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體育論文 > 武術論文

盤破門武術傳播路徑的現狀和優化策略

來源:內江師范學院學報 作者:許艷玲
發布于:2021-02-05 共8793字

  摘    要: 運用文獻資料法、邏輯分析法、訪談法、參與觀察法對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盤破門武術的傳播路徑,進行社會學視角分析.研究認為:(1)盤破門武術是以“己身”為傳播圈層的核心,以個體的主觀意識來決定其武藝傳播的可能.(2)盤破門武術是以親疏關系為評判準則的“特殊主義”,來進行武技傳播內容的抉擇.而此亦是盤破門武技內容在傳播過程中,徒未全承師之技藝的原因之一.(3)盤破門武術是以傳播主體之間存在的“血緣”或“擬親緣”師徒關系,來獲得習練武藝的資格和認同.(4)圍繞盤破門武術傳播個體建立全新的組織管理、技術指導、宣傳公關為一體的“團體”傳播模式,拓寬其傳播廣度.(5)依托盤破門武術文化資源建立武術聯合會、打造品牌賽事,切實提升其文化影響力.(6)運用盤破門武術教育功能,實現傳播者與習練者之間的共同價值(教化)追求,加固其傳播社會網絡.

  關鍵詞: 盤破門; 武術; 差序格局; 傳播;

  Abstract: With the aid of the methods like literature survey,logistic analysis,interviews and the join-and-observe method,the national non-material cultural heritage of the Panpomen Martial Art was given a sociological analysis in terms of its path of dissemination.The study finds:(1)the Panpomen martial art is disseminated with the martial art practitioner himself as the core of dissemination and the inpidual practitioner himself has the final say about whether or not there is the possibility of spreading the art based on his own subjective judgement.(2)the Panpomen martial art decides the content of martial art dissemination based on the evaluation criteria of intimacy between the master and apprentices(which can be called a“specialism”).Therefore,this is why the apprentice can not fully acquire the skills and art from his master.(3)the disseminators of the Panpomen martial art are kin-related masters and apprentices or quasi-kin-related persons,which serves as a qualification or an entry of acceptance for learning the art.(4)centering on the Panpomen martial art disseminators,a brand new dissemination mode integrated with organization,technical guidance,publicity campaign should be established so as to expand the width of dissemination.(5)based on the Panpomen martial art cultural resources,a united association of martial art should be set up and classical martial art contests be founded to upgrade its cultural impact.(6)taking advantage of the educational function of the art,efforts should be made to fulfill the mutual value(the enlightening effect)thus to reinforce the social network of dissemination.

  Keyword: Panpomen; martial arts; pattern of difference sequence; dissemination;

  0、 引言

  2017年1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公開發布了《關于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1],從國家層面對傳統文化的發展作出了頂層設計,極大地推動了中國傳統文化的自我找尋與延續.那么,武術作為我國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和構成要素之一,在歷經強烈地西學沖擊后,是否也應以此為契機,找尋其回歸“本源”的發展路徑?實際上,諸多學者已提出了一些理論設想.其關注點較為集中于三個方面:一是傳統武術方面.武冬[2]提出傳統武術拳種需要適應社會需求,依據國家戰略開發自身的新功能.二是武術對外交流傳播方面.陸小黑[3]指出為了中國武術更好、更快地走出去,我們應該在綱領上統籌規劃做好組合動力;組織上協調配合,各組織間相互合作;模式上雙管齊下實施技術先行,文化跟進;內容上要取其精華,去其糟粕;方案上要多元并用,實現傳播渠道多元化的走出去策略.三是武術教育方面.何敘[4]提出應重視武術教育內容選擇的多元性,多渠道開拓武術在道德教化中的倫理優勢,使武術教育走出校園,參與到更為廣泛的社會行動中來的發展方向.
 

盤破門武術傳播路徑的現狀和優化策略
 

  較多學者從武術發展的整體規劃出發,對武術發展路徑進行宏觀層面的探究.但是,就具體拳種進行傳承路徑的追溯和反思研究,仍鮮有出現.然而,各類門派拳種是武術這一龐大繁雜的文化體系中,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那么,以具體拳種為落腳點,究其發展并探其路徑,即是對其自身文化的傳承與弘揚,抑或能為傳統武術或武術的發展提供見微知著般的研究視角.本文以國家級非遺項目———盤破門武術作為具體目標,對其傳承人進行訪談,并結合相關文獻資料,運用社會學“差序格局”理論,梳理盤破門武術的傳承結構.進而探尋其如何依托傳統文化回歸的東風,從“傳承主體、資源配置、制度規范”三個維度實現可持續性發展,從而為弘揚傳統文化提供參考.

  1 、研究方法

  1.1 、文獻資料法

  以“差序格局”“武術”“盤破門”“傳播”為關鍵詞,在中國知網、萬方數據庫等電子資料庫,搜索近年來具有代表性的相關文獻60余篇;閱讀了有關“鄉土中國”等有關差序格局方面的書籍,并根據研究的需要對所查閱的文獻資料進行系統整理、歸納和總結.

  1.2 、邏輯分析法

  在收集整理文獻和分析資料的基礎上,對盤破門武術在傳播中所存在的社會結構進行社會學分析.

  1.3 、訪談法

  針對盤破門武術的相關問題,對其傳承人進行了實地訪談,并結合前期收集查閱所得信息與資料,作為本研究的分析依據.

  1.4、 參與觀察法

  在實地訪談調研期間,參與觀察盤破門武術傳人的習練和生活過程,將訪談所得與觀察所得相互結合,從而對盤破門武術的傳播,進行全方位的梳理和解讀.

  2、 差序格局:盤破門武術傳播路徑的具象表現

  2.1 、差序格局的釋義

  我國著名的社會學家、人類學家費孝通先生,在其著作《鄉土中國》中率先提出了“差序格局”理論.這是費孝通先生通過自身大量、深入地田野調查,并融合親身所觀察的社會現象與切身所感受的人際交往過程,所凝練出的對于中國傳統社會人際關系特征和社會結構狀態的生動表述.此外,費老為民眾能夠更好地理解和認識“差序格局”所解析的社會現象,還以西方現代社會結構作為參照物,與其進行比對分析.基于此,如若想要全面、清晰地了解“差序格局”的真諦,對西方現代社會結構“團體格局”的認識亦不容忽視.

  費孝通先生在1938-1946年間,將“西南聯合大學和云南大學講授的‘鄉村社會學’所使用的十四篇講稿加以整編,形成了影響深遠的著作———《鄉土中國》”[5],并在其中率先提出了“差序格局”理論.費孝通先生運用“水波紋”的生動形象描述了中國傳統社會的結構特征.他指出:“我們的社會結構本身和西洋的格局是不相同的,我們的格局不是一捆一捆扎清楚的柴,而是好像把一塊石頭丟在水面上所發生的一圈圈推出去的波紋.每個人都是他社會影響所推出去的圈子的中心”[6].實際上,此種對中國傳統社會結構的釋義,所揭示的是以“農業社會”為基石的社會網絡中所呈現出的社會結構.而此種結構是以“己”為中心的圈層結構,而與“己”有關的人均是圍繞此圓心而逐步形成的.而與“該獨立個體”的親密度決定其在此圈層結構的位置:與其關系越親密者越靠近圈層的中心,反之則遠矣.在此社會關系結構形成的規則之中,“關系親密度”乃是社會關系網絡的評判準則,具備其構建的導向作用.然而,對“關系親密度”進行再審視可知,此標準的制定者與執行者均是該獨立個體自身.細思其根本,雖然眾多民眾對“自身”人際關系評定標準迥異,但仍是以“自身”的血緣、親緣、地緣為核心評判標準.

  2.2、 差序格局中的圈層核心

  由費孝通先生對“差序格局”的釋義可知,差序格局”可解析為近似乎于一種波紋包圍而成的圈層結構.在此結構之中,“個體”是自己社會關系網絡中的核心,而與“自身”相關聯的個體均被看作是圍繞“自身”所形成的,圈層上的“各點”.而“各點”上的個體,被“自身”以自我評判的準則規劃在遠近不一的各圈層中.這正是中國傳統社會關系的基本結構特征.

  回顧盤破門武術的傳播歷程,可知以盤破門武術為載體所形成的社會關系網中,依然存在此種圈層結構.而拜師即是此種社會結構構建的重要過程之一.對此,盤破門傳人王恩平先生(威遠縣武術協會會長、盤破門武術傳人)曾回憶其因父親淵源而拜師盤破門第四代傳人徐德誠先生的經歷.王老說:“(父親)一說他去拜訪公道(徐德誠,道號公道)老師,那我也去看.當時,因為我父親年齡大了,記性差了,我就說‘爸爸你沒打對,該這樣打.’師傅徐公道就讓我來打.當時,我就打給他看.(徐公道老先生說)‘啊,對對,你打對了的.好,你來跟我學.’由此,王恩平先生正式成為盤破門武術的傳人.不難看出,就差序格局的觀念而言,徐德誠先生對于“弟子”這一關系的建立,是由“己”對拜師者的主觀評價而來的.徐老先生收下前來拜師者之子為徒,系對其習武天賦或資質的一種肯定.基于此,衍生出盤破門武術傳承中師徒關系的建立.

  當然,如若說這僅僅是一特例,還不能概括為盤破門武術傳播路徑的特質之一.我們反觀或調研更多的盤破門武術傳人可知:其實在較多的傳承路徑中,并沒有統一規范的傳播準則(如收徒準則、門規等文字記載或文檔資料)可供參考與使用.盤破門武技的傳承,更多是在獲得“師傅”的個人認同后,即可取得習練資格.實際上,深挖這一特質的根本,即是特定歷史條件下的特殊產物,更是烙印在中華民族血脈中的社會文化基因所賦予的傳承習慣.由盤破門武術萌芽時期(明末清初)開始,中國傳統社會已然形成了具有“差序格局”特征的社會網絡,民眾早已習慣于以個體為中心的交際方式.而生存于其中的盤破門武術,自不可避免地帶有此種屬性.此種屬性糅合于盤破門武術的傳承體系之中,沉積并深植于傳承人的內心,從而使得這一看似并不具有文本屬性的準則,成為一種文化傳承的自覺選擇和行為.當然,這即是盤破門武術傳承的必然選擇,亦是社會結構與文化發展中的被動選擇.也就是說,盤破門武術的傳人是以“自身”的評判標準來選擇傳播人群的.而以盤破武術為傳播載體所構建的社會結構,也就以“自身”為核心,并以“自身”的主觀意識為評判準則,來維系其傳播的圈層結構.

  2.3、 差序格局中的特殊主義

  特殊主義是由美國社會學家帕森斯和希爾斯所提出的概念,指“憑借與行為之屬性的特殊關系而認定對象身上的價值的至上性”,即“只能應用于與自己有特殊關系的人們身上,不能普遍地貫徹到一切人身上的原則”[7].簡而言之,特殊主義指人際關系中,與自身有著特殊關系的個體,更具備信任感.這與東方社會文化中,所呈現出的人際關系不謀而合.具象而言,處于此社會結構中的個體,均以自我的標準來處理社會關系,主張“重人不重事,重情不重禮”.而此正是千年來,中國農耕文化、家族觀念所根植于東方人血脈中的潛在意識.其內化于民眾的思想觀念之中,同時外化于民眾的社會關系之上.當然,本研究更為關注的是此種社會關系中所呈現出的“特殊主義”,如在人際交往的過程中,某種待遇只能特定人群享受,某種信任感只能給予特定的人群等,這實際上是一種社會交往中的特殊表現.而此,正是從另一側面反映出差序格局的特殊性.

  生于中國傳統社會中的盤破門武術,既代表了“一種特色傳統地域武術文化”[8],是中國傳統社會關系網絡中的一部分;更是留存其“特殊性”血脈的,以盤破門武術為紐帶的微小社會關系單元.就差序格局中的特殊主義而言,盤破門武術在依托中國傳統社會網絡傳播的過程中,其傳承人作為“差序格局”社會關系網絡中的一員,亦存在運用“特殊主義”來處理和傳播其武學文化和技藝的可能.

  就傳統武術而言,“不同門派對傳承人的選擇和對獨門技術的傳授往往有嚴格的規定,……或者通過某種方式使師徒間形成一種不是血緣關系而勝似血緣關系的‘模擬血緣關系’等,以防本門的獨有技術‘秘訣’外泄”[9].這就是一種“特殊主義”的具象體現.而落實在盤破門武術,其在收徒與授徒兩方面,亦有著此種特殊主義的觀念.盤破門武術傳人王恩平先生回憶:“拜師有幾種情況.一是入室弟子.就是拜個師傅,能夠沾師傅的名氣,不學(功夫)的弟子.二是嫡傳弟子.就是拜了師過后,必須學功夫的弟子.”(2017年3月16日,王恩平口述)那么,實際上,在拜師后盤破門弟子也就分為了兩個圈層.嫡傳弟子位于差序格局中的第一圈層,隨師學藝,緊貼于差序格局的核心,即盤破門武術傳人的周圍.而入室弟子則未獲得習藝的機會,處于差序格局中的第二圈層.而這正是盤破門武術在傳承中,遵循“特殊主義”來傳授武學技藝的具象體現.

  當然,此種“特殊主義”還存在于具體的武技傳承之中.師傅在傳授武技的過程當中,并非每一位有幸獲得嫡傳弟子身份的傳人,都能夠習得每種功法、套路.如,盤破門傳人王恩平先生將盤破門氣功一法僅傳于嫡傳大弟子,旁人未曾習得.而另一些師弟卻是以拳法或器械為主要習練內容.而師傅對于每位弟子技術的傳承,僅憑個人主觀意愿進行抉擇,“傳”“不傳”“傳何種”均以傳承者個體意愿與社會關系來決定.深究其形而上的理論而言,“任何一種文化現象和文化活動,都要尋找自身形而上的理論依據”[10].而這正是“差序格局”理論于盤破門武術武技傳承的具象表征.再深究其意味:其一,師傅是根據各弟子的身體素質、性格特征、習練好惡等方面主動為其選擇傳承內容.由此,更能夠發揮各弟子的特長,將盤破門武技較為完好地進行傳承.其二,此種現象亦是師傅個體情感元素的隱性表達.人性是人普遍具有的心理屬性,具有情感元素等內在屬性,即人的天性.盤破門武技在依托“人”口傳身授之時,人的情感元素早已糅雜其中.即各傳承人可基于自身情感對各弟子做出“親疏遠近”的排序,形成存在差異的傳承格局,從而出現傳承內容迥異的現象.其三,傳統保守的傳承觀念作祟.在上千年的中國傳統文化之中,師徒傳承體系中,始終流傳著“留一手”“教會徒弟,餓死師傅”的觀念.盤破門武術的傳承也不例外.基于此,師傅并不會將全部技藝傾囊相授,各弟子習練內容存在差異,也就成為一種必然現象.

  2.4、 差序格局中的傳播準則

  盤破門武術在“差序格局”所構建的人際關系結構中,傳承著巴蜀地域獨特的文化元素.而此傳承,必然存在一定的準則.就盤破門武學而言,追其文化根源,是根植于“土生土長”的中國傳統文化血脈之中,承載了盤破門習練者“獨特的集體記憶”[11].由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發展史可知,農耕文化是其眾多文化元素中最為重要的元素之一.而盤破門武術是中華民族傳統文化中的組成部分.那么,對于盤破門武術的傳播而言,也就不可避免地與農耕文化存在著千絲萬縷的聯系.而農耕文化的一大特點,即是強烈的家族意識和家族觀念.這是特定的歷史原因和特殊的社會環境所造就的.當然,此種家族觀念的農耕文化特質并非僅存于武術文化傳承之中,也同樣不同程度地存在于廣袤無際的中華大地上[12].但此種特質在傳統武術的傳承中表現得最為集中和突出,這是毋庸置疑的.基于此,盤破門武術在此文化土壤中,傳承與發展,深受家族觀念侵染.然而,細究此種家族觀念在武術文化中最為具象的體現,即是一種“擬家族”“擬親緣”的傳承體系———師徒傳承.

  盤破門在傳播上有著較為嚴謹的準則.其在建立師徒關系時,需要經歷師傅對其的檢驗.“三年五載知心神,方能傳你有意人”,即是對其收徒準則的精煉描述.換言之,建立此種“擬親緣”之后,盤破門的武學技藝方能得以傳承.當然,基于家族觀念的根本,盤破門武術以血緣為紐帶進行傳承的形式,必然存在.但在此我們討論的是武學傳承中的人際關系.那么,就學藝而言,無論是血緣的親人關系或“擬親緣”的師徒關系,均是以師傅傳授徒弟習練為實際內容的.基于此,血緣關系在盤破門武學技藝的傳承過程中,仍是以師徒關系存在的.

  3 、團體格局:盤破門武術傳播路徑的全新可能

  3.1 、武術傳播主體的再轉換

  隨著經濟、文化的發展,“差序格局”所描述的傳統社會結構正在逐步地變更之中.具象而言,即基于傳統社會制度、文化所構建的以個體為核心,以血緣為紐帶的社會結構,正在悄然轉變.就盤破門武術的傳播來看,以血緣關系、師徒制度的形式,對其武藝進行傳授和弘揚,已經成為其眾多傳播途徑的選擇之一,而非最為緊要的途徑.當然,不可否認,這是傳統社會文化、結構等諸多因素,在社會變量的影響下,被改變的必然結果.

  那么,反觀盤破門武術,就其傳播圈層的核心或主體而言,“自身”是主宰習練者是否能夠獲得習練盤破門武術的重要因素.然而,實際上在現代社會中,“自身”的個體影響力已逐步退化、消弭.當然,這與諸多社會、文化因素相關.在此,我們暫且不究其根源,僅針對社會結構發生改變后的傳播主體作出探究.

  從傳播的角度來看,其主體的影響力直接或間接地影響著傳播的效力.盤破門武術的傳播始終依托作為傳承人的“個體”來實現.而在“個體”影響力逐漸削弱的今天,是否能夠集結各傳承人的“個體”力量,組建以全新的組織管理、技術指導、宣傳公關等方面的傳播盤破門武術“團體”,從而適應在現代社會“團體格局”結構中的傳播.例如,圍繞盤破門武術傳人,組建針對盤破門武術技藝傳承團隊;團隊中各人地位平等,享有相同的權利與義務;并依據組織、技術、宣傳等方面各司其職,發揮團隊的整體力量.那么,盤破門武術的傳播效應較以個體為主導的傳播形式而言,將會出現順應時代需求、可持續發展的增長可能.

  3.2 、武術資源配置的再優化

  從文化人類學的角度而言,文化資源是人類創造的各種物質文明和精神文化的總和.它“凝聚了人類無差別勞動成果的精華和豐富思維活動的物質和精神產品或者活動”[13].也就是說,文化資源同時具備了精神與物質的雙重屬性.就盤破門武術,其作為巴蜀地域內的武術代表門派之一,亦是由武術人所創造的文化財富.那么,探究盤破門武術的文化資源,也就不能僅針對其顯性的武學技藝本身,其隱性的社會影響力、文化品牌效應,亦不容忽視.

  實際上,盤破門武術歷經早期的“資內小手”到1984年四川省武術挖掘整理時正式更名的“盤破門”.經由羅泉古鎮鹽業經濟發達,而帶來的武術文化興盛,到躋身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目錄,其文化資源的物質與精神方面均有著豐富地積淀.當然,在此過程中,盤破門武術的文化資源,因其傳人眾多,且因個人對于盤破門武術的領悟與見解有所不同,其技藝的習得和傳承也就存在一定差異性.更為重要的是,在傳播技藝時,亦有著迥異的習練法則.如一些傳人注重實戰技法的講授、一些傳人卻著重養生理念的灌輸.換言之,盤破門武術技藝的傳播并未形成體系,也未在諸位傳承人中形成傳播的共識.而這正是其文化資源需要整合轉換的原因之一.此外,就盤破門無形的文化資源來看,傳統武學的社會認同和認知度挑戰.盤破門武術亟待增強其文化影響力,獲得更多的社會認同.如建立盤破門武術聯合會、打造盤破門武術品牌賽事等等.其終極目標即是對其文化資源進行整合、轉換和優化.

  3.3 、武術傳播結構的再維系

  在中國傳統的農業社會中,“個體”所能接觸和構建的人際關系均以“血緣”“親緣”“地緣”為基礎的;然而,在以速度、效益至上的當代社會,“個體”被迫突破熟人社會圈,進入更多以“業緣”為基準的陌生人人際關系當中.而在此種社會結構中,文化的傳播與推廣,亦不能逃脫此規律.

  如前所述,盤破門武術在傳播的過程當中,面臨著相同的問題與挑戰.也就是說,盤破門武術的傳播,亦然需要面向數量繁多的陌生人進行武技的傳遞.當然,這也是任一文化傳播發展的必然過程.基于此,如何維系在陌生人際圈中,盤破門武術傳人的社會影響力、認同度,從而實現傳播效應成為首要問題.

  實際上,在我國社會關系網絡中,關系的維系除去倫理道德的約束以外,“還有另兩個同樣重要的維度(或稱要素)———情感與利益”[14].其實,對于盤破門武術的傳播而言,亦是如此.具體來說,回顧盤破門武術的歷史可知,在情感維度中,其已有所涉及.“擬親緣”的師徒關系,即是最好的佐證.然而,在利益的一致性和共同性上,并未有較好的方式去建立此種聯系.當然,此種利益并非一定是建立在經濟之上的.它也可是共同的教育理念.然而,通過身體參與的武藝習練,來實現教育理念的傳遞,正是傳統武術區別于其他西方體育項目的重要功能之一———教化,所能夠達成的目標.那么,通過教育理念的一致,從而達成利益上的一致性,也就成為構建盤破門武術,在現今社會傳播的又一途徑.而此種盤破門武術的教化意味和功能,正是目前研究與挖掘、繼承與衍生的弱點,亟待突破.

  4 、結語

  從差序格局的視角和觀點出發,反思盤破門武術的諸多現象,使得我們更為深入地剖析了盤破門武術的傳播路徑、準則,更為真切地認識其以“人”為核心的傳播本質.在飛速發展的當今社會,構建其門派中廣泛認同的傳播團隊、傳承內容,提煉其當代價值,成為盤破門武術文化傳承與獲得更多社會認同的重要發展路徑.

  參考文獻

  [1]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N].人民日報,2017-01-26(06).
  [2]武冬.新時代中國武術發展的新思考[J].武漢體育學院學報,2020,54(2):53-58.
  [3]陸小黑,張道鑫,王潔.“一帶一路”倡議下中國武術“走出去”的時代解讀與策略研究[J].天津體育學院學報,2020,35(2):227-233.
  [4]何敘,律海濤.中國武術教育發展的理性選擇[J].南通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9,35(5):119-124.
  [5]楊玉宏.“差序格局”思想的現代詮釋[J].學術界,2013(2):145-156.
  [6]費孝通.鄉土中國生育制度[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1998.
  [7]鄭也夫.特殊主義與普遍主義[J].社會學研究,1993(4):110-116.
  [8]譚偉平,伏靜,關倩倩.三峽巫文化特征對峨眉武術演變的價值[J].內江師范學院學報,2019,34(12):106-109.
  [9]吳壽枝,盧玉.新時代傳統武術的創新發展方向[J].內江師范學院學報,2018,33(4):112-117.
  [10]阮紀正.拳以合道:太極拳的道家文化探究[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
  [11]王智慧.價值理性與生存抉擇:一位武術傳承人的個體存續史[J].北京體育大學學報,2018,41(2):121-129.
  [12]郭杰.地域特征民族本質世界背景:嶺南文化研究的三個維度[J].華南師范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0(6):5-9.
  [13]劉婷.廣西民族文化資源評估與文化產業開發研究[J].廣西社會科學,2011(2):31-35.
  [14]陳俊杰,陳震.“差序格局”再思考[J].社會科學戰線,1998(1):197-204.

作者單位:內江師范學院體育學院
原文出處:許艷玲.“差序格局”視角下盤破門武術的傳播[J].內江師范學院學報,2020,35(12):93-98.
相關標簽: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北京麻将游戏 乐透型25选5开奖结果 福彩新疆喜乐彩 北京快乐8开奖记录360 云南11选5开奖直播现场 股票风险投资报告 最新美女捕鱼赢话费 通比牛牛棋牌游戏平台 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彩 mg真人游戏反水几个点啊 新疆11选5时时彩网 安徽11选5走势图前三 辽宁11选5投注网站 中信理财产品 温州麻将算法及规则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 世界网球冠军赛纳达尔vs穆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