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經濟學論文 > 國際經濟貿易論文

經濟全球化新時代的域觀格局變化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評價 作者:金碚
發布于:2021-02-08 共9775字

  摘要:經濟全球化的理想狀態,就是將美國經濟的"微觀-宏觀"范式呈現,平推至關于全球經濟的想象世界。但世界經濟的發展態勢并非朝著形成全球范圍的同質化"宏觀經濟"方向演進,而是越來越具有新時代的域觀經濟特征;诮洕蚧纬傻慕洕惑w化,并不能消除世界經濟的多元性和多樣性。由于不同國家具有不同的"域場"特征及其相應的制度規則,經濟全球化既要尊重各國自身的域場規則,又要對這些規則進行相互接軌的協調性安排,從而建立和維護一個"安全暢通、規則平等、承認差異"的世界市場秩序。

  關鍵詞:經濟全球化; 域觀范式; "微觀-宏觀"范式; 域場規則; 對等;

  Abstract:An ideal state of economic globalization would display the micro-macro paradigm of the American economy and advance it to the imagined world of a global economy.However,in reality,the world economy is not evolving toward a homogenized macro-economy on a global scale,but rather increasingly possesses the domain economy characteristics of the new era.Economic integration based on economic globalization will not wipe out the plurality and persity of the world economy.Given that countries differ in terms of their domain character and the corresponding systems and rules,economic globalization should value inpidual domain rules while putting in place coordinated arrangements for their alignment,so as to establish and maintain a world market order that is secure and unimpeded,has equal rules and recognizes differences.

經濟全球化

  經濟全球化的歷史,自始就是資本主義市場經濟不斷擴張的過程。直至中國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積極融入經濟全球化進程,特別是邁入21世紀后的20年來,中國經濟的快速崛起,極大地改變了經濟全球化的基本態勢。這一原本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的全球化過程,日益呈現極為突出的域觀特征。今天,我們已經不再以傳統主流經濟學的"微觀-宏觀"范式,而是在域觀范式思維的構架下,更好地觀察、研究和理解新時代的經濟全球化。

  一、傳統主流經濟學范式思維下的經濟全球化

  在傳統主流經濟學的"微觀-宏觀"范式思維中,全球經濟實際上被想象為,從以國家為單位的"宏觀經濟體",擴展為世界范圍的"超宏觀經濟體".其演化路徑和方向是,卷入全球化洪流的各國宏觀經濟體,同質化地融合為更大范圍(直至全世界)的一體性宏觀經濟體。在這個全球性宏觀經濟體中,存在眾多"國家"(國民經濟),發生各種國際經濟關系(跨國性經濟現象),但在經濟學的范式框架中,它們被想象為在自由市場機制和自由貿易規則下,必然趨向于微觀經濟主體的同質化、國際經濟關系的無邊界化("零關稅""零壁壘""零補貼"),以及貨幣體系的集中化。這就像是一個以國家(國民經濟)為單位的宏觀經濟體的超級放大版。即國家作為宏觀經濟體,在時空上延展為整個世界一體化的宏觀經濟體。盡管現實高度復雜,并不存在這樣的放大事實,但已成為主流經濟學范式深處人們心中的抽象世界。

  既然在微觀層面上,所有的市場經濟主體都是同質的,進而所有的宏觀經濟體都可以被同化地融合為全球一體的單一超宏觀經濟體,那么,以"微觀-宏觀"范式想象和刻畫的一國內"市場-政府"關系,如何推演出全球范圍的經濟體系構架呢?也就是說,如果在"微觀經濟主體"同質自主(均為自由競爭的私有企業)放大的基礎上,"政府"作為"宏觀經濟決策主體"和維護市場競爭的調控者,那么該由誰來發揮世界范圍的"超宏觀經濟體"的"世界政府"功能呢?很顯然,按照"微觀-宏觀"范式思維,需要存在一個特殊的超級大國,它凌駕于其他國家之上,負有在全球范圍進行"宏觀經濟調控"和"維持自由競爭秩序"的權力和職能,包括貨幣管控、貿易自由、航行自由、糾紛處理等。這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后形成的經濟全球化格局的理論想象,而超級大國美國則充當了"世界政府"或"世界警察"的角色。在這個經濟全球化體系中,美國政府不僅是自己國家的政府,也自認為是全世界的"政府".筆者將這一世界經濟的治理邏輯,稱之為"經濟全球化2.0"時代。1在這個時代,凡是擁抱經濟全球化的國家,都得承認這個經濟全球化體系框架。自20世紀90年代蘇聯解體和2001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以來,這一經濟全球化體系達到鼎盛期,沒有國家能夠將其顛覆,另起爐灶?梢,只要承認經濟學的"微觀-宏觀"范式,這樣的經濟全球化體系就是唯一合理的,且在邏輯上可以自洽周延。那些堅持主流經濟學思維的經濟學家,堅信世界上只存在一種門類的經濟學,也只有這種經濟學范式才是"科學"的。如果還有其他的范式思維,那必定是不科學的"旁門左道"或"歪門邪道".換句話說,只有這樣的經濟全球化格局,才是傳統主流經濟學的"微觀-宏觀"范式所能容納的"正常"狀態。

  迄今為止,關于經濟全球化的這一理論想象和范式思維,仍然處于主導地位。在這樣的范式思維框架中,人們普遍認為,所有加入這一體系的國民經濟體系,都只是(或者應該是)作為微觀經濟主體(企業)方可進入;所有微觀經濟主體(企業)都具有同質性,都是私有制企業,能夠完全自主決策、獨立經營,都是在如同勻質性絕對空間的世界市場中,自由自主地運行和交易;它們都以追求自身利益(利潤)最大化為唯一行為目標;它們都被視為"粒子",且各種壟斷或合謀行為都因操縱價格扭曲了資源的合理配置,而不被允許。

  如前所述,在這樣的"微觀-宏觀"范式框架中,市場體系還必須有一個重要角色,即"宏觀"意志或"宏觀政策"的體現者。作為當代世界的超級大國,美國就體現了這個放大了的"宏觀經濟體"的"調控者"(即"世界政府")功能。其在世界貿易組織、國際貨幣基金、世界銀行等國家間多邊機構體系中居主導地位,美元也早已替代黃金成為全球儲備貨幣。這樣的世界就像微觀經濟學和宏觀經濟學所描述的那樣,既合理有效,又能實現"一般均衡".

  對于這一范式思維,美國具有更為根深蒂固的執念。正如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美國經濟學家羅伯特·希勒所言,"愛國情懷并不僅僅是揮舞著旗幟宣示忠誠。它也是一種感受:無論是好是壞,重要的事情只會發生在我們自己的國家……雖然美國人口只占世界人口的5%,但在很多美國人的眼里,美國就是世界。"2按照這樣的觀念,經濟全球化的理想狀態,不過就是將美國經濟的"微觀-宏觀"范式呈現,平推至關于全球經濟的想象世界。然而,盡管理論很精美,這樣的想象世界同真實世界始終存在巨大差距,根本無法再現真實的人類世界。

  二、經濟全球化新時代的域觀格局變化

  在"微觀-宏觀"范式框架下的理論想象中,經濟全球化的微觀基礎是私有制企業,進入全球市場的企業具有基本相同的性質、行為目標和非壟斷性地位,而同質性企業的自由競爭和自由貿易在一般均衡下構成的全球化市場經濟,就能夠實現配置資源的最高效率。在這樣的全球化經濟體系中,除了美國這個唯一"例外"的政府,其他國家是被盡可能弱化的角色。最小程度的國際障礙和政府干預,就是最高程度的經濟全球化。因此,這是一個高度理想化的全球市場,但也只是畫在黑板上的幻想世界。其"合理"邏輯是,以個人主義經濟理性假定為前提的微觀經濟學范式,從一國市場空間向世界市場空間的形式邏輯推演。通俗理解就像是,將各國間的制度圍墻全部拆除,完全沒有國境界限,進而形成一個全球范圍的"超級宏觀經濟體".這是一個高度抽象化錯配后的經濟全球化圖景。

  曾任美國商務部長的羅伯特·夏皮羅說:"全球化蘊藏著巨大的力量,但是在世界各國,其發展進程絕不是整齊劃一的,哪個地方能夠有力把握這個進程,哪個地方的發展進步就會卓爾不群。當前,市場已經或者接近全球化,但是,世界仍然圍繞主權國家運行,各國政府擁有設立市場條款的權力,不管是國內市場還是國際市場,都要受其影響。"3也就是說,沒有制度圍墻和國境界限的全球經濟體,這個處于同質一體化的人類世界,是毫無現實基礎的幻象。各主權國家是實體性的存在,而"世界政府"則是一個虛構。

  美國著名經濟學家約瑟夫·E.斯蒂格利茨指出,在現實的世界經濟中,"事實的真相是從來未有過成功的大型經濟體政府在其中不扮演重要角色的,而且在那些經濟發展最快的國家(如中國)以及生活標準最高的國家(如北歐國家),政府扮演的角色尤為重要。""某一天(也許很快)我們也將看到,按當前這樣模式管理的全球化,既不能提升全球效率也不能促進平等;更為重要的是,它使我們的民主制度陷入危險境地。另一種世界是可能的:還有其他對我們經濟和民主都能進行更好的管理全球化的方式,并且它們不會造成不受約束的全球化。"4

  正如斯蒂格利茨所預言的,在經濟全球化的新時代,中國成為推動世界經濟格局變革的關鍵性角色之一。夏皮羅認為,"嚴格來說,中國的最大優勢不是經濟,而是政治。""從一開始,中國試探性地引進市場機制,根本就是一項政治決策。""中國獨一無二的政治制度與一心一意的領導集體,使得快速實現全局性變革成為可能,不管成本多大,代價多高。變革就會帶來經濟持續繁榮,而美好前景足以讓中國人維持社會紀律,擁護政府。正是由于存在這些遠景,差不多每一個跨國公司都已經而且必將繼續,毅然決然,竭盡所能,到中國追逐財富。"5可見,經濟全球化形成的世界經濟格局具有顯著的域觀特征。由于民族歷史因素的深刻影響,各國國民經濟具有顯著的非同質性,其制度和文化存在系統性差異,沒有絕對的優劣,而是各有特質與特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既受到世界發展共同規律的決定,同時也根植于中國深厚的歷史文化和具體的制度國情。6中國經濟突出的域觀特征,7使得經濟全球化新時代受到這一特征的系統性影響,其本身就成為一個顯著的域觀過程,8而不是抽象的宏觀過程全球縮放。

  進入21世紀,由于中國經濟的強勢崛起,世界經濟發展態勢并非向著形成全球范圍的同質化"宏觀經濟"方向演進,而是越來越具有新時代的域觀經濟特征。挪威學者喬根·蘭德斯對全球經濟發展態勢的判斷是:"我并不認為資本主義能夠不加改變,繼續能在未來四十年里存活下去。'資本主義'這個名字會得到保留,但是資本主義社會的運轉方式則會發生改變。""政府行為在不同地區間有明顯的差異。在西方民主政體中,政府干預有著明顯的限度。在美國尤為如此,因而美國的資本主義比歐洲的更為純粹。在歐洲,政府更多地被認為是善意的幫手,而不是經濟的負擔,無需盡可能地弱化政府職能。到2052年,中國會向世界展示,在解決21世紀人類面臨的問題時,一個強大的政府更為有效。"他預言,"美國將和平地向中國遞交世界領導權","中國將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驅動力"."當然,中國的發展也可能出現偏差,但我認為這需要時間。中國執政黨和中國人民的利益是一致的。雙方都需要人均消費水平實現快速增長。如果這一目標達成,雙方都會倍感高興;如果失敗,雙方會倍感失望,并繼續努力。"而關于中美關系,蘭德斯似乎在幾年前就預見到了今天所發生的事態。"我相信,中美兩國未來可能出現沖突,將通過友好的方式得到解決,因為美國國內也有足夠的資源,為人民完全有能力這么提供自給自足的生活。""如果美國決定繼續維持其霸權地位,那么它完全有能力這么做。但是,我并不認為美國的執政體系會有能力做出這樣的決定。美國的長處顯然不是聯合兩黨做出迅速的決策。"他還認為:"在過去幾代人的時間里,民主社會和自由市場仍然解決了許多復雜的問題。但是在接下來的時間里,社會面臨的問題并不能通過以往的方式得到解決。"9美國特朗普政府公開宣稱"美國優先",實際就是一個具有歷史意涵的暗示:既想維持霸權,又不愿再承擔領導責任,并為此而有所付出;公開宣稱美國的"自私",對于利益的優先順序更加斤斤計較。這實際上默認了"微觀-宏觀"范式正面臨著危機,以致不得不進行變革。

  三、經濟學域觀范式下的經濟全球化實質

  在哲學社會科學理論中,除了哲學,經濟學是對人類社會特別是社會體制影響最為深刻的學科。從最世俗的普羅大眾,到最高學術殿堂中的理論家,都會自覺或不自覺地涉獵經濟學的知識或學問,沒有人會同經濟活動的人類行為或社會現象毫不相關,或漠不關心。關于"經濟"世界,每一個人都會有一個想象的或接受的心中圖景參照系,根據這一圖景來"框定"現實世界。那么,經濟全球化究竟是一幅怎樣的想象圖景,現實的經濟全球化又是怎樣的狀態,二者之間究竟存在什么關系?想象中的經濟全球化,很大程度上是經濟學家勾勒的圖景及其自娛自樂的故事;而現實中的經濟全球化,卻是另外一番場景,具體由不同的故事來呈現。美國的故事與中國的故事,各有其引人入勝之處。希勒說:"經濟學家在創建理論時往往表現得像仁慈的獨裁者,他可以實施一項特定的計劃來實現最大化的社會福利。但我們沒有這樣的計劃者。我們面對的是或自利、或利他或兩者兼而有之的人。這些人會受到故事的影響。"10

  如前所述,在傳統主流經濟學的思維觀念中,經濟全球化是在"微觀-宏觀"范式框架中構想的圖景,經濟全球化的故事被理解為"微觀-宏觀"范式構架中的現實演繹,否則就被認為是"不正常"的。但這樣的經濟全球化在現實世界中根本不存在,反而具有顯著的域觀態勢表現。

  在現實世界中,特別是進入新時代,作為超級大國的美國,越來越難以代表"世界政府",即使是在最勉強的意義上,它也越來越難承擔全球經濟的"宏觀調控者"之責。近年來,特朗普公開提出并強力實行"美國優先"政策,坦率地承認超級大國本質上也是民族國家,一旦相對實力減弱,就無法也無力單獨承擔"世界政府"的功能。因此,經濟全球化的世界,在實質上是無政府的。"微觀-宏觀"范式框架中的所謂駕馭市場運行的"世界政府"角色并不存在。整個世界可視為相互依賴的人類命運共同體,但卻不存在傳統主流經濟范式想象的"微觀-宏觀"體系和"市場-政府"治理結構。世界經濟的無政府性決定了,只能由各國特別是大國間的對話談判,來形成共同遵守的經濟全球化秩序規則。

  所以,人類的觀念和思維方式必須與時俱進,只有"換腦筋"才能明事理。而如果進行范式變革,超越"微觀-宏觀"范式,就是要使傳統經濟學曾拋棄的史觀范式因素重新回歸,進而形成觀察世界的域觀范式。這一新的范式思維將使經濟全球化呈現另一種圖景,特別是世界的真實特質和多樣性特色,將能得到更為貼切的理解和符合實際的刻畫。11

  筆者曾撰文指出,12在世界進入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時代,經濟全球化格局將發生巨大變化。當越來越多不同社會制度和文化傳統的國家紛紛進入經濟全球化,特別是中國經濟的快速崛起,以其巨大的經濟規模改變著經濟全球化的力量平衡態勢時,各國能否避免重大沖突,以和平方式解決矛盾,實現互利共贏,將成為突出的全球性問題。當前,中美間在各個領域中的摩擦和較量就是直接表現。經濟全球化是資本主義市場經濟長足發展的必然趨勢。在歷史上,各國間的矛盾、沖突甚至戰爭,都曾成為經濟全球化推進的方式。那么,新時代的經濟全球化能夠以和平的方式推進嗎?這是對全人類命運的嚴峻拷問。

  如果按照"微觀-宏觀"范式思維,人類恐怕難以避免嚴重的國家間沖突甚至戰爭。因為這一范式思維理解的經濟全球化,必須以微觀經濟主體的同質化為前提。當微觀經濟主體的性質不同時,如何進行公平競爭,又該如何實現均衡?進一步說,作為各個"宏觀經濟體"的國家,融入世界經濟體系,形成一體化的全球經濟,前提也必須是符合同質化要求,然后才談得上融合為同質化的全球"宏觀經濟體".當前,美國的一些所謂"戰略家",就是基于這樣的理念,認為中國經濟發展并沒有走向他們原先以為的、與美國自由市場經濟和民主體制同質化的方向,進而對中國大打出手,試圖迫使中國改變方向。簡單來說,就是試圖把中國變得跟美國一樣,才肯承認中國是市場經濟國家,才允許中國加入其主導的經濟全球化體系;否則就將中國視為另類,要跟中國"脫鉤".如果認為只有消除各國的差異性、制度特色和經濟多樣性,才能實現經濟全球化,那么,經濟全球化確實就意味著國際沖突和戰爭。

  但是,按照域觀范式的思維,經濟全球化并不要求各國經濟體的同質化,只要求以可行的方式,實現不同"域場"13間各國經濟相互接軌、合作、融通,最終到達"融而不同"的全球經濟一體化格局。這是唯一可行的經濟全球化方向。正如美國著名經濟學家弗蘭克·奈特所述,"在人類和社會科學中,唯一可能正確的觀念是多元論觀點。"在現實世界中,"沒有一個社會是或應該是完全和純粹競爭的。國家、法律和道德約束的作用永遠是重要的。而且其他形式的組織,比如,自愿合作,也是如此。最嚴格意義上的商業生活也不會符合理論上的經濟人行為。歷史的發展隨著觀點、態度和制度的進步而變化,資本主義的性質也在不斷改革。事實上,在資本主義的最高峰到來之前,向其他形式的、主導類型的組織的進化就已經開始。這一社會進化大大超出了經濟理論家的領域".14換句話說,即便都實行市場經濟制度,各國的具體國情也有所不同。因此,各國經濟的同質化并非經濟全球化的必要前提;诮洕蚧纬傻慕洕惑w化,并不能消除世界經濟的多元性和多樣性。各國經濟制度的域觀特性與特色,必須得到尊重,絕不能任由霸權國強力改變。即使是基本政治制度相同的國家,"在全球化過程中也不存在某種壓倒性的力量將迫使它們完全趨同,差異的空間依然存在,并且必須得到保護".15只有以這樣的思維觀念推動經濟全球化,才能真正維護世界和平,避免國際沖突和戰爭。

  四、經濟全球化的風險性和規則"對等"性

  經濟全球化是市場經濟不斷完善的必然趨勢,隨著生產力的不斷進步和工業化的長足推進,世界各國將逐步融入這一大勢中。從經濟社會進步的意義上說,經濟全球化是人類發展中的積極現象,可以使更多人從中獲益。但事物總有其另一方面,為了實現經濟全球化,人類要付出成本。正所謂"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也許正因如此,經濟全球化一直受到不少人的批評和反對。經濟全球化可能導致各國之間以及各國國內居民間的收入差距擴大,國際移民造成社會關系復雜化,乃至種族矛盾加劇、恐怖主義現象時發,以及病毒細菌全球性蔓延,等等。盡管擁護經濟全球化的人可以爭辯說,這些負面現象并非完全由經濟全球化導致,但也不可否認,實現經濟全球化必須付出一定代價,或是必須面對一系列矛盾和巨大壓力。

  經濟全球化是一個差異性的域觀多元現象,而非各國一致發生的同質一體化現象。其現實進程先發生在少數國家,再向其他國家擴散,也有些國家可能長期處于經濟全球化的大勢之外。經濟全球化的主要發力點也不是獨立自主的原子般"微觀經濟主體",而是參差錯落的歷史性社會域境變遷。因此,經濟全球化是一個高度不平衡的曲折過程,巨大的域觀差異甚至可能導致整個世界的動蕩和全球性壓力。當今世界的最突出問題,就是如馬丁·沃爾夫在十多年前指出的:"如果美國繼續保持支配地位,而不是和其他國家共同維護世界秩序,它和新興的中國之間就不可避免要產生利害沖突。此外,中國的崛起還會迫使其他國家進行不愉快的經濟調整。這已經引發了某些地區的保守主義勢力的反彈,特別是在美國。這樣一種相互敵視的惡性循環逐漸壯大,最終將破壞自由主義的國際經濟秩序,也并非完全不能想象。"16

  全球化的主流經濟學范式邏輯深處,實際上就是美國霸權的國家意識。它將自己視為"世界政府",作為"宏觀"駕馭者和"世界警察",站在"山巔之城"以"長臂管轄"領導世界、維護秩序,而其他國家政府則理應盡可能地減少對經濟全球化的干預,只為其掃除國內體制障礙,讓本土微觀經濟主體參與同質一體經濟全球化進程中的自由競爭和自由貿易。這樣的經濟全球化格局,才被認為是最能體現"微觀-宏觀"范式、具有完美性的理想世界。但遺憾的是,這樣的主觀想象在現實世界中不但難以實現,而且隨著美國經濟一超獨強地位的相對減弱,經濟全球化格局將越來越與之偏離。

  當前特別值得作前瞻性研究的是,當美國迫于客觀形勢的變化,從超級大國的"美國例外論"傲慢心態,開始轉向更加"計較"和更加"小氣"的不自信心態時,在經濟開放和自由化上要求"對等",特別是要求中國同其"對等",將成為美國的一個要價理由和博弈策略。它主張相關國家各領域的開放程度、國家干預方式、關稅水平安排等都必須相互對等,才能進行正常交易,否則就是"吃虧"和"受騙",進而以"脫鉤"或"制裁"相威脅。這里存在一個突出的理論難點,究竟如何認識和處理各國間的域觀性差異17問題。經濟全球化當然要求各國遵守共同認可的秩序規則,在可行限度內盡可能做到相關各方的政策安排待遇"對等",但也得認可基于各國的域觀特性與特色而決定的制度差異和文化差異,不能強求所有政策安排的完全"對等".也就是說,對于經濟全球化的秩序規則,各國之間有些可以對等安排,也有些難以實現對等。不同國家具有不同的"域場"特征及其相應的制度規則,經濟全球化既要尊重各國自身的域場規則,又要對這些規則進行相互接軌的協調性安排。承認經濟全球化的大市場實質上是各類域場形成的一體化格局,而不強求一個同質化的絕對自由市場,這才是經濟全球化的現實形態。

  換句話說,經濟全球化需要建立和維護的是"安全暢通、規則平等、承認差異"的世界市場秩序。在一些方面,各國間的規則"對等"是合理的、可行的,也是必須的;而在另一些方面,強行要求完全"對等"則難以做到,既不合理,也不可行。因為強求經濟全球化以各國經濟性質的同質化為前提,就是忽視或有意否認了其域觀性質,將帶來巨大的經濟全球化風險和代價。尤其在金融、數據、傳媒等高流動性且關系國家安全的敏感領域,必須承認各國的域觀特性與特色,尊重各國的國家治理主權原則。因此,真正負責任的態度是:各國在同其他國家進行規則接軌時,必須進行效果與風險評估,對經濟全球化的規則安排權衡利弊,盡可能體現具有不同域觀特性的諸國民經濟體之間的良好親和性,在重要域觀特質具有較大排異性的方面,避免因強求規則"對等"一致,而可能導致的額外損失甚至社會混亂。這也體現了當代經濟全球化必須在尊重各國主權國家的制度框架內,方能推進的客觀現實,不同域場(國家)間的規則移植或政策對等,必須考慮各國基于生產方式差異的域觀條件。

  可以預期,在未來的國際規則談判中,關于"對等"與否以及如何"對等"的討價還價,將成為中心議題。世界上沒有一成不變的秩序規則,具體的政策安排可能此一時彼一時,相向而行是實現各國規則接軌的必由之路。但經濟全球化的域觀性質也決定了,世界各國不可能完全同質化,經濟全球化的秩序規則的"對等"性不能否定不同國家的特質與特色。關于政策和規則"對等"的談判,一方面是對中國國家治理體系的一種壓力;另一方面,也是對中國進一步擴大開放和深化經濟體制改革的強大推力。有些看似"讓步"之策,實為進步之舉;有些看似是放棄"原則"而遷就"對等",實為經濟格局變化后的規則調適。只要各國都能識時務而與時俱進,就能逐漸形成適應新時代經濟全球化發展的秩序規則體系。

  注釋

  1參見金碚:《論經濟全球化3.0時代--兼論"一帶一路"的互通觀念》,《中國工業經濟》2016年第1期。

  2羅伯特·希勒:《敘事經濟學》,陸殷莉譯,北京:中信出版社,2020年,第105頁。

  3羅伯特·夏皮羅:《下一輪全球趨勢》,劉純毅譯,北京:中信出版社,2009年,第146頁。

  4約瑟夫·E.斯蒂格利茨:《不平等的代價》,張子源譯,北京:機械工業出版社,2013年,第156、120頁。

  5羅伯特·夏皮羅:《下一輪全球趨勢》,第160、161、168頁。

  6參見金碚:《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學的范式承諾》,《管理世界》2020年第9期。

  7任何經濟現象都是在一定范圍(疆域、區域或領域)中發生的,世界經濟體由諸多不同疆域或區域的經濟體構成,各疆域或區域內的經濟現象各具范圍特色,是為其域觀特征。

  8由于事物發展的不平衡性,經濟全球化不可能在所有疆域或區域同步發生。相反,世界經濟體具有顯著的域觀特征,表現為不同時空范圍內,在一定疆域或區域中發生的,社會經濟政治法律文化現象的本地特殊性。這些特殊性作為范圍經濟,在世界范圍內相互作用,使經濟全球化現實地呈現為域觀過程,而非某大國權力自然向外放大的一體性宏觀現象。

  9喬根·蘭德斯:《2052:未來四十年的中國與世界》,秦雪征等譯,北京:譯林出版社,2013年,第199、200、234、235、321頁。

  10羅伯特·希勒:《敘事經濟學》,第37頁。

  11參見金碚:《試論經濟學的域觀范式--兼議經濟學中國學派研究》,《管理世界》2019年第2期。

  12金碚:《世紀之問:認識和應對經濟全球化格局的巨變》,《東南學術》2020年第3期。

  13系指具有一定域觀特征的場境或市場。

  14弗蘭克·H.奈特:《經濟學的真理》,王去非、王文玉譯,杭州:浙江大學出版社,2016年,第122、172頁。

  15馬丁·沃爾夫:《全球化為什么可行》,余江譯,北京:中信出版社,2008年,第31頁。

  16馬丁·沃爾夫:《全球化為什么可行》,第257頁。

  17系指不同域觀經濟體(國家或地區),或不同領域或范圍內經濟現象的非同質性。

作者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工業經濟研究所
原文出處:金碚.論域觀范式思維下的經濟全球化[J].中國社會科學評價,2020(04):4-10+155.
相關標簽:經濟全球化論文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北京麻将游戏 锦州彩票大奖 安徽时时彩网 上海时时乐今天开奖 山东老11选5 如何计算理财收益率 qq沈阳麻将 彩票中心的手机投注客户端 曾道人2021年开奖结果 体彩排列3坐标 广东快乐10分官方电话 四川金7乐走势图012路 青海11选5出号走势图 瑞波币最新行情走势图 街机水果拉霸免费 福彩3d官方彩票预测 ace电竞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