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文學論文 > 少數民族文學論文

中國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的基本價值與現實意義

時間:2020-11-06 來源:學術探索 本文字數:9744字
作者:張永剛,李雨君 單位:曲靖師范學院人文學院 云南民族大學文學與傳媒學院

  摘    要: 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的價值研究,對整個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研究具有重要影響。它的合理性建基于民族文學審美價值、社會價值、文化價值三個維度的研究之上。從現實角度看,它加深了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的文化理解,拓展了當代文學研究的學術空間,突出了當代少數民族文學在中國文學發展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因此,在理論上充滿了歷史意味和構建之力,有利于中國文論呈現出充沛的多民族文論的豐富性。

  關鍵詞: 當代少數民族文學; 價值研究; 時代意義;

  Abstract: The research on the value of contemporary minority literature has an important influence on that of contemporary minority literature. Its rationality is based on the aesthetic value, social value and cultural value of national literature. From a practical point of view, it deepens the cultural understanding of contemporary minority literature, expands the academic space of contemporary literature research, and highlights the important position and role of contemporary minority literature in the development of Chinese literature. Therefore, in theory, it is full of historical significance and construction power, which is conducive to the richness of multi-ethnic Chinese literature theory.

  Keyword: contemporary minority literature; value research; significance of the times;

  1949年以來,少數民族文學創作及其相關研究都得到了巨大發展。與創作狀態不同的是,少數民族文學的理論研究經歷了較多的實踐與觀念交互影響的艱難探索過程。今天,從被大多數人忽視到研究成果豐富多樣,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研究不斷顯示出多重作用和積極意義,已經成為中國當代文學研究的重要部分,其中針對當代少數民族文學基本價值的研究,在整個研究工作中有極為重要的影響。作為認識和反思起點,將當代少數民族文學基本價值的研究狀態作為對象進行思考,對提升少數民族文學研究的基本觀念和方式方法、增強多民族文學在新時代中華文化整體發展中的作用、弘揚民族文化,有著十分重要的意義。

  一、基本價值構成

  肯定地說,中國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研究表現出了多方面價值取向,其價值構成涉及社會、政治、歷史、習俗、審美、語言等多個文化層面。少數民族文學研究的基本價值取決于(或者建基于)少數民族文學創作本身所具有的價值,換個角度說,是研究者對當代少數民族文學作品的價值進行深入有效的研究決定了這種研究本身的價值。根本而言,文學研究整體上皆是一種價值探索,但在對文學作品和文學現象進行多方面價值判斷的時候,價值觀念的選擇確定又起著決定性作用。所以,如果沒有文學價值研究,整個文學研究活動都會失去基本方向和目標,研究的有效性便難以形成。在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研究中,許多學者對當代少數民族文學創作的基本價值進行了直接研究,這種研究夯實了當代少數民族文學整體研究的基礎,譬如朝戈金的《如何看待少數民族文學的價值》、孔令輝的《少數民族文學中的民族情懷與審美價值基礎》、傅錢余的《論中國民族文學研究的價值標準與前景》、劉大先的《人口較少少數民族文學的大意義》、權晶的《少數民族文學中的文化認同與審美價值基礎》、李翠芳的《“駿馬獎”與新時期以來少數民族文學的價值流變》、尹曉琳的《論少數民族文學研究的語言學價值》、向云駒的《陌生: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的審美價值基礎及價值定向》、董軍的《民族文學對于民族認同和文明對話具有重要意義》、張永剛和唐桃的《少數民族文學:民族認同與創作價值問題》等都發揮了這種作用。20世紀80年代至今,這種研究逐步增多,日漸深入,其角度、思路越來越豐富,但整體觀之,則主要集中在當代少數民族文學創作的審美功能、社會功能和其他文化功能的探討把握上,形成了清晰明確的“價值研究”建構主線。
 

中國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的基本價值與現實意義
 

  (一)關注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的審美價值

  文學作為藝術,其最為重要的價值就是具有審美功能,帶給人們美的陶冶和享受。“文學自身就是一種審美方式,……是人類活動的一種價值體現,它證明著、顯示著人的審美能力和精神創造能力。”[1](P194~195)作為中國當代文學重要組成部分的中國當代少數民族文學,必然要追求文學所共有的審美價值,盡管它的方式和狀態各不相同,與漢文學的差距更大。這正是少數民族文學源遠流長不斷發展的主要原因。值得重視的是,少數民族文學在其獨特的表現方式中展現了各不相同的審美價值追求及其表達差異,形成了十分鮮明的民族特色。因此,注意到少數民族文學在反映少數民族獨特的社會生活、人文歷史的過程中所呈現出來的審美方式及形成的審美功能,一定是當代少數民族文學價值研究深化的一種體現。

  事實上,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研究在很大程度上對少數民族文學的審美功能進行了多種分析,深入探尋了少數民族文學創作“以審美方式使生活中的審美價值得到的藝術化重新處置”,“使生活中直截了當的急切與平庸經由情感籠罩而閃現出迷人的色彩”[1](P194~195)的藝術方式?梢哉f,在對少數民族文學價值的研究中,審美價值的分析是最豐富詳盡的,因為有一個觀念已成共識,即“對民族文學內在美的挖掘,在文學審美過程中必不可少”。[2](P118) “民族文學作為中國文學的多民族構成的具體形態,仍然有著獨特的審美價值和審美價值的特定內涵。”[3](P6)這種有代表性的觀念的形成,從根本上改變了許多人關于少數民族文學只是粗糙的簡單的文學寫作方式的認識,把關注的目光引導到內在的、獨特的審美效應分析中,進而,研究的焦點自然深入到少數民族文學的藝術規律探討中。譬如審美構成的獨特的陌生化手段、審美效應的時代、民族和區域內涵等。即使在對一部具體作品的評論之中,研究者也會從審美價值入手,認真關注作品完美的表現形式和生動的故事情節,不同體裁具有的審美特點與具體作品的地域、民族特點,多樣化的藝術風格、讀者獲得的不同審美感受等方面,從這些角度去發現少數民族文學作品的審美方式和審美韻味。因此,絕大多數關于少數民族文學價值的研究所實現的作品審美功能把握,不僅發現和確定少數民族文學作品的重要價值,同時也使研究本身獲得了基本價值,其意義是雙重的。

  (二)探究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的社會價值

  除了關注審美功能之外,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研究涉及了當代少數民族文學創作多種重要的社會功能。文學歷來是社會生活的集中反映,其創造和傳播過程中必然會形成多種社會影響和社會效應。文學的社會價值在讀者接受活動中產生,它首先潛移默化地影響受眾,逐漸改變其思想、行為,進而促進社會價值觀念漸變。這種變化是積淀式的,綿長久遠的,因此最終也是巨大的。文學的社會價值是文學研究不能忽視的領域,必然要成為當代少數民族文學價值研究的又一個非常重要的部分。

  許多研究者對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的社會功能的把握是充分而敏銳的。譬如,針對少數民族文學最具權威的獎項——駿馬獎,有人就發現“駿馬獎作品反映出了對現實政策的敏感把握”,進而也就看出了當代少數民族文學作家的“創作仍然表現出明顯的政治化、社會化以及倫理化色彩”。[4](P88~90)“駿馬獎”是中國當前少數民族文學最重要的獎項,其獲獎作品代表著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的較高水平、有充分的影響力,因此這種判斷從一個小角度揭示了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的一個重要特征,即對主流意識形態和社會文化價值的認同與趨近。其實這也是現代以來中國少數民族文學的前進方向和取得成就的前提。在新時期初期,少數民族文學的這種意識形態價值追求尤其突出,眾所周知,“當時社會背景的泛政治情緒,即一種幫助國家上層建筑共同完成思想清理和撥亂反正工作的熱情和信心,一種呼喚思想大解放的政治要求”[5](P116)構成了文化發展新動力,新時期的少數民族文學不可能游離于這個文化潮流,主動融入才是它的合理選擇。實際上也正是因為少數民族作家對時代政治的認同,其作品才有了契合現實的感召力,成為展示時代精神的民族言說,正所謂和而不同,多元一體。從某種角度看,新時期各少數民族的覺醒正是以民族文學創作的上述社會價值蘊含作為一種方式和一種佐證的。所以,絕大多數民族文學作品包含著積極的社會效應,顯示了“為時為世”的責任意識,即以“少數”的方式體現出了與主流文學一致的“大意義”,所發揮社會影響力是巨大的。劉大先的概括很有代表性,他針對“人口較少少數民族文學”總結道:“文學從來就不僅僅是審美的體驗、娛樂的消遣,它也是教育和認識的途徑、自我表達和張揚精神的渠道,更是凝聚族群、振奮精神的工具。”[6](P2)即使人口較少的少數民族文學也包含著這樣的積極進取精神,其他少數民族的文學自不待言。在更廣泛的范圍,李曉峰從少數民族文學自新時期以來對中國社會文化發展的貢獻角度進行省思,認為少數民族文學在促進各民族的交往交流交融,增強四個認同的意識,推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建設,講好中國故事,構建中國文學話語體系等方面都發揮了積極的作用;同時它們也在本民族優秀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方面形成了重要標志。[7](P1、3)這些深入的研究,是一種思路的彰顯,讓我們看到了當代少數民族文學豐富的社會功能和巨大的社會價值的理論投影。理論上對少數民族文學社會價值的發現與肯定會進一步厘清如何對待民族文學的觀念與心態;理論上突出了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社會價值的豐富內涵,有益于促進多民族文學的多樣化發展。對于在新的時代語境中如何提升多民族文學、弘揚民族多樣性文化也是也十分必要和十分有效的。因此,探究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的社會價值和意識形態意義,有著巨大的學術空間。

  (三)發掘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的文化價值

  研究者對當代少數民族文學主要價值的探究遠不止于審美活動為核心的美學層面和政治觀念為核心的社會層面,它還延伸到更為豐富的文化領域。

  我們首先注意到研究者對少數民族文學的文化價值產生根源的追索。曾斌認為長期的歷史文化熏陶使文學創作“不可避免地打上鮮明的民族文化烙印”,尤其是對于作家而言,民族文化積淀在少數民族作家意識深處形成的文化基因,總是會不可遏止地灌注在其作品的“肌理”之中,這是民族作家本人情愿與否都會產生的結果。[8](P162)也就是說,民族文學的文化價值來自作家的文化血脈,作家受到特定民族的獨特文化滋養,其作品必然帶上豐富的文化蘊藉。實際上,少數民族文學反映不同的民族生活,其特殊的地域與民俗、傳統與習慣,還有語音等自然要促成不同的民族文學差異,體現出各民族的文化獨特性,少數民族文學的文化價值由此而生。在研究領域重視少數民族文學的這些文化價值狀態和演變方式,有利于形成合乎新時代要求的豐富的多民族文化生態。在20世紀80年代新時期初始階段,這一現象尤為突出。那時中國文學界的文化尋根思潮盛行,影響并加強了這一時期的少數民族的文化追求,促使他們深入自己民族的歷史和傳統,去尋找獨特的文化活力,展開文化反思,重新定位自己的文化位置,因此,民族和地域成為少數民族作家“對族姓文化進行書寫的關鍵內容。”[4](P88)在這個大背景下,理論研究對之的發現與闡發具有明顯的積極意義,它甚至構成了新時期以來少數民族的文化價值流變主線,許多評論家正是將少數民族文學獨特的民族文化內涵作為民族文學重大特征和價值基點加以研究和強調,才使民族文學和相關研究具有了新的活力和發展態勢,從而在新時期以來的中國文學格局中獲得了更高地位,產生了更大影響。

  在文化價值探究中,有一些重要傾向不能忽視。首先是文化認同問題,研究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的文化價值不能不涉及文化認同。關于當代少數民族文學文化認同的研究成果很多,總體上研究者肯定了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的文化認同觀念和方式,即在國家認同的基點上表達民族認同,因而看到它在當代中華文化發展中的積極作用,以及帶來的新的文化價值繁衍。在此基礎上,意義的多樣性呈現出來。比如有學者提出要讓民族傳統重新回到文學創作的文化視野當中,加大它的表現力度,這是對民族文學文化功能的進一步重視和肯定,確實,在弘揚中國主流傳統文化的同時,不能忽視少數民族不同的傳統文化精華,文學的文化價值建構應在多樣化中形成豐富多彩狀態。這樣看來,少數民族文學中的文化認同與審美價值之間就有了深刻的構成關系。[9](P33)更進一步,當代少數民族文學在此基礎上就會具有文化交流互鑒的潛力和實際操作可能,因為在不同文明對話中,民族文學的國家認同和民族認同意義重大。不同的民族文學作品既是文明對話的主要方式,又是對話的情感與思想呈現。同理,在理論上研究民族文學的這種文化價值就會有利于“實現文化快速發展、促進國家和諧穩定”,[10](P125)在新時代文化建設中尤為需要這一點,甚至可以說是一個迫切任務。換言之,因為少數民族文學獨特的民族特性和地緣因素有利于民族文化的傳播,它必然有利于當代中國文化的發展,為中華文明提供更為豐富的價值內涵。所以在理論上對少數民族文學的文化功能進行探究,體現了少數民族文學研究隨時代發展的可喜進步。

  概言之,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研究之所以具有價值,就在于它準確把握了少數民族文學自身所蘊含的審美價值、社會價值和文化價值,從而最為有效地發現并闡明了民族文學的內涵與特色、作用與意義,加深了讀者對少數民族文學的理解,最終當然促進了少數民族文學創作的發展。

  二、現實意義審視

  以歷史眼光看,中國少數民族文學的發展是不平衡的,人們也并不重視文學的族別特性,對少數民族文學甚至還有歧視性看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后,少數民族文學觀念逐步明晰,其創作才獲得良好的發展機遇,創作成果不斷涌現,相關研究得以深入開展。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的各種價值研究也在這個過程中逐步凸現出來,并形成豐富的現實意義。擇其主要,側重談以下兩點。

  (一)加深了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的文化理解

  文學有獨特的價值構成方式,但文學是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文學的價值要在更廣泛的文化層面才能充分顯示出來。當代少數民族文學創作的價值也要在當代中華文化整體格局中才能得到突出。中國當代文學是56個民族共同創造的文學,是中國廣大地理區域中的多民族文學,民族文學的總體價值要由各個民族文學的不同特色匯聚而成。值得注意的是,這個至關重要的觀念并不是先在的,也并不是一開始就有的共識。它是通過多年來少數民族文學研究工作,特別是其中的價值研究工作逐步明確的,是逐步積淀起來的理論成果。

  許多學者對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的文化價值進行了直接研究。當然,在寬泛的意義上甚至可以說,整個少數民族文學研究都是在為少數民族文學尋找和確定價值的研究。在當代,毫無疑問它擴大并加深了人們對少數民族文學的文化理解,突出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少數民族文學在不同時期呈現出來的不同文化內涵或文化意味。這種文化內涵對民族文學價值定位和當代文學價值的豐富都是重要的。有學者在概括民族文學文化內涵的基礎上看到民族文學不僅伴隨著特定民族的文化意義,而且還與時代特色相關,因而形成了與任何時期都有區別的獨特的民族文化內涵,其價值巨大。[11]還有學者認為少數民族文學的文化認同其實是其審美價值構成的基礎,如果“研究少數民族文學的文化認同,有助于少數民族文學與世界文學接軌,也有利于少數民族文學在中國本土文化中尋找更多的歸屬感”。[9](P33)此類對民族文學的文化意義的高度重視,也是對相關研究的肯定和推崇,在重視弘揚中國多民族文學豐富多彩文化意義的新時代,這是值得充分肯定的。

  生態意識是當代少數民族文學創作的重要主題和價值選擇,眾多研究者從人類學、社會學等角度探討,肯定了體現生態意識的少數民族文學表達。在新時代,這是一個具有重要現實意義的創作取向和研究主題。研究者發現,許多少數民族文學作品都體現了人與自然之間和諧共生、尋找丟失的民族文化傳統和對現代文明不尊重自然的深刻批評等樸素的文化特征,[12](P146)認為將文學對人生終極目的的探討置于這個基礎之上其實是一種積極、深刻的文學追求。從理論角度看,對此開掘與探討,還融會了西方新的文學批評方法,提升了中國少數民族文學普適性文化價值。在此基礎上進一步思考如何看待少數民族文學的文化價值等問題,視野更為明晰。就像朝戈金所說,對于少數民族文學的研究“有助于更好地理解主張文化多樣性的必要性,也有助于更好地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13](P1)在具體層面甚至可以說,由于少數民族文學特殊的文化形態中包含著不可替代的豐富內涵,對之進行研究是構建具有中國特色的本土化文論的重要途徑和資源。

  (二)拓展了當代文學研究的學術空間

  少數民族文學具有鮮明的獨特性,其創作思維、方法、語言及文本形式等與漢族作家文學有較大差距,如何理解、把握少數民族文學作品(特別是理解用少數民族母語寫作的作品)歷來都是具有挑戰性的課題。“從學術研究的角度看,少數民族文學以其多樣化的存在方式,為研究文學的外部規律和內部規律提供了極為鮮活的材料和極大的闡釋空間。”[13](P1)事實也確實,研究者從少數民族文學獨特性入手所做的大量工作,拓展了當代文學研究的一個重要學術空間,而且這是一個還在不斷展開的空間。它提供的是學術資料、學術思想、學術方法、學術成果、學術隊伍等方面的啟發,[14](P3)這在發展繁榮民族文學、擴大其價值和影響方面不失為一種有效的思路方法。

  文學是語言藝術,語言問題在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研究中體現出特別意義,也產生了特別收獲。今天,少數民族作家在用漢語寫作和用本民族母語寫作方面都面臨許多選擇的困惑,因為語言深處潛藏著文化認同的復雜因素。從研究角度看,創作的困惑給研究工作提供了新的對象,目前在當代少數民族文學語言選擇與運用等方面,相關研究豐富深入,體現出明顯的價值追尋取向。研究者尹曉琳在《論少數民族文學研究的語言學價值》中對民族文學的語言學價值做了詳細論述,認為民族文學的語言價值應當是最為重要也是相對來說較為復雜的一個學術問題,因此通過對民族文學語言價值的解析和對語言學方面學術問題的闡釋,能夠讓民族文學的總體價值內涵獲得新成分,使民族文學作品更受關注,更易理解。同時語言學方面的研究成果可以對當代多民族文學學科的建設發展提供更為具體的內涵。

  針對少數民族民間文學作品編選和出版這些方面也形成了大量研究成果。有學者提出,要“使研究工作者能從宏觀上把握少數民族民間文學的總體概貌,又可以在宏觀研究指導下對一些問題從微觀角度進行研究”,[15](P85)就要注意作品編選和出版工作。這實際上是一個總的原則,在思路方法上,更具體的看法是認為民族文學研究應結合社會學、歷史學、政治學等相關學科的學術方法,特別是要借鑒知識社會學的方法,形成更深入的認識,同時,在研究中還要注重實用性和普適性價值。[16]

  隨著時代發展,新的因素出現,將西方后現代主義文學理論與民族文學相結合,對民族文學在后現代傾向以及全球化因素影響下行形成的不同價值等加以考量,也帶來了新的觀察視域。

  三、理論構建潛力

  迄今為止,少數民族文學研究的最大收獲,是提升了少數民族文學創作在中國文學發展中的重要地位和價值。這也是當代少數民族文學價值研究的核心成果,充滿了文學發展的歷史意味和未來構建之力。

  回顧過去,中國文學史并沒有真正將少數民族文學納入其中,現代文學觀念也沒有真正涵容少數民族文學,這種積習甚至延續至當代文學。在很長時間里,人們談及“中國的”現當代文學,往往僅指占主流地位的漢語精英文學,這并不符合中國這個統一的多民族國家的文學實際, 56個民族共同創造的中國文學是一個浩大的存在,其內涵十分豐富,但人們對少數民族文學知之甚少,隔膜太深,把它視為一種邊緣的存在,無足輕重。正是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研究逐漸改變了這種狀況,在觀念上修正并充實了新的理解,或者在實例上提供了有力佐證,產生了指向未來的文學建構之力,使中國當代文學逐步走向更為豐富的多民族文學境界。吳重陽在《中國當代民族文學概觀》中,就從文學史角度論述了少數民族文學對中國文學的貢獻,闡明了少數民族文學對中國文學整體發展的意義。認為當我們研究中國文學發展史時,只有充分肯定各少數民族文學在中國文學發展史上的地位和作用,認真研究少數民族寶貴的文學遺產,才是尊重中國文學發展的客觀歷史事實的唯物主義態度。這是極具代表性的觀點。在具體論及少數民族對中國文學史的貢獻時,他以神話、敘事長詩和史詩為例進行分析,認為其“在某種意義上填補了中國文學發展史上的空白”。[17](P13~14)因此中國文學史應該將少數民族文學補充進去,這樣才能使中國文學史呈現出比較完整的結構和框架。還有許多學者對少數民族文學研究本身進行反思,如梁庭望、汪立珍、尹曉琳在《中國民族文學研究60年》中就專門闡發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民族文學研究在的發展狀況,開啟了關于研究狀態的研究;該著專章闡述了少數民族文學史和中國文學史的關系,并將其劃分為3個階段,即族別民族文學史編寫階段、綜合性民族文學史編寫階段以及中國文學史融合階段,從時代發展角度對少數民族文學在中國文學中的融合過程作了深入梳理,對漢族文學與少數民族文學的基本關系進行思考,在正確看待民族文學與中華文學關系的基礎之上,指明少數民族文學在整個中華文學中的地位和作用,強調民族文學是中國文學必不可少的組成部分。這在今天仍有重要的學術價值。劉大先對少數民族文學與現代中國文學的關系進行了分析,他探討了在中華民族的“國族建構”中少數民族文學的存在與發展命運及其在當代的演化、分化諸多問題,主張將民族文學研究作為“中國研究”加以對待,達到“重建一種有關中國文化記憶的敘述”[18](P27~28)目的。這些研究由于充分強調民族文學對當代中國文學發展的意義,看到當前民族文學的影響逐漸增加的發展趨勢,對今后中國文學研究的整體狀態都將產生觀念和實踐層面的啟示價值。

  上述這類有關中國多民族文學觀念的更新和對少數民族文學實踐成效的探討,必然帶來新的理論構建推動力量。新時代中國文學理論的發展需要的是“內在的中國氣質,形態的多元共生”,如果不重視多民族、多區域文學創作及其研究提供的資源、構成的廣大的對象世界,新的理論構建肯定難以實現。新時代中國文學理論的發展方式可能是多樣的,但最基本的要求是保持中國化民族化的多樣狀態,沒有這個前提,理論建設就會失去牢固根基,就不可能形成寬廣的中國文學視野和多樣的文學闡釋話語。因此必須摒棄單一的排他的理論選擇,放大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研究的價值,開展更廣泛的多民族文學研究工作,從中獲得文學理論構建的資源和動力。這是《后現代與民族文學》中通過審視新的文化背景看到的一種可能方式,該文認為當代少數民族文學價值研究應該在這個共同的指向下更深入地切入少數民族文學多彩的藝術世界,真正把握民族文學的特性,“以民族文學的文化特色為中心來展開深入而系統的研究”,[19](P91)才能使中國多民族文學理論的建設更具成效,進而形成多樣化民族文學本土特色,這樣,中國文論也會相應呈現出中國化的豐富性和闡釋活力。

  總之,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的價值研究,推進了整個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研究的深入開展,對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甚至對整個中國文學在新時代的發展都具有重要而深遠的影響。

  參考文獻

  [1]董學文,張永剛.文學原理[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14.
  [2]孔令輝.少數民族文學中的民族情懷與審美價值基礎[J].貴州民族研究,2015,(2).
  [3]向云駒.陌生: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的審美價值基礎及價值定向[J].民族文學研究,2001,(3).
  [4]李翠芳.“駿馬獎”與新時期以來少數民族文學的價值流變[J].民族文學研究,2016,(2).
  [5]洪志綱.曠野中的嚎叫——對新時期以來小說批評的回巡與思考[J].當代作家評論,1998,(5).
  [6]劉大先.人口較少少數民族文學的大意義[N].文藝報,2015,(5).
  [7]李曉峰.從“新時期”走向“新時代”[N].中國民族報,2018,(11).
  [8]曾斌.中國少數民族文學地方性知識文學價值觀念的形成與反思[J].(青海社會科學),2018,(1).
  [9]權晶.少數民族文學中的文化認同與審美價值基礎[J].大眾文藝,2016,(24).
  [10]董軍.民族文學對于民族認同和文明對話具有重要意義[J].中國民族博覽,2018,(7).
  [11] 白庚勝.發展繁榮少數民族文學的意義[N].文藝報,2015,(3).
  [12]任強.當代少數民族文學中的生態思想探析[J].貴州民族研究,2017,(9).
  [13]朝戈金.如何看待少數民族文學的價值[N].貴州民族報,2017,(3).
  [14]白庚勝.發展繁榮少數民族文學的意義[N].文藝報,2015,(3).
  [15]周國茂.《中國少數民族民間文學叢書》的特色和價值[J].民族文學研究,1987,(3).
  [16]王平.論當代中國少數民族文學研究新思路[J].廣西民族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7,(5).
  [17] 吳重陽.中國少數民族現當代文學研究[M].北京:中央民族大學出版社,2013.
  [18] 劉大先.現代中國與少數民族文學[M].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13.
  [19]樊義紅.文化研究.通向一種民族文學理論建設的可能性[J].重慶三峽學院學報,2015,(6).

  原文出處:張永剛,李雨君.當代少數民族文學的價值研究[J].學術探索,2020(07):108-113.
相關標簽: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北京麻将游戏 河南快3遗漏334 (-^O^-)MG锁子甲巨额大奖视频 南粤36选7风采走势图-大星彩票网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119期六肖中特挂牌图 (^ω^)MG刮刮乐巨额大奖视频 (^ω^)MG神鬼奇航援彩金 黑龙江福彩p62中奖结果 (★^O^★)MG圣诞大镖客免费试玩 (*^▽^*)MG篮球巨星援彩金 (★^O^★)MG烈焰钻石_最新版 (-^O^-)DT丧尸来袭_官方版 江苏快3开奖结果今天的 特殊算法平特肖公式 一码中特经书 (*^▽^*)MG热力宝石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