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體育論文 > 體育史論文

先秦時期隴南體育的形式與文化特征

來源:體育科技 作者:袁筱平,盧輝
發布于:2021-02-04 共4549字

  摘    要: 文章以禮縣秦文化遺址考古發掘的文物和古籍資料、秦文化研究已取得的成果為研究對象,從體育史學的視角對甘肅秦文化遺址及秦文化研究中與體育相關的元素進行篩選、梳理、分析與整理,探尋先秦隴南體育活動的開展方式,發掘體育的基本形態和特征,從而豐富或充實甘肅秦文化研究的內涵,為研究先秦時期隴南體育文化提供理論依據。

  關鍵詞: 先秦; 隴南; 體育; 基本形態; 特征;

  體育作為一種社會文化現象,它的形成和發展與人類社會的進步有著密切的聯系,不同時期、不同地域體育發展的形態是影響其內在規定性的必然結果。隴南禮縣是秦人的發祥地在學術界已成共識。禮縣古稱“西垂、西犬丘”,是秦人最早的都邑所在地,素有“秦皇故里”之稱。據《史記·秦本紀》記載:秦人先祖在西戎、保西垂,“非子居大丘”,“莊公居其西犬丘”。[1]20世紀80年代,面積達18平方公里的禮縣大堡子山秦公大墓被發現并被考證為“秦公西垂陵園”。目前已發掘出包括“秦公作鑄用鼎”和“秦公鑄用簋”銘文字樣青銅器在內的大量文物。[2]2012年8月,甘肅秦文化博物館在秦皇故里禮縣建成。秦文化博物館內主要展示了禮縣秦早期文化的文物以及禮縣歷史、民俗文化及翰墨遺珍書畫,是國家4A級旅游景區,館藏文物5000余件,其中國家一級文物近150件,古籍資料10000余冊。同年9月,甘肅秦文化研究中心成立,截至2016年底,甘肅秦文化研究中心已成功舉辦兩屆研討會,并由甘肅人民出版社出版發行了甘肅秦文化研究會首屆學術研討會論文集《嬴秦西垂文化》。本文以禮縣大堡子山兩座秦公大墓和圓頂山秦貴族墓車馬墓葬出土的文物古籍資料為中心,結合文獻資料以及甘肅秦文化研究已取得的成果,對與體育相關的元素進行篩選、梳理、分析與整理,探尋當時的體育項目及活動方式,以及與社會其他活動,如軍事、教育、文化、娛樂等活動的關系。本文從體育史學的視角,對禮縣西漢水流域的先秦體育文化進行歸納和整理,以豐富或充實甘肅秦文化研究的學術與應用價值。
 

先秦時期隴南體育的形式與文化特征
 

  1、 先秦隴南體育的基本形態

  截至2019年,以禮縣“大堡子山”兩座秦公大墓和“圓頂山”秦貴族墓為中心的禮縣境內共發現早期秦文化遺址40余處?脊艑W家在秦公大墓和貴族墓葬中,均發現了車馬附葬的現象,同時出土了大量車、馬、車馬器和兵器。我們通過對這些文物進行分析,結合文獻資料分析認為:先秦時期體育沒有獨立的形態,而是依附于當時社會的其他活動存在,主要表現在幾個方面。

  1.1 、先秦體育的思想動態

  先秦時期,人們已普遍認為,通過參加一定的身體活動或加強身體技能訓練可以產生積極的作用,主要表現在:體育可以產生社會效能;體育可以促進人體健康、保健益壽,從而增強生命力,延長生命時間;體育可以促進和提高軍事技能,可以加強交流和溝通,可以從另一個角度落實和執行禮制;體育可以使人精神愉悅;體育能夠陶冶情操、鍛煉意志、培養健全人格,體育是培養“成人”和“完人”的重要內容和措施;人們對運動原理也有了初步認識,體育之手段在于運動,體育之諸種作用,皆由運動來實現,無運動,就無體育可言。[3]這些認識和理解,與當時社會的軍事、教育和禮制互為共同體,蘊含著“文武兼備”的體育思想。

  1.2、 教育與體育緊密結合

  先秦時期教育的主要特點是與“生產勞動”基本分野,而進一步與軍事教育、禮儀教育等社會活動結合在一起。“六藝”教育是這一時期教育的主要內容。“禮、樂、射、御、書、數”的教育中包含“德、才、藝”兼備的教育體系,其中“射、御、樂”教育就是圍繞身體教育而展開的,是先秦體育教育的重要內容和運動項目。我們從體育競賽活動組織視角對“射禮”進行分析,從其組織程序、參加人員資格、比賽規則和方法、場地器材、結果評判等方面的要求來看,可以說“射、御、樂”是我國古代最早的運動會。

  1.3、 軍事與體育的一體化

  考古學家在禮縣大堡子山、圓頂山和趙坪村等地的大型墓葬中,均發現有車馬坑附葬的現象,并發掘出土了大量真車、真馬、殉人、車馬器和兵器。這些文物也說明,當時的戰爭主要以車戰為主體,馬是重要的戰爭和交通工具,駕馭車馬的技術和技能要求也促使了田獵、武舞和馬術等活動的興起,為這些活動逐步與軍事分離并走向體育運動化、娛樂化和競技化奠定了基礎。

  1.4、“以舞制之”、“以利導之”的體育養生形態

  先秦時期,西遷的秦人為了抵御惡劣的自然環境以及連年不斷的諸侯、部落征戰,發現通過模仿動物的動作和姿勢可以“強壯”人的身體、增強抗病能力、修煉人的心性、延緩衰老。天地萬物都在運動,人體也需要運動,是我國最早提倡“生命在于運動”的養生觀點,這些觀點集中在《呂氏春秋》,其形成是統治階段的產物,也是古代以“和諧、適度”為標準的體育養生觀的起源和開端。同時,醫學理論也推動了一些保健思想產生。這一時期,體育養生意識突顯、養生思想萌發,養生思想呈現百家爭鳴的現象。

  1.5、 民間呈現多樣化的形態

  夏商時期的民間體育活動同季節性軍事演習和民俗活動聯系密切,軍事演習以軍事技能的展開為主,民俗活動主要以禮制和祭祀活動為主。西周時期,隨著“禮崩樂壞”奴隸制的解體,體育與軍事、禮制逐步分離,部分軍事體育項目從軍事項目中逐步脫離出來,軍事和禮制活動的眾多內容轉向民間。軍事體育項目直接推動了民間體育的活躍,其中武技活動、射箭項目、舉重項目、劍術項目、騎射項目、摔跤項目、投擲奔跑運動等均有一定開展,同時蕩秋千、蹴鞠、投壺、賽馬、角抵等活動也在民間開始興起。春秋戰國時期,這些活動在民間廣泛開展。[4]

  2、 先秦隴南體育文化的基本特征

  2.1、 軍事化特征鮮明的體育文化

  先秦時期是我國古代文明的開端,歷經了從原始社會向奴隸社會過渡、奴隸社會發展、奴隸社會向封建社會過渡的不同發展時期。各諸侯、部落間的爭斗和社會的更替,使得這一時期社會動蕩不安,交替變化頻繁。因此,戰爭是不可避免的重要社會因素,也是這一時期的鮮明特征。由于戰爭,訓練強壯的士兵、掌握精湛的車馬駕馭技術、訓練和喂養健壯的馬匹成為生存的需要。特殊的社會發展造就了這一時期軍事化的鮮明特征。于是,圍繞戰事的需要,培養和訓練人便成了一種普遍的價值追求。我們以禮縣車馬墓葬出土文物為主要依據,推測先秦隴南體育文化與軍事活動相關內容見表1。[5]

  表1 先秦隴南體育文化與軍事活動相關的內容
表1 先秦隴南體育文化與軍事活動相關的內容

  注:車馬1:原有殉車4排,每排并列3乘,共計12乘。均為“轅東輿西”,每車“兩服兩駿”,計4匹馬。車馬2:為長條形車馬坑,隨葬車馬5乘,轅東輿西。車馬3:一乘一車,雙輪獨輒車,主要用于交通。車馬4:蟠虺紋車,主要用于有一定身份和地位人員的交通工具。[6]

  2.2 、教育化、規;徒M織化的體育文化

  表2 先秦隴南體育文化與教育活動相關的內容
表2 先秦隴南體育文化與教育活動相關的內容

  注:善走:在夏商周時期,諸王侯出行不是步行,而是坐著馬車,由此跟在馬車前后的士兵或侍衛就是走馬。由這個故事可知,在以馬車為戰車、為貴族交通工具的時代,必須培養具有超常長跑能力的士兵和仆從,能跟隨馬車賽跑,才能滿足社會的需要,這就是先秦時期跑步得以發展的原因,在98LDM1、M2、K1出土的殉車中可得到證實。

  禮樂是中國傳統文化中的重要組成部分,它是伴隨著人類文明的產生并逐漸形成的。先秦隴南體育文化也具有典型的“重禮重樂”特點。例如,“射”的活動并不過分關注比賽的結果,強調比賽過程中禮的教育意義。但人們在重禮、重樂教育的同時,又極具文武兼備性。先秦時期“文武兼備”思想的確立使體育具備了教育的文化功能。從夏、商、周興辦的學校,至春秋戰國時期,學校教育體系的逐漸完備,乃至私學的廣泛開展,都有著濃郁的體育元素。相關內容見表2。

  2.3、 民間體育多樣化的體育文化

  周代以前,習武為貴族的特權,春秋以后,隨著奴隸制的逐步解體,勞動者的人身依附關系相對減弱,余暇時間和活動都有所增加,練武或尋求其他形式的活動成為農民的重要選擇之一,因而民間的種類體育、娛樂活動逐漸增多。同時,各國的兼并戰爭也在不斷擴大,社會文化出現了繁榮發展,也促使了民間體育和習武之風更為盛行。我們通過文獻資料整理發現,先秦時期,尤其是春秋戰國時期,隨著整個社會“禮崩樂壞”和奴隸制的解體,涌現出的民間體育活動見表3。

  表3 先秦隴南體育文化與民間活動相關的內容
表3 先秦隴南體育文化與民間活動相關的內容

  2.4、 富有哲學思想的體育養生文化

  古人認為人是天地的產物,保持與天地之間的和諧一致,是保持人體健康的基本前提!肚f子·外篇》中就有養氣觀點的記載:“人之生,氣之聚也……通天下一氣耳”;《周易》中也有較充分的論證:“昔者圣人之作易也,將以順性命之理”。這里所說的“性命”,如果從哲學上解釋“性”就是生命的本質,而“命”則為生命的本源。盡管先秦時期的古人對于“氣”的本質,以及“氣”是如何產生、如何影響人的身心健康發展的,在推理和看法上不盡一致,但在把生命視為天地“陰陽之氣”的觀點上,卻是基本相同。由此,影響健康的理論由莊子提出的“氣”一元論上升至“陰陽”二元論,為春秋后期整體健康觀的形成和發展奠定了基礎。以儒家和《管子》為代表的一派主張用“禮”來規范自己的行為。例如,《管子·內業》說:“正心在中,萬物得度”;《荀子》則說:“食飲衣服,居處動靜,由禮則和節;不由,則觸陷生疾”,意即在日常生活中,只有遵循“禮”法,以“禮”規范行為,才是人生的最佳理想境界,否則就會生病危及健康。道家也認為,這種“度”與“道”的自然狀態是一致的,“道”的自然無為,要適其度,也就必須自然無為。[7]還有一部分人主張積極地去認識世界,認識規律,從而達到知度守節、應時而動的境地?傊,先秦時期人們不僅關注人的生命與健康,還圍繞如何增進和改善人體健康作了積極的富有哲學思考的探索。順應自然、陰陽平衡、動靜適度、形神統一的整體健康觀念已初步形成,為人類如何更好地生活與生存,如何養生,如何提高生命質量打下了理論基礎。

  3 、結論

  隴南文化和隴南體育文化一脈相承,互補互長。先秦隴南文化是隴南體育文化的本和根,體育文化是隴南文化的延伸和補充,兩者的發展都受當時社會政治、軍事、經濟、文化、自然環境等因素的共同作用和影響,積淀產生出充滿地域特色的文化形態。

  先秦隴南體育文化受當時社會的整體需要和人們價值取向的影響,軍事活動空前繁榮,體育帶有濃厚的軍事色彩。在全民皆兵的價值影響下,先秦文化認為人的身體是非常重要的,為了更好地生存和發展,必須“規訓”和教化人的身體;認為體育對教育、戰備軍事、娛樂與健康均有著重要的作用與影響,主要表現在:“文武兼備”的體育思想;“德、才、藝”兼備的教育體系;軍事體育一體化;“以舞制之”“以利導之”的體育養生思想開始萌芽等方面。

  先秦時期隴南文化百家爭鳴。盡管體育沒有獨立的形態,但先秦時期戰爭作為主旋律,各國對軍事的重視和需要極大地推動了先秦時期體育文化的不斷發展。軍事既是體育文化發展的助推器,也是體育運動項目不斷產生發展的原動力。先秦隴南體育文化是中國古代體育文化發展的興盛期,也是現代多項體育運動開展的萌芽期。

  參考文獻

  [1]毛瑞林.禮縣圓頂山春秋秦墓[J].文物,2002(2):17-28.
  [2]早期秦文化考古聯合課題組:甘肅禮縣大堡子山早期秦文化遺址[J].考古,2007(7):44-46.
  [3] 李雪.先秦時期長安體育文化特征[D].陜西師范大學,2015:46-66.
  [4]曠文楠.先秦體育思想論略[J].體育文史,1985(5):15-18.
  [5]高明信.先秦時期民間體育的起源及其演進[J].河南教育學院學報(自然科學版),2016(1):89-91.
  [6]候紅偉,王剛,方志軍,等.甘肅禮縣大堡子山秦墓及附葬車馬坑發掘簡報[J].文物,2018(1):19-24.
  [7]劉媛媛.先秦身體觀語境下中國古代體育文化研究及其現實意義[J].體育科學,2012(1):83-86.

作者單位:隴南師范高等?茖W校
原文出處:袁筱平,盧輝.先秦隴南體育的基本形態及特征[J].體育科技,2020,41(03):94-95+100.
相關標簽: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北京麻将游戏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皇冠网址 天津11选55开奖号码 泰达币交易所 单机陕西麻将游戏下载 双色球蓝球单双确定方法 河南快三豹子号遗漏 浙江快乐12选5开奖结果 内蒙古11选5历史开奖 足彩几种玩法投注 雪缘园棒球比分 理财产品 河北推倒胡麻将下载 吉林时时彩预测软件下载 湖北30选5 快乐12开奖视频 山东老11选5快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