓勵學生的熱情。教師應以父親般的仁慈執行和完成全部教學任務,決不能發脾氣。這樣就能用愛去贏得愛,增強學生的自信心,使學生感到他是被愛的。這種對人對事充滿情感的教學能使學生愉悅,而且成為學生勤奮努力、奮發向上的動力。而這一切是教師從人性的特點中學會的,因為人的高興與不悅是人性的特點自然地顯露出來的,而不是強制教學的結果。

  (2)讓學生在游戲和娛樂中體驗到快樂。

  兒童非常喜歡游戲和娛樂,這是人性顯露的特色,因為人的天性是喜愛自由的,自由本身蘊含著快樂。每一種游戲都或多或少是自由的運用,因而能展現人的快樂。再者,一切游戲都具有社會性、競爭性特色,也可以彰顯快樂,因為人性以競爭為樂事。因此,教師應多讓學生參加游戲和娛樂,讓學生體驗到快樂,要參與滾鐵環、玩球、跑步、跳高等游戲或運動,活躍身體,給學生以樂趣,使他玩得有意義,從而令他精神倍爽。還可以組織學生多做戰爭的、政治的游戲,扮演不同的角色,如在戰爭游戲中扮演大將、將軍、隊長或旗手;在政治游戲中扮演領事、議員、律師或官吏。這能使學生的學習如同整天玩球一樣快樂,這樣能使學校首次成為讓學生體驗實際生活的場所。

  (3)通過編寫有趣的教科書引發學生的快樂。

  夸美紐斯提出教材的編寫要遵循興趣和快樂的原則,即所有的書都應編寫得使教師和學生都體驗到快樂,如同在迷人的花園里得到的快樂一般。他的《世界圖解》就是一部圖文并茂且用直觀性原則和興趣快樂原則寫就的兒童教科書。它能給愉快教學帶來兩點好處:第一,能激發孩子們的興趣,免除他們在校學習的痛苦,嘗到其中的樂趣。孩子們(幾乎從做嬰兒起)是喜愛圖畫、愿意觀察圖畫的。把那些讓孩子們望而生畏的東西從智慧園地驅逐掉,是一種最有益的工作。第二,能吸引學生的注意力,并使之集中到一個個事物上,變得愈加敏銳。

  二、夸美紐斯自然教育人學思想的特色

  (一)自然主義

  盡管夸美紐斯吸收亞里士多德和人文主義教育家的自然教育思想的合理內核,但他對前輩的超越之處在于,他進一步把人文主義與自然教育思想結合,系統地闡釋了人文主義化的自然教育思想。

  首先,為了尋找教育活動對人的發展影響的合理依據,他把人置于自然界進行考察。他認為,人是自然界的一部分,理應服從自然界的法則和規律。他“接受了一個最進步的方法論思潮:運用自然規律不僅為了服從自然,而且為了改造自然,到夸美紐斯的時代,表現出當時人們在機械技術方面的令人驚奇的發明才能,夸美紐斯就把這方面的人類活動拿來作為教育活動的榜樣。因此,夸美紐斯在闡述某一論題當中,在自己所有教育活動的過程當中,往往引用機械技術方面的例證,他引用這些例證是為了證明他的根本思想——在自然當中為教育活動尋找根據——的真實性。”[2]194他把人置于自然之中考察,也不無道理。從人的自然屬性來看,自然存在是人的本真存在,人本身就是自然的產物,離開了自然人就無法生存。自然為人自身提供了每一個構成要素,人來自自然,又依賴于自然。盡管作為自然的存在物,人是能動的,但人永遠無法脫離自然而存在。人的自然存在及其維度構成了人之為人的基礎。自然的規律和人的教育活動的規律有相似的地方,恰當的類比有助于增強人的教育活動、教育原則的可靠性和真實性!洞蠼虒W論》中的幾乎所有教學原則都遵循著“法則——模仿——偏差——糾正”的論證框架,都獲得強有力的論證效果。不可否認,自然的法則的類比為《大教學論》的構建提供了可靠的證明。盡管《大教學論》中的原理原則是他對前人和自己的教育教學經驗的總結,不是自然法則推演的結果,但自然法則的作用功不可沒,離開了這些自然法則的類比也就沒有夸美紐斯《大教學論》現在的面貌。

  其次,教育還遵循人的自然本性。這是自然教育的核心,也是所有教育原理和原則的旨趣?涿兰~斯思想中的人的自然這一概念是涉及很多方面的。這個概念涵蓋了人的精神特性和人的身體特性,身體(精神的容器)的健康狀態決定了精神的健全。“他不僅把外部感覺器官放在人體的生理部分,而且把人的理智、意志和情感放在人體的生理部分:外部感官、腦、心一直到理智的各種功能在腦的各個部分的分配”[2]191。他的教育教學原理和原則,就是為了促進學生的身心全面發展服務的,有的是為了發展學生的智慧,有的是為了發展學生的德行,有的是為了發展學生的虔敬,還有的是為了發展學生的感性或理性或精神的,人的全面發展成了教育原理和原則的出發點和歸宿。“在夸美紐斯關于人的自然的這樣一種觀念當中,包含著全新的而且極有益的近代的思想,奠定了對人進行科學研究的基礎,這種思想對于教育學所以有益,特別是因為對人的自然進行了科學研究,同時也就產生影響人的科學體系,來精確地、合理地調節對人的影響,來獲得這些影響的必然合乎規律的后果。這就是夸美紐斯為什么屢次提出對人所施的教育影響不能失敗這個問題的緣故”[2]192。他的突出貢獻在于進一步加強了文藝復興以來人文主義和自然主義傾向的結合,賦予了教育自然適應性原則以明確而新穎的內涵,并從理論和實踐上推動教育自然適應性原則的發展。盡管教育適應性原則并非始于夸美紐斯,但他是系統論證教育自然適應性原則的第一人。正是他把人文主義與自然主義的結合得以強化,揭開了人文主義化的自然教育人學思想的序幕,影響了盧梭、裴斯泰洛齊等教育家對自然教育人學思想的建構。

  (二)人文主義

  夸美紐斯自然教育人學思想的人文主義特色,是對文藝復興時期人文主義教育家的人文主義思想的繼承和闡揚,但又與人文主義教育家的人文主義教育思想存在著明顯的差異,其發展之處在于:①在自然教育人學的理論基礎——人學思想上,夸美紐斯的人學思想更加豐富而系統。它包括人是上帝的形象;人是人世間最崇高、最美好、最完善的造物;人的本質是理性與感性的統一;人心是“種子”“蠟”“白板”;人的和諧發展;人的自然本性的發展等內容。這些人學思想具有寬廣的視野和理論深度,是對人文主義教育家的人文主義思想的繼承和超越。人文主義教育家的人文主義思想盡管涉及夸美紐斯人學思想的一部分內容,但沒有后者豐富和系統。②在自然教育人學的內涵、目的、路徑上,夸美紐斯的自然教育人學思想都具有豐富的人本主義意蘊,體現了以人為本的教育情懷。在自然教育人學的內涵上,夸美紐斯首先論述了教育與人的生成,強調了教育對人的建構作用,這體現在教育能把人的智慧、德行、虔信的“種子”變為現實的“果實”,促進智慧、德行的全面發展。其次,教育與人的自然本性發展關系內涵的闡釋,強調教育要以兒童的自然本性為中心和出發點。教師的使命不是改變人的自然本性,而是培植人的自然本性,這無疑體現了夸美紐斯對兒童自然本性發展的關愛。在自然教育人學的目的上, 除了繼承文藝復興時期人文主義教育家的宗教和世俗目的外,還關注兒童的智慧、德行和虔信的發展,并對之進行了系統的闡釋,這一闡釋彰顯了兒童的身心的全面發展。盡管他的教育目的蘊涵著宗教信仰的內容,但它是以幸福和快樂為基礎的,因為他相信“人是造物中最崇高、最完善、最美好的”[4]1,人的身心無論是身體還是心理上,都應是和諧發展的,這體現了夸美紐斯教育目的的人文主義色彩。在自然教育人學的路徑上,夸美紐斯所論及的自然教育、感覺教育、主體性教育、愉快教育,旨在實現人文主義教育目的,促進人的身心的和諧發展。自然教育的旨趣是彰顯兒童的自然本性;感覺教育既強調了人的感性的發展,又強調了人的理性的發展;主體性教育旨在彰顯兒童自主自動的精神;愉快教育旨在為兒童的身心發展營造一種快樂的環境和愉快的氛圍。由此可見,夸美紐斯對自然教育人學路徑的論述,同樣蘊含著以人為本的人文主義精神。

  (三)感覺主義

  在夸美紐斯的視野中,人的本質是感性與理性的統一,因為感性是和理性結合在一起發揮作用的。“存在心靈中的事情沒有不先存在感覺中的,所以智性所用的一切思想材料全是從感覺得來的,它進行思想的方式叫做‘內在感覺’”[4]71。這并不意味著夸美紐斯忽視理性的作用,他強調理性是“真正的人”的構成部分。智性、意志和記憶是人的心靈的三大要素,智性的本分就是對事物之間的區別和細節加以觀察,意志是選擇對人有用的事物而拒絕無用的事物,記憶就是保存智性和意志所影響的一切事物。由此看來,人的認識活動既離不開感性,也離不開理性,兩者是結合發揮作用的。它們的發展植根于感覺教育,感覺教育要承擔兩大任務:一是發展人的感覺和感性能力,這是感覺教育的首要任務。因為他認識到知識和智慧的開端永遠來自感覺,感覺比其他一切事物更能證明科學的真實性,因而,他對感覺教育的重要性和路徑作了系統的論述。盡管在他之前,培根、拉伯雷等人文主義教育家對感覺教育作了一定的論述,但他們的論述都沒有夸美紐斯論述的感覺教育深刻和系統。尤其重要的是,夸美紐斯還重視理性的認識功能,強調如果沒有理性的監視作用,我們的心靈難以獲得有價值的原料。感覺、理智和交流在學生的認識事物過程中是協同發揮作用的,由此決定了感覺教育的第二大任務是發展人的理性。這需要教師下苦功去訓練學生的感覺,使他們正確地感知事物之間存在的差別,從而奠定學生理性發展、智能發掘的堅實基礎。

  總之,在西方感覺教育思想的發展上,盡管夸美紐斯不是感覺教育思想的首先提出者,但他是系統闡釋感覺教育的第一人,他的貢獻在于:首先,系統地闡釋了感覺教育思想,提出了教學的“金科玉律”——直觀教學,極大地推動了感覺教育思想的發展;其次,重視人的感性和理性的發展,這是夸美紐斯感覺教育思想的重大貢獻。以往的研究認為,夸美紐斯的感覺教育只重視感性,忽視理性,這是站不住腳的。上述論述表明,人的感性和理性是協同參與人的認識事物的過程,脫離了理性的作用,人就不可能獲得有價值的知識。人要探究萬物,知曉萬物的性質,必須要有理性的參與。感覺教育服務于“一個真正的人”——一個理性的動物——的培養和塑造。這種在感覺教育中把感性與理性統一起來論述,是夸美紐斯感覺教育的一大亮點,它突破了以往自然教育家的感覺教育不重視理性作用的局限性。

  (四)快樂主義

  快樂主義是夸美紐斯自然教育人學的重要特色。他對愉快教育的內涵、目的和路徑作了系統的闡釋,彰顯出自然教育人學的快樂意蘊,其目的是讓學生體驗到教學的快樂,在愉快的環境中使學生樂學、教師樂教,促進學生身心的健康發展。在愉快教育的內涵上,他把愉快教學定義為:使教師的教與學生的學都感到快樂和樂趣的活動,強調教師教得好的標準是教學充滿樂趣,學生學得好的標準是學習如同做游戲和娛樂一樣快樂。在愉快教育目的上,他強調讓學生身心愉悅,體驗到智慧之樂。他的《大教學論》的旨趣在于不讓教師感到煩惱,而是充滿快樂;讓學生不感到厭惡,體驗到最大的快樂。在愉快教育路徑上,他強調通過自然教學、感官教育、游戲教學等吸引學生,使學生樂學。從這里我們不難發現,夸美紐斯的自然教育人學充滿著愉快的意蘊,無論是愉快教育的內涵,還是愉快教育的目的,抑或是愉快教育的路徑,都力圖彰顯教學的快樂,為學生的身心和諧發展營造愉悅的氛圍。

  在西方快樂教育史上,夸美紐斯的愉快教育是一個里程碑。盡管愉快教育思想不是夸美紐斯首先提出來的,在他之前的維多里諾、伊拉斯謨、維夫斯、馬丁·路德、蒙田、彌爾頓的教育思想中,都涉及快樂教育思想,但他們的論述是零散的、片段的、不系統的?涿兰~斯是第一個系統地論述快樂教育的教育家,他的愉快教育思想彰顯了智慧之樂,為學生的身心愉悅發展提供了強有力的保障,同時體現了他對學生關愛的人文主義情懷?涿兰~斯以樂促教的愉快教學特色,對后世盧梭、斯賓塞的快樂教育思想的建構產生了深刻的影響。

  三、影響夸美紐斯自然教育人學思想形成的因素

  (一)17世紀自然科學的發展

  自然科學在17世紀獲得了長足的發展,無論是數學還是力學都獲得了巨大的成就。奠定17世紀自然科學發展的理論基礎的是英國的培根和法國的笛卡爾。培根作為現代實驗的真正始祖,他不僅提出了“知識就是力量”的口號,重視自然科學的價值,而且創立了歸納法,建構了唯物論的經驗論,要求研究者直接觀察和研究自然,這一思想奠定了近代自然科學存在和發展的理論基礎。笛卡爾作為唯物論的代表,提出了“我思故我在”的名言,鼓勵人們獨立思考、懷疑批判,對推動近代自然科學的發展,同樣起著基礎性的作用。在培根和笛卡爾等人的自然科學理論思想和哲學思想的推動下,17世紀自然科學獲得了輝煌成就,哥白尼提出了“日心說”,引發了天文學的革命;伽利略對自由落體定律的發現和證明以及牛頓萬有引力定律的提出,引發了物理學的發展,特別是力學的革命,在方法論上形成了以機械決定論為特征的自然科學方法論。自然科學的巨大發展,鼓舞人們深入認識自然和研究自然,運用自然法則來解決人類面對的各種問題,一時形成了以自然為師、從自然中獲取真理的熱潮。

  夸美紐斯深受自然科學發展的影響,力圖運用自然法則論證教育人學的原理,以增強教育原理的可行性。他認真研究了當時各種機械、技術的原理,并把教育人學原理與他們作類比,形成教育類比自然的模式:自然法則——模仿——偏差——糾正,企圖在自然界、生物界、機械與教育原理之間來尋找規律,獲得真理性認識的思想。“他還明確地表達了整體與部分,系統與要素,結構與功能,有序排列,最優結構,目標與反饋等一系列與現代控制論基本概念非常類似的思想。他的動機也許出于他的社會政治見解,或為適應自然的教育根本原理來找現實依據,但同時也證明,他畢竟接受了由培根代表的最進步的方法論的思潮,運用自然規律不僅為了服從自然,而是為了改造自然”[7]。他的教育類比自然的方法蘊含著”內發論”的思想,因為他說過:“在自然的一切作為里面,發展都是內發的。”[4]82這種”內發論”的思想意在彰顯兒童的主體性,發揮兒童在教育過程中的主體作用,使他們成為學習活動中的主人。這是極為寶貴的教育人學的思想,既是對亞里士多德“潛能說”的繼承,又對后世教育家盧梭、裴斯泰洛齊等人的”內發論”思想的構建產生了深刻的影響。

  (二)宗教改革的影響

  宗教神學對夸美紐斯的自然教育人學思想有重要的影響,它滲透在他的整個自然教育人學思想之中,構成了后者立論的基礎和前提。不理解他的宗教思想的影響,就難以把握其自然教育人學思想的實質!洞蠼虒W論》通篇都能看出它的濃濃的宗教色彩,體現在自然教育人學思想之中,就是把人性與神性結合、人道與神道結合、宗教性與世俗性相結合。

  首先,他的自然教育人學的功能與基督教的平等說密切相關;浇陶J為,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每個人都可以擁有智慧、德行和虔敬,它們是上帝賦予的。不過,它們是潛藏在人身上的“種子”,要使“種子”開花結果,必須通過教育。人只有受過恰當的教育,才能成為人,教育的作用在于引導青年男女“全都迅速地、徹底地懂得科學,純于德行,習于虔敬,這樣去學會現世與未來所需要的一切事項”[4]1。

  其次,他的教育目的觀是從上帝創世說引申出來的。在夸美紐斯看來,上帝創造了人和萬物,人是上帝的形象和愛物,因而人類的終極目標是“要與一切完善、光榮與幸福的極致的上帝相結合,要與上帝永遠同享最高的光榮與幸福”[4]3。為了完成這一人類的終極目標,人必須按照上帝的形象塑造自己,使自己與上帝的原型一樣完美。人的生成必須包含三個維度:①人應是有形造物中具有理性的動物,能夠熟悉萬物;②人是造物中的主宰,具有管束萬物和自己的能力;③人是造物主的形象和愛物,要使自己與萬物都歸于萬物之源的上帝。與此相適應,教育目的應是博學(包括一切事物、藝術和語文的知識)、德行(既包括外表的禮儀,也包括我們內外動作的整個傾向)、虔信(它可理解為一種內心的崇拜,使人心借此可以皈依最高的上帝)。這三種品質彰顯了人類的一切優點,“因為只有它們才是今生與來生的基礎”[4]11。由此可見,他的教育目的深受宗教觀念的影響,是從上帝創世說推導出來的。在教育人學的路徑上,他的普及教育深受其宗教思想的影響?涿兰~斯認為,上帝創造了人,人應該“適當地吸取了學問、德行與虔信之后,能夠有益地利用此生,并且好好地預備來生”[4]37,這必須通過學校教育才能達成。因此“不僅有錢有勢的人的子女應該進學校;而且一切城鎮鄉的男女兒童,不分貧富貴賤,同樣都應該進學校”[4]37。這是上帝賦予人的權利,因為“他對人毫無偏袒,所以如果我們允許一部分人的智性受到培植,而去排斥另外一部分人,我們不僅傷害了那些與我們自己具有同一天性的人,而且也傷害了上帝本身,因為上帝愿意被印有他自己的形象的一切人所認知,所喜愛,所贊美”[4]37。

  總之,夸美紐斯的教育人學思想的建構與宗教神學密切相關,后者是前者的立足點之一,這使得他的教育人學原理說有人道的因素,也有神道的因素,既有宗教性,也有世俗性,之所以如此,是與他的個人生活經歷密切相關。他出生在捷克“兄弟會”(宗教組織)成員的家庭里,是在兄弟會的資助下完成中等和高等教育的。在他就讀的德國那撒公國赫波恩學院里,他攻讀的是神學,并把他的神學思想滲透到他的教育人學思想之中。“夸美紐斯的宗教信仰與其教育理論之間的內在融通給我們最大的啟示在于,對于理論和實踐者來說,要想創建自己的教育理論,也需確立自己對人生、社會和世界的信仰,且只有在自己對人生、社會世界信仰的燭照下,才能照亮、穿透教育的表層,洞察、把握教育的本真存在,才能使自己的言行因信仰的引領而堅定、執著和恒久”[8]。

  (三)亞里士多德和人文主義教育家的自然教育人學思想的影響

  自然主義教育人學思想發端于古希臘的亞里士多德,他在繼承蘇格拉底和柏拉圖的教育人學思想的基礎上,第一次比較系統地探討了自然教育人學思想,涉及到教育學思想的理論基礎以及自然教育人學的內涵、目的和自然教育人學的生成路徑等,富有真理性和創新性,蘊含著深厚的人本主義情懷。文藝復興時期的人文主義教育家在亞里士多德自然教育人學思想的影響下,也從教育人學的理論基礎、內涵、目的、途徑等視角展開了自然教育思想的研究,從而形成了自然主義教育人學思想的傳統。概而言之,這個傳統主要包括如下內容:①在自然主義教育人學的理論基礎上,是以他們的人學思想為根基,強調人是理性的動物,具有自然的本性;人是有價值、尊嚴和創造才能的存在;人是高貴的存在;人是擁有快樂和幸福的樂觀主義者;人是自由的形塑者;人是擁有虔誠的宗教信仰的信徒。②在自然教育人學的內涵上,探討了教育與人性的生成關系和教育與人的自然本性的關系。③在自然教育人學的目的上,強調順應兒童自然本性的發展,喚醒兒童的內在潛能;培育人的社會性,使人成為社會的合格公民;培養人的理性,塑造人的心靈;促進人的覺醒,促進人的個性解放;增長人的才智和能力,使人的身心得到和諧發展。④在人的生成的教育人學路徑上,倡導自然教育、自由教育、古典人文教育、愉快教育、和諧教育等。

  夸美紐斯繼承和發展了從亞里士多德到人文主義教育家所形成的自然教育人學思想的傳統,對自然教育人學思想做了集大成的闡釋。在自然教育人學思想的理論基礎——人學思想上,夸美紐斯提出了人是上帝的形象,人是人世間最崇高、最美好、最完善的造物;人的本質是理性與感性的統一;人心是“種子”“蠟”和“白板”;人應是和諧發展的人;人應是有自然本性的人。在這種“人道”與“神道”相結合的人學思想中,既有自然教育人學傳統的合理成分,又蘊含了夸美紐斯的新的真知灼見。在自然教育人學的內涵上,夸美紐斯結合教育實踐中的例子,對教育與人的生成關系作了深刻的闡釋,強調“只有受過恰當的教育之后,人才能成為一個人”[4]24,并剖析了人受教育的必要性和可能性,這是以往的自然教育人學思想所沒有的,體現了夸美紐斯的創新。與此同時,夸美紐斯還從教育應適應人的自然本性和教育應與自然秩序相適應兩個維度,系統地闡釋了教育與兒童自然本性發展的關系。在自然教育人學目的上,提出了教育為來世的生活做預備;培養兒童的智慧、德行和虔信;培養人的天賦才能的觀點。在自然教育人學的路徑上,與以往不同的是增加了主體性教育、愉快教育的路徑,這有助于促進兒童身心的和諧發展。

  (四)個人的批判精神

  如果說,17世紀自然科學的發展、宗教改革的影響、亞里士多德和人文主義教育家的自然教育人學思想的影響是夸美紐斯自然教育人學建構的外在因素,那么,個人的批判精神則是夸美紐斯自然教育人學思想建構的內部因素?涿兰~斯的自然教育人學思想具有自然主義、感覺主義、快樂主義和現實主義等特色,是一個嶄新的理論成果,它代表了17世紀教育人學思想發展的最高水平。這個理論成果的誕生是建立在批判傳統教育的基礎之上的,盡管它離不開繼承,但并不拘泥于已有的理論結論,而是針對當時的新教育實踐和新問題,經過理論批判而得出的新的結論。因此,他的自然教育人學思想的創新與對以往理論的批判密切相關,沒有理論的批判,就不可能產生新的理論成果。因為缺乏批判精神,就無法發現既有學說的理論困難,就無法發現既有理論與當時的新的教育實踐的背離,就無法對其進行改造、修正和完善,從而實現理論創新?梢哉f,批判是創新的前提和動力,理論創新的過程始終伴隨著理論的批判,批判中有創新,創新中有批判,真正的理論創新是在理論批判中孕育的,體現了批判與建構的統一。

  就理論批判的對象而言,夸美紐斯把矛頭指向傳統的、舊有的教育理論和當時的教育實踐。他認為,在教育對象上,傳統教育把極優秀的才智之士排除在教育對象的視野之外,并被糟蹋、被扼殺,給國家和教會造成很大的損失。在教育內容上,學生獲得的是荒謬的和害人的教育,而非認真的、廣博的教育,因為虔信和德行這兩個最重要的因素被忽視了,在所有學校里,這些科目處于從屬的地位。人的智性同樣被忽視,得不到實際的培育,教學內容“只是充滿字句的皮毛,充滿空虛的、鸚鵡學舌似的空話,充滿無用的意見而已”[4]47。在教育方法上,實行的是非常嚴酷的教育方法,使學校變成了兒童恐怖和才智被屠宰的場所,導致學生厭惡學習和書本,逃離學校。在教育目的上, 學校培養的學生缺乏合乎德行的品性,更多的是一種虛偽的道德外表、令人生厭的外來的文化皮毛和充滿虛榮心專務世俗的“兇狠的野驢和倔強的騾子”?傊,當時的學校都不完善,它們是“折磨人的場所和拷問人的地方,這里的兒童為那些力不勝任和虔敬上帝的智慧方面沒有受過訓練的人所教導;這種人,雖然稱之為校長和教師,由于懶惰,卑鄙下流和惡劣的行為,已變成愚鈍和低能者了:因為這些人并不以信仰、虔敬和優良的德行來感染青年,而是以迷信、不虔敬和有害的行為來影響他們,由于這種人對于優良方法的無知并一心使用強制注入的方法,所以他們惡劣地拷打青年”[1]22。

  由此可見,夸美紐斯對已有理論忽視“人”的異端給予了深刻的揭露和批評,體現了夸美紐斯的批判精神和強烈的創新意識,為他的自然教育人學的建構奠定了強有力的實踐基礎。舊有教育理論的不完善性、相對獨立性和可重構性,使夸美紐斯的教育人學的批判成為可能。

  四、夸美紐斯自然教育人學思想的評析

  在西方自然主義教育思想史上,自然教育人學思想并非始于夸美紐斯。早在古希臘時期,亞里士多德曾從自然主義教育的視角探討了自然教育人學思想。在人學思想上,他除了提出著名命題:“人是理性的動物”,把理性看作是人之為人的本質外,還提出了人的社會性、人的自然性、人的自由性、人的德性和幸福等人學思想。在人學的內涵上,他把“自然教育人學”理解為在自然教育的視野中探討了人性和人的本質與教育的關系,回答人是什么及如何生成問題的學問。在自然教育人學的路徑上,他提出了自然教育、自由教育、城邦教育、和諧教育和道德教育。以上論述奠定了西方自然教育人學的理論基礎,開啟了西方自然教育人學思想發展的先河,他也因此成為了“西方自然主義教育人學思想之父”。

  到了文藝復興時期,自然教育人學思想有了新的發展。人文主義教育家在人文主義思想指導下,提出了比亞里士多德更為豐富的人學思想,即人是有價值、尊嚴和創造才能的存在,人是高貴的存在,人是理性的存在,人是自由的形塑者和人是擁有虔誠的宗教信仰的信徒。在此基礎上,他們探討了自然教育人學的核心內涵(教育與人性的生成)和精神內涵(提升人的精神境界),論述了自然教育、古典人文學科教育、愉快教育、自由教育等路徑,形成了人文主義特色的自然教育人學思想。如果說亞里士多德的自然教育人學思想還比較抽象,那么文藝復興時期的自然教育人學思想則比較豐富和具體。盡管文藝復興時期的自然教育人學思想不夠系統,但它蘊含的人文主義的觀點對后世自然教育家的影響是持久而深刻的。

  夸美紐斯繼承了亞里士多德和人文主義教育家的自然教育人學思想,充分肯定了人的價值、尊嚴和力量,但又發展了他們的自然教育人學思想。在自然教育的內涵上,夸美紐斯認為,自然教育人學的內涵,在于教育和人的生成以及教育與兒童自然本性的發展。這是對教育與人的本質關系的探討,包含了真理的顆粒。在教育人學的目的上,盡管夸美紐斯的教育目的蘊含了宗教色彩,但它更多地是指向兒童身心的發展,強調培養學生的智慧、德行和虔敬的發展以及學生天賦才能的發展,這比以往自然教育家的教育目的豐富而具體。這種對人的身心發展的關注和強調,彰顯了夸美紐斯教育目的的人道主義色彩。在自然教育人學的路徑上,夸美紐斯提出了自然教育、感覺教育、愉快教育、主體性教育的路徑,它們為夸美紐斯的人學思想貫徹到教育理論和教育實踐中提供了強有力的保障,有助于實現“人的生成”,使人的尊嚴、力量、價值、理性、感性、自然本性等在教育教學中顯現出來。在自然教育人學的特色上,夸美紐斯的自然教育人學具有自然主義、人文主義、感覺主義、快樂主義和現實主義特色,這些特色彰顯了夸美紐斯自然教育人學思想的人本主義情懷。

  總之,夸美紐斯建構的自然教育人學思想豐富而系統,頗具特色,對后世的自然教育家如盧梭、裴斯泰洛齊、赫爾巴特、福祿培爾等的自然教育人學思想的影響是持久而深刻的。盡管他的自然教育人學思想含有宗教色彩這一局限性,但它蘊含的豐富的人本主義思想,是教育人學思想寶庫中的珍貴遺產,對我國教育人學體系的建構提供了重要的思想資源,富有啟示價值。

  參考文獻

  [1] 夸美紐斯.夸美紐斯教育論著選[M].任寶祥,熊禮貴,鮑曉蘇,等譯.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5.
  [2] 阿·阿·克臘斯諾夫斯基.夸美紐斯的生平和教育學說[M].楊豈深,陳俠,熊承滌,等譯.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1957.
  [3] 夸美紐斯.大教學論·教學法解析[M].任鐘印,譯.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6.
  [4] 夸美紐斯.大教學論[M].傳任敢,譯.北京:教育科學出版社,1999.
  [5] 伊里莎白·勞倫斯.現代教育的起源和發展[M].紀曉林,譯.北京:北京語言學院出版社,1992.
  [6] S·E·佛羅斯特.西方教育的歷史和哲學基礎[M].吳元訓,等譯.北京:華夏出版社,1987:264.
  [7] 毛祖桓.從方法論看教育學的發展[M].重慶:重慶出版社,1990:72.
  [8] 李潤洲,樓世洲.宗教信仰:敗筆抑或點睛——對夸美紐斯《大教學論》的另類解讀[J].河北師范大學學報:教育科學版,2014(6):94-97.

作者單位:湖南師范大學教育科學學院
原文出處:劉黎明.論夸美紐斯的自然教育人學思想[J].武漢科技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20,22(06):668-677.
相關標簽: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北京麻将游戏 河内五分彩漏洞打法 香港麻将免费下载 秒速飞艇规律 最近理财收益下降原因 澳洲幸运8官网 重庆快乐10分|APP 比特币、莱特币、以太币、瑞波币,到底该选哪个? 在线棋牌斗牛 广西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 俄罗斯5分彩人工计划 象棋二十四种基本杀法 河内五分彩平台能控制吗 快乐8飞盘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 香港赛马会透特码彩图 波场币的未来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