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文學論文 > 現當代文學論文

日本礦山文學中礦山階級關系與組織形態

時間:2020-11-02 來源:文學教育(下), 本文字數:3623字
作者:劉紹晨 單位:同濟大學

  摘    要: 人們為了獲取地下礦產資源挖掘礦山,而礦山作為人類的活動場所之一,往往被書寫在文學作品之中,這類以礦山為舞臺的文學作品中,往往反映了礦山的社會生態、礦工們的生活勞動情況等,從大文學的視角看,礦山文學亦是記錄日本礦山產業發展的重要材料。其中,文學作品人物的形象是研究文學作品的社會意義和價值的重要突破口。礦山文學作品的人物描寫不僅反映了礦山勞動者作為社會底層的階級性和社會性,也是佐證諸如勞工問題等社會歷史問題的重要線索。

  關鍵詞: 礦山文學; 礦工形象; 礦山勞動者; 勞工問題;

  礦山是通過人造技術,由人工開采而形成的地下空間,在近代化過程中,具有劃分社會階級的作用。幸田露伴于明治30年(1897)在《新小說》發表的《佐渡島》簡潔地描寫了佐渡島上的金礦內的環境。夏目漱石和宮嶋資夫的《礦工》都真實具體地向讀者展示了礦山的內部情況和礦工惡劣苛酷的工作生活環境,及日本社會存在的階級矛盾。而松田解子則在《地下的人們》中講述了礦山開發中的勞工問題,從一個側面揭示了日本近代戰爭和殖民統治的本質?傊,礦山文學揭示出礦山中存在的階級關系與組織形態,為我們了解日本近代礦山產業發展中礦山勞動者的生存狀態提供了線索。

  1. 夏目漱石的近代礦山勞動者體驗

  明治時代,日本歷史上首次出現了大規模礦山。夏目漱石的《礦工》(1908)以銅山暴動事件這一社會問題為背景,描寫了在銅山工作的礦工們的生活,以及知識青年的內心世界和波動,巧妙地為我們展現了具有象征意義的礦工形象。小森陽一認為,夏目漱石通過文學的手法,將青年探索自我內心深處的過程與他進入礦山礦道的路程相重合,即屬于地下世界的礦山的物理性不可見區域與難以窺見的內心世界相重疊。

  夏目漱石的《礦工》詳細地描寫了明治中期的足尾銅礦的礦工們的生活,礦工們進礦山后要無償工作3個月,之后才能拿到工資,但是工頭會從中抽取各種費用,做承包工作的“シチョウ”每天的報酬換算之后有1~2日元,而“堀子”每天的工錢只有30錢(100錢=1日元)左右。但是扣除一床3錢的被褥租借費和一天14錢的伙食費,最后拿到手的僅有2錢,連一碗烏冬面都吃不起,萬一生病就更是入不敷出,只能活活等死。生活上尚且如此,更不用說工作了。小說中描寫了主人公進入礦坑的體驗,從煙霧中逃脫的主人公不斷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左右穿梭,上下樓梯,猶如在母體內環行一般。在走下了15階樓梯后,他又不斷地深入像屏風一般的礦洞。一下坡道,礦道內積滿了沒到胸口水。隨著主人公在冰冷的浸水中向前移動,前方出現了作業點,礦工們正在奮力工作———他來到了為與礦山最底端的第八號礦坑。從字面上我們無法判斷主人公到底下降了多少距離,仿佛他進入了一個無底洞,礦工們在激流噴涌的地底開采礦石。

  小說通過礦山書寫具象地勾勒出了在社會底層從事嚴苛勞動的礦山勞動者形象,在黑暗的地底孤獨地工作著的礦工們是勞動者最原初的形象書寫。剝削壓榨與暴力在礦山中隨處可見,每個人的人性幾遭摧殘,自然屬性的礦山的無情與人類社會的無情重疊,揭露了資本主義社會的殘酷與無情,沖擊著讀者的世界觀。

  2. 宮嶋資夫筆下放浪不羈的礦工形象

  宮嶋資夫的《礦工》是早期日本無產階級文學的代表作品,受到大杉榮等人的高度評價;漠x寒村認為,作為一個無名作家的處女作,《礦工》存在種種不足,但仍然是無產階級文藝的先驅之作,值得注意。然而,在此作品鐘,猶未出現具有階級自覺的勞動者的集體意識”。中山和子認為,《礦工》是在日本勞動階級尚無組織,尚未自我覺醒的時代下,作者通過致使主人公走向死亡的殘暴的孤獨,向著心有怨憤卻卑屈地維持現狀、明哲保身的無可奈何,發出的滿懷強烈憎惡和蔑視的絕望控訴。
 

日本礦山文學中礦山階級關系與組織形態
 

  小說以足尾銅礦大暴動為背景,立足于暴動被鎮壓后的暗黑的時代局勢,主人公石井金次驍勇善斗,卻因怯弱的同伴們的背叛而成為流浪礦工。在流落到池井礦山時,石井十分厭惡礦工們怠惰的生活態度而放浪不羈,沉溺于滿是酒色斗毆的荒誕生活和無限寂寥之中,最終倒在了與外鄉人的決斗場上。在小說前半部分,主人公石井年輕氣盛,心里滿是對未來的夢想,無拘無束地游歷山林,心滿意足了便停下來工作,掙足了錢便開始漫無目的的旅行,享受輕松自由的生活?梢,從本質上看石井就是一個放蕩不羈的人。同時,小說中提到石井認為女性只是誘惑男性并滿足男性需求地工具,他對女性沒有任何地“執著和不舍”,從心理上刻畫出他的暴戾本性,他對國家的法律和社會道德沒有絲毫的畏懼,是一個沉迷于酒色與毆斗之中的毫無憐憫之心的暴徒。石井認為礦工天生與幸福和快樂的生活無緣,石井又是一個無畏現實狀況,有著堅定的自我意志,內心不屈,卻又相信宿命論的放蕩不羈者。在參加“野州礦山暴動”時,石井認為礦工們努力工作,有權力與上層階級得到同等的生活權利,但是礦工同事們又懶惰卑怯,最終只是與生俱來的挖礦工具。這些思想體現了他作為礦山勞動者對資本家剝削的不滿,同時又對礦山勞動者逆來順受的自我鄙夷感到無奈,透露出他朦朧的階級認識。

  總而言之,從社會角度看,放蕩不羈的人都是危險瘋子,理應到受到流放,但他們無意破壞既有的社會結構,不思改革求新。石井金次放蕩不羈的礦工形象既包含了下層階級的內在連帶關系,同時也有對上層階級的反叛,只不過展現在讀者面前的是一個盲目的叛逆者。

  3.《地底的人們》與反抗壓迫的礦工形象

  松田解子于1953年發表的長篇小說《地底的人們》,是以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花崗事件”為背景的紀實小說。1942年,日本政府因戰爭而導致用工不足,為了補充人手,內閣決定征用非日籍工人,前后約計4萬中國人被征用至日本全國135個地區。1944年5月,日本戰敗前夕,在縣秋田大館市花崗町的花崗礦山,發生了大規模的礦道塌方事故,造成共計22名韓日籍礦工被活埋。1945年6月,工人們不堪忍受繁重的勞役和殘酷折磨而發動起義,結果遭到憲兵隊和警察的殘酷鎮壓,其中共有418名中國籍工人慘遭殺害,是日本軍國主義在侵華戰爭期間強征勞工的最典型例證。

  小說真實地描寫了礦工們的作業場景。小說開頭這樣寫道,“礦道內漆黑一片,里面彌漫一股著硫磺的味道”。15歲的少女多津子走在礦道里,她剛從國民學校畢業,礦道里沒有燈,頭頂可以直接碰到上面的泥土。多津子背著裝有甘油炸藥的箱子,手里提著礦燈,小心翼翼地朝著礦道深處走去。為了給戰爭提供保障,礦山企業無視工作安全,強行增產,導致塌方事故的發生,日本人礦工定吉和朝鮮籍勞工林齊心合力,奮力解救被封閉在礦道內的礦工們。事故發生之后不久,礦山里到了一批新礦工,他們因花崗河改道工程被強征至日本,受到鹿島組非人的奴役,不僅工作苛酷繁重,而且食不果腹,甚至受到虐待。工人們不堪重負,不忍非人的待遇而發動起義。小說鮮活地描寫了日本軍隊和鹿島組監工、礦山企業地冷酷無情,以及朝鮮籍勞工們與中國工人互助互愛、日本人礦工定吉等人善良友好的勞動者形象。松田解子通過文學作品反省戰爭犯罪,顯示出她作為一個作家所應有的責任感,強征勞工問題不僅沒有過去,更對當下的日本右翼勢力有著重要的警醒作用。

  礦山中發生的事故和災害不會因為大規模作業和機械化而消失。近代日本礦山作為文學的舞臺,不僅反映了資本主義與無產階級間的斗爭,也揭露了日本軍國主義和殖民主義的真實面目,書寫了反抗壓迫與維護人性尊嚴的礦工形象。

  結語:正如夏目漱石小說中的礦工所述,“這里堆積的全是人渣,宛如人間墓地,活著卻猶如死了一般。這里就是陷阱,一旦踏入此地,不管是何等優秀的人,最后都無法掙脫,永遠被困在這里”,在礦山工作意味著墜入到了社會的底層,生活環境極其惡劣。礦山是與自然最為接近的人造地下空間,即將人類社會的構造嵌入到了自然之中,人的自然性與社會性相互融合,暴力本性與社會規約共存。礦山是支撐日本近代產業的底層勞動空間,是階級榨取的現場,是近代社會和產業發展孕育出的“地獄”般的世界。礦工們在如此苛酷的環境中生存,暴露出了原始的暴力本性,他們徘徊于生死之間,淪為被壓榨的對象,無法擺脫自身處于社會底層的社會階級性。礦山文學揭露了礦山勞動者的自然性與社會性的倫理斗爭,壓迫與反抗下的自我救贖。

  參考文獻

  [1] .[日]小森陽一.出來事としての読むこと[M].東京:東京大學出版社,2006:271-272
  [2] .[日]夏目漱石.坑夫[M/OL].http://sgk.hztsg.com:8081/rwt/ZGZW/https/P75YPLUBN77G86UBF3UYELUKPA/cards/000148/files/774_14943.html.[2019-10-12]
  [3] .[日]荒畑寒村.社會主義者と文蕓[A].明治文學全集[C],東京:筑摩書房,1965:395-399
  [4] .[日]中山和子.宮嶋資夫論[A].中山和子コレクション2差異の近代[C],東京:翰林書房,2004:344-359
  [5] .[日]宮嶋資夫.坑夫[M/OL].http://bungeikan.jp/domestic/detail/733/.[2019-11-12]
  [6] .花崗事件:不容忘卻的歷史[EB/OL].http://www.people.com.cn/GB/shizheng/1026/2613269.html.[2019-11-12]
  [7] .[日]松田解子.地底の人々[M].東京:民衆社.1982
  [8] .[日]中谷いずみ.戦爭への抵抗と責任―松田解子『地底の人々』と強制労働の記憶―[J]社會文學(46),2017:P.45-59

  原文出處:劉紹晨.日本近現代礦山文學中礦山勞動者形象研究[J].文學教育(下),2020(10):32-33.
    相關內容推薦
相關標簽: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北京麻将游戏 (★^O^★)MG埃及旋转游戏 国家取消高频彩 (-^O^-)MG锁子甲免费试玩 (★^O^★)MG龙的财富如何爆大奖 上海快三开奖时间 (^ω^)MG开心点心_稳赢版 平码三中三资料 安徽25选5开奖记录 新疆25选7大星走势图 便民p3开机号试机号 (*^▽^*)MG马戏团试玩网站 高频彩是骗局吗 上海天天彩选4最新开奖结果 河北快3基本走势图 bet8娱乐平台 白姐加大